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官居超品 > 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阴受其庇(求首订!)

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阴受其庇(求首订!)

    一秒记住【八旗中文网 www.87zw.com

    倭寇是海盗和陆地强盗的混合体,主要由东瀛战国时期流亡武士组成,往往有明朝本土的一些海盗做内应,里应外合在明朝沿海省份抢劫。

    明朝边军战斗力较强,地方省份的部队较弱,故地方部队无法剿灭倭寇。

    倭寇采用类似游击战术,而明军需防守漫长的海岸线,且将领指挥不利,两浙士兵不耐苦战,故无法取得战略主动.

    倭寇每每入侵大明的疆域,他们来去如风,在短时间内多起做案,尽可能多的抢劫海岸线上百姓的财富。

    倘若有反抗他们的百姓,这些人大多都被倭寇给杀害了。

    沿岸的百姓苦不堪言,谁家没有被倭寇抢劫过?谁家的人没有被倭寇迫害过。

    大明朝立国百余年,国势如日中天,威镇四方。但是即便是在国势承平的当朝,倭寇依然存在,他们依旧祸害着大明的百姓。

    朝廷欠东海沿海居民一个安定的居住环境!

    就在沿海居民再次遭到大股倭寇袭击的时候李解元临危受命,他没拿朝廷一两军饷,依靠着大昌钱庄的财源,替朝廷清除了一颗巨大的毒瘤。

    他不仅解决了大明海域内的海盗问题,而且使整个东瀛彻底的陷入了混乱之中,长此以往,倭患将得到彻底的根治。

    整个东南乃至天下的百姓都受了李解元莫大的恩惠。

    如今这样一个于国家有功劳的人在京师被下狱了!

    江南自古文风强盛,国子监中南方人占据了一半,听闻一个为家乡做出过贡献的人被奸佞小人以莫须有的罪名给诬陷了,他们怎么能不愤慨!

    “一定要给李解元讨个公道!”。徐来大声的喊着,他叫来了所有的同窗,用一种满怀激烈语气,向学子们哭诉着锦衣卫的不公。

    “一定要向朝廷讨个说法!”。慷慨激昂的学子们冲出了国子监的大门,不顾一切的跑向南衙镇抚司。

    锦衣卫虽然可怕,但也不是吃人的老虎,举子们心中隐藏着愤怒,自然不会再畏惧平时视若猛虎的锦衣卫!

    “安静,安静!”。

    几个街道的锦衣卫倾巢出动,将这些靴子们阻拦在了镇抚司外面,一个千户站出来解释道:“各位举子们放心,没有皇帝陛下的命令,我们万万不会动李凌的,他在我们南衙里待着至少可以安心温书,我向你们承诺,只要一天收集不到李凌的罪证,我们就一天不动他!”。

    李凌在监狱中除了没有自由以外,他的生活甚至不比在客栈的时候差。

    这位千户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皇帝交代下的事情谁敢不用心办理啊!

    在镇抚司,李凌的地位比他的地位都高,谁还敢不小心的伺候着?

    “你说的是真的?你记住今天自己所说的话,若是怠慢了李解元,我南京徐家不会放过你的!”。

    徐胖子扔下一句话带着人走了,他相信锦衣卫不会不考虑来自举子们所给予的压力。

    也许他们这些人中以后会成为大明朝的官员甚至是阁臣,这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南京徐家,能够如此自报家门在大明朝只有一家......。

    千户讪笑了一下,锦衣卫可以不用心伺候李凌吗?

    “李凌,你个兔崽子也有今天!”。刘谨听到李凌被下狱的消息,他有些激动了。

    一直以来,他都将太子殿下伺候的舒舒服服的,两人相得益彰,他则成了太子面前的红人。

    一向混的如鱼得水的刘谨在李凌的面前碰壁了,他不仅在太子面前失了宠,而且在李家挑了一个多月的大粪,是可忍,孰不可忍!

    更为重要的是,大昌钱庄的利润实在是太大了。

    利润的大头都让李凌和太子占了,可是即便他只拿了一点点零头,没月也有几万两银子的收益。

    若是将李凌的份额据为己有,每月的利润将会是一个多么巨大的数字?

    刘谨不敢继续想下去了,他已经起了取李凌而代之的念头。

    “李凌,别怪爷们不道德,只怨你当日做事情太绝了,既然你进了监狱,那你就永远呆在那里吧!”。刘谨恶向胆边生,他想要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将李凌彻底的留在牢狱之中。

    只是他万万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当他到达关押李凌牢房的时候,刘谨彻底的惊呆了!

    牢房里打扫的一尘不染,房间中不仅有书桌,旁边的书架上还摆放在各种书籍。

    李凌正在书桌上奋笔疾书,他似乎丝毫不为自己的处境担心。

    “狱卒,狱卒!”刘谨大叫起来,将两名负责看守李凌的狱卒唤了过来,他大声向另人质问起来:“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搞的,为什么这里的环境这么好,犯人是在这里做牢吗?”。

    刘谨心中掩饰不住的嫉妒,都到这个时候了,这家伙居然生活还如此的滋润?

    看来要以太子的名义找锦衣卫指挥使谈谈了!

    “刘公公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管理的!”。两个狱卒笑脸相应将刘谨送了出去。

    自始自终,李凌一直坐在书桌前并没有理会刘谨,从他那副小人嘴脸当中就可以看出这家伙对自己没有安好心。

    李凌心中忐忑,却不知道两位狱卒要怎么对付自己。

    “什么玩意儿,一个太监而已,还真拿自己当盘菜了?居然来镇抚司指指点点!”。

    “我们锦衣卫和东厂相互之间并不统属,他来这里装哪门子大头蒜啊!我们自然是听指挥使大人的了!”。

    两位狱卒并不打算对李凌出手,除了指挥使的命令以外,两人都是江南人份,他们对李凌所做的事情感到由衷的敬佩!

    王团练带着下一批货物进京了,他很快就知道了王喜所做的事情,这位大老粗有些不乐意了。

    他虽然从看不惯李凌的做法,但是却不齿背后算计别人,更加容不得自己的家奴诬陷别人。

    “王喜,你离开王家吧,若是再用你这样的人,我没有脸面去见自己的乡亲,也没有脸去面对子孙后代!”。王团练毫不犹豫的将王喜扫地出门了。他不想因为这个奴才而败坏了自己的名声!

    现在距离会试开考还有九天时间,若是不能替李凌翻案,只怕他便与这次考试无缘了。

    “都是我王家害了你啊!”。虽然李凌的战船在对倭寇作战见死不救让他损失了很多,但是那是他抢功再先,而且事后李解元又为他指出了一条发财的明路。

    王团练对李凌实在是恨不起来。他决定到顺天府去为李解元鸣冤叫曲!(。)

    手机用户请浏览m.87z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