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官居超品 > 第七十三章闲话海禁

第七十三章闲话海禁

    一秒记住【八旗中文网 www.87zw.com

    “你真的想要在永安巷建造那什么作坊区?那要花费多少银子啊”。朱寿不解的向李凌问道。

    钱庄这些天虽然赚了一些银子,但是也经不起他如此的折腾啊,若是再遇见上次那样的挤兑风波,只怕就不好应付了。

    朱寿虽然小孩子心性,但是大昌钱庄能够给他带来的利益实在是太大了,由不得他不关注。

    听到李凌要建玻璃作坊的时候,他的眼睛亮了起来。

    这玩意儿在明朝可是一种稀罕物,李凌若是能够将它制造出来,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

    事实上,李凌所建造的作坊极其简陋,只是一个主屋加上一个宽大的场院而已,其造价也是十分低廉的。

    作坊还没有建好,他就又遇到了一点麻烦事儿。

    老宅那边来人了,说是他们所纺织出来的丝绸大范围的滞销,全部都压在自己手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江南乃是丝绸的主要产地,许多北方的商贩都过来购买丝绸,应该不难销售出去才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他在选择这个项目的时候也做过市场调查,纺织这行绝对是有利可图的。

    育婴堂的人虽然很多,他们做出来的丝绸肯定也不少,只是这点东西对于整个市场来讲却是微不足道的。

    “大少爷,您不知道啊,我们纺织出来的丝绸根本就没有人要,哪怕是我们的质量比别人的好,价钱有低一成也是一样无人问津!”。前来抱信的小伙子名叫李阳,是一个塌实肯干的人。

    忠叔看他人品不错,这才让他做了负责人,哪里知道刚刚织出第一批布就遇到了麻烦。

    丝绸卖不出,大量的资金被占用着,自然没有办法进行再生产,忠叔实在没有办法,这才让李阳过来问计。

    有人针对自己啊,偌大的一个市场,岂能因为一点点丝绸的加入而产生动荡?

    能够随意操控市场的,想必不是小人物,他们这样做到底有何目的呢!

    “李掌柜,王掌柜你们两个是应天府最大的丝绸中间商,好多北人都从你们这里购买丝绸,帮个忙吧,李家老宅那批货数目也不多,行个方便,帮忙贩卖出去如何?”。

    飘香居是本县最好最后的酒楼之一,李凌就在这里宴请两位丝绸商人,希望他们能够帮忙处理了这批货物。

    两人也是本地的乡绅,在大昌号有投资的,算是和李凌坐在同意条船上。

    最为重要的是,两人以前都被孙善人所控制,若非李凌挽救了两人,只怕他们现在还没有恢复自由呢!

    两人欠李凌一个天大的人情。若是知道一些内幕消息,一定会吐露事情的!

    “李解元,您就别在为难我们了,虽然我们真的知道一点内幕消息,但是却不能说,否则倒霉的就是我们了!”。李掌柜率先开口道,他有些为难,但是不得不说。

    早已有人向他们打过了招呼,不许私下里过多和李凌接触。这个人是两位掌柜无论如何也惹不起的。

    “解元公放心,既然他们费了这么大力气找你的麻烦,必然是有所图谋,你只需静待结果就好了!”。王掌柜最终下定了决心给李凌一点提示。

    能进入那群人视野的,都不是一般人。

    锦上添花哪里比的上雪中送炭,还是烧冷灶比较有前途。

    “李解元无须担心,能让这帮人看上,也许是一个机遇!”。李掌柜也妥协了,继续向李凌透露了一点信息。

    “到底是何方神圣盯上我了啊!”。两位掌柜的话非但没能开解他心中的疑团,反而使他更加迷惑了。

    他让人给老宅那边送了三千两银子应急。

    主动出击不成,他只有等待别人下一步的招数,见招拆招了。

    前来进行考评的吏部官员终于到达了。

    孙善人的事情总归是一个污/点,马县丞难辞其究,官职一撸到底,成了平民百姓。

    他和儿子一商议,决定到京城投奔自己女儿去。

    天子脚下,有的是机会。等风声过去了,再花点银子打点一下,再入仕/途也未可知。

    马县丞黯然的离开了县城,甚至连送行的人都没有几个。

    大家的眼球都被令一件事情吸引了。

    马县丞倒霉的时候,县令大人却迎了人生的又一个颠峰!

    考评的官/吏对他十分的满意,甚至暗示说他可以将官职再升一升,到应天府去任职。

    这是天大的好消息。这一刻他想到了李凌,若非李解元将孙善人遗留下来的烂摊子接了过去。只怕他也要跟着马县丞吃瓜落。

    李解元是他的福星!

    县令大人要在家中宴请李凌。

    家宴虽然不太正式,却更有亲切感,这代表着县令没有将他当做外人!

    “贤侄啊,老夫二十年前就中了进士,在县令的位置上待了十几年,换了好几个地方,我以为这次也一样任期满了再换个地方,没有想到这次竟然能将位置挪一挪,这都是脱了你的福啊!”。县令老怀安慰,心情舒畅,频频向李凌劝酒。

    两位考评官见了东城门大兴土木的景象心中自然高兴,经过一番考察之后对县令做了回去以后举荐他的承诺。

    两人推杯换盏,渐渐进入佳境,酒酣正浓之时,县令却突然问道:“不知解元公如何看待本朝的海禁?”。

    若奸豪势要及军民人等,擅造三桅以上违式大船,将带违禁货物下海,前往番国买卖,潜通海贼,同谋结聚,及为向导劫掠良民者,正犯比照己行律处斩,仍枭首示众,全家发边卫充军。其打造前项海船,卖与夷人图利者,比照将应禁军器下海者,因而走泄军情律,为首者处斩,为从者发边充军。

    明朝对参与买卖外国商品的居民也不放过,“敢有私下诸番互市者,必置之重法,凡番香、番货皆不许贩鬻,其现有者限以三月销尽。”

    “太祖为防沿海军阀余党与海盗滋扰,下令实施海禁。早期海禁的主要对象是商业,禁止赴海外经商,也限制外国商人到中国进行贸易。永乐年间,虽然有郑和下西洋的壮举,但是放开的只是朝贡贸易,民间私人仍然不准出海。而后随着倭寇之患,海禁政策愈加严格,虽起到了自我保护的作用,但大大阻碍了与外国的交流发展。”

    借着酒意,李凌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海禁弊大于利。实乃朝廷的失误。

    知县拈着自己的胡须微笑了几声,脸上阴晴不定。

    李凌哪里架的住县令故意灌自己,不一会的工夫就倒在了桌子上。

    朦胧之中感觉有人搀扶自己,隐约中嗅到了一种淡淡的体香。

    PS:本文起点首发,欢迎大家前来支持作者!感激不尽!xh:.153.62.201

    手机用户请浏览m.87z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