八旗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官居超品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被困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被困

    一秒记住【八旗中文网 www.87zw.com】    ,为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皇宫之中各方势力犬牙交错,大家相互争斗势力,依然没有以前那么融洽了。

    但是表面上依旧是一片安静,大明朝国力蒸蒸日上,威镇四方。

    毫无征兆的,李凌又接受了一封邀请信,却是绿绮以个人的名义发出的,信笺上漂浮出一种淡淡的幽香,让人砰然心动。

    方老虎见四周没人的时候才悄悄的将请柬交给李凌,这种事情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若是传到两位未婚妻的耳中,只怕李凌又要费时间解释。

    “大少爷,我看你艳福不浅啊,绿绮姑娘三番四次的示好于你,相必是真心喜欢你!”。方老虎跟随李凌多时,他早就和小八等人一样改变了称呼。

    “李大人请进,我家姑娘在闺房当中等候您呢,至于这个书童,就在外面等着吧!”。丫鬟抱琴将李凌两人领到了教坊司的一间房子面前却将方老虎单独留在了屋外。

    “大少爷,您请进去吧,老虎我在外面给你把风!”。方老虎贱笑了两声,心中赞叹着李凌手段高明,才和绿绮姑娘见了几次面就将对方的魂魄勾引了过来。

    李凌环视了一周这个古代的闺房。床的斜对面是一座玳瑁彩贝镶嵌的梳妆台,甚是华美无朋,绚丽夺目。梳妆台的两边的墙上分别挂着两幅刺绣丝帛,一幅绣的是牡丹花,牡丹不愧是中国的国花,绣的娇艳动人;另一幅绣的也是花,有荷花,蜻蜓。

    屋子的左边用一个屏风隔开了,可是还是隐约可以看到一张琴和一把琵琶。琴只露出个琴头,但还是可以看出来颜色黑暗陈旧,与全屋精美富丽的风格完全不搭。可是却将整间屋子的格调提升了几个档次,就好比将一个爆发户转成了一个贵族。

    房间的中央是一张精美的雪梨木桌案。明清的木制家具最为名贵。

    李凌的目光也不由的多停留了一下,桌子居然没有夸张的龙凤,只有好看的却又看不懂的花纹。

    桌子上摆满了美味佳菜肴,还两坛子美酒,李凌看得出来,这酒是王家所出的,他们都是经过蒸馏治取的烈酒。

    绿绮端坐在桌子旁边将一头青丝绾起,用一支烧蓝点翠牡丹簪固定,垂下少许流苏,发间亦又横插着一支带坠樱花银簪。手上戴着碎花金湘镯。衬得肌肤如此之白。

    “不知姑娘今日邀我来此究竟是何事?”。李凌进屋之后就坐到了桌子旁边,他心中有些发虚,自己从来没有招惹过对方,却不知道绿绮为何要如此厚待自己。

    “恨不相逢未娶时,李凌你有没有一刹那的时间,喜欢过我绝世的容颜?”。绿绮突然说了一句令李凌意想不到的话:“你家中自有娇妻美妾,哪里会留意到我这个青楼女子?”。

    “也罢,这次即使不是生死离别也要天各一方,妾身不敢奢求太多,只希望你能记住曾经有人喜欢过你,就像你的未婚妻一样!”。绿绮猛然打开酒坛喝了几口,一滴眼泪悄然滑落。

    李凌还在迷醉她黯然伤神的那一刹,绿绮的衣袂已经随她曼妙的身姿翩翾。

    她仿佛就似是月殿飘落的素女,轻盈清新。足尖轻轻一点,完美的旋转后,水袖在虚空中浅浅的一抹,就像是要拨开绵绵的云彩。

    李凌痴迷的看着对方,绿绮身份特殊,她招待客人的时候也仅仅是弹一首曲子而已,没有想到她今天会为自己而起舞。

    难道仅有的几次相遇,会在她心中留下那么深刻的记忆?

    “你们给我让开,我爹爹是大都督,你们若是不识相,我让人杀了你们!绿绮姑娘,你给我出来,你告诉我,我哪里做的不好,为什么要单独见李凌?”。

    “刘光,别人怕你,我家大少爷可不怕你,你若是坏了他的好事,大爷不剥了你的皮才怪!”。

    “刘公子,我家小姐只是和李探花在一起吟诗而已,况且她已经吩咐过不准任何人打扰!”。

    绿绮翩翩起舞的时候,却听到了门外的争吵声。

    刘光一脚揣开了房门,进来就开始大吵大闹:“李凌,你曾经答应过我不碰绿绮姑娘的,你家中已有两个未婚妻,你为何还要纠缠绿绮姑娘?”。

    绿绮一见有人闯入自己的闺房就起了警觉,刘光这家伙一副醉醺醺的模样更是让她生气。

    “你给我滚,谁让你进来的,我们在这里谈诗论画,哪里是你能参加的?”。绿绮有些不屑的说道。

    刘光这家伙虽然也曾经进学,但是他连一个童生都不是,这样的人还想附庸风雅?

    “你,你难道真的对李凌如此死心踏地?莫非是想嫁给他不成,不过他家中已有两个妻子,你只能当妾了!”。刘光出言讽刺绿绮道,自己对她这么好,她竟然不将自己当在眼中?

    “你胡说!”。绿绮真的急了,她拿起一杯酒朝着刘光泼了过去!

    刘光虽然酒醉,但是他依旧躲避了过去。所有的酒全部都洒在了墙壁上的一副画上。

    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滴酒未沾,李凌自然看的清楚,墙壁上的画上本来并没有图案,此时却露出了一门大炮的一角,难道这些画有问题?

    他顾不得多说,拿起桌子上的一坛酒就向画上拨去。

    呈现在他眼中的正是一副神机营的排兵图。

    “你,你是奸细!”。刘光很纳闷李凌的目标为何不是自己,当他将目光转移到墙上的时候他立即明白了。

    毕竟是大都督府里出来的,他自然还是有些见识。

    “你们......”。绿绮突然间酒醒了,她实在没有想到李凌如此机警,一点蛛丝马迹也不放过。

    “抱琴,我们暴露了,你快点将外面的书童带进来!”。绿绮大声喊道。

    方老虎虽然是男子,但是他还是没有逃离对方的掌控。

    抱琴将长剑架在方老虎的脖子上带着他进屋的时候却发现屋子里已经一团血迹。

    刘光被人一剑穿喉,尸体就倒在桌子前面。

    “小姐,这两个人怎么办?您可别妇人之仁啊,依我看,咱们还是将他们主仆两人杀了吧,免得暴露!”。抱琴一抖长剑就要结束方老虎的性命!

    “女侠饶命我,我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方老虎大声哀求着。

    “虽然李凌不仁,但是我不能不义,你暂时先将他们放到地窖当中,等我们接过头之后再放他们出来,到时候我们已经离开京城,李凌就算再聪明也威胁不到我们!”。

    绿绮拒绝了抱琴的提议,她想起了李凌为自己做诗时的英姿,无论如何也狠不下心来。

    (。)om,。

    手机用户请浏览m.87z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