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002 慈母多败儿项目

0002 慈母多败儿项目

    “你是?”

    阎贝正逛得入迷,突然一道清丽女音传来,引得她往发声出望了过去。

    只见一穿着黑色旗袍的明艳女子正面带微笑,朝她缓步走来。

    阎贝先是为她的美貌一怔,紧接着便冲她露出一个笑容来,道:“我叫阎贝,阎王让我过来的,说是可以让我重生,是真的吗?”

    “你好。”来人没有先回答,而是伸出了一只白嫩纤细的手,握住阎贝垂在身侧的手,笑道:“我叫朵唯,这这里的总负责人,你可以叫我小唯。”

    一听这介绍,阎贝忙摆手:“不不不,叫你朵唯姐,对了,我今年26了,看着您还比我年轻些,希望别介意哈!”

    说着,阎贝回握住朵唯的手,笑嘻嘻道:“以后我就跟着您混了,还请多多关照!”

    她这般表现,反倒是令朵唯楞了一下,听着她那个称呼,非常想摆手说不用,但想起那位的交代,刚想抬起的手又不得不落了下去,硬着头皮笑道:

    “没事,你倒是上道。”

    “那可不,这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只是不知道我重生的条件是什么呢?”阎贝笑问道。

    她牙齿特别白,笑容给人一种很明朗的感觉,朵唯被带得笑容都盛了几分,招手示意她跟上,在前领着她来到一处幽暗处。

    这里没有一具具正在搭建的躯体,只有一个黑黝黝的显示屏。

    “想必你也看到大厅里那些躯体了,想要重生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重塑肉身,但这个材料却得是你们自己靠做任务挣的。”朵唯说道。

    阎贝点头表示明白,问道:“怎么挣?做什么任务?”

    “看见这块显示屏了吗?”朵唯指着眼前黑黝黝的显示屏问道,得见阎贝点头,抬手一挥,显示屏顿时亮了起来,一幕幕生动的画面开始浮现。

    看着这些画面,朵唯解释道:“这是我们要啥有啥公司刚刚与地府一起开发的新型服务项目,慈母多败儿系统。”

    “而你的任务就是负责完成这里头的剧本任务,每一个剧本任务都会给你一个剧本当做员工福利先知参考,但剧本世界里的情况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很多时候剧本都只是一个参考,并不能当做捷径指南,需要任务人员自己注意。”

    “我们这个项目呢,配备有最先进的辅助系统,所以福利还是很好的,一般人想参加可都没有机会的哦~”

    听着朵唯充满诱惑力的最后一句话,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重新塑造身体的阎贝顿时眼睛一亮,压着激动故作淡定的问道:

    “有什么福利?”

    “我们的任务员完成任务指标后会有经验奖励和金钱奖励,同时还会奖励一粒肉身种子,经验用来提升等级,等级越高任务员的福利待遇也越好,而奖励的金钱,则可以在系统商场里购买到一切你所需要的东西。”

    “怎么样?是不是很心动?”朵唯笑问道。

    心里却在想着赶紧把这位小祖宗给忽悠住,这样她就可以圆满完成陶姐吩咐下来的任务了。

    从小就被父母放养的阎贝可不知道这里头的那么多弯弯绕绕,只觉得做一只有工作的鬼似乎比没有工作的鬼要好,当即便点头道:

    “是的,非常心动!”

    听见这个回答,朵唯笑了,笑得无比的亲切,她抬手一挥,取出合同书划到阎贝身前,“签字吧,这是劳动合同,签下你就是咱们要啥有啥公司里的一员了。”

    阎贝看了眼漂浮在自己身前的合同书,狠狠咽了口口水,仔细把合同书看完,确定无误后这才拿起朵唯递过来的笔,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名字签下,合同书以及笔立即化作金色星光遁入阎贝体内。

    阎贝就这般看着金光消失在自己身体之中,虽然什么感觉都没有,但她却隐隐觉得背后有点凉凉的。

    僵硬着身子回头看,就瞧见了朵唯笑得眯了眼的明艳面庞,心里头顿时就是咯噔一下。

    “朵唯姐你笑得有点渗人哎......”

    “是吗?”朵唯挑眉问道。

    阎贝正准备点头,突然一双白嫩纤细的手在眼前放大,心头一跳,正是愣怔间,只觉有人好像狠狠推了自己一把,紧接着便是眼前一黑,视线中彻底失去了光亮。

    在她最后失去感知之前,耳边仿佛传来了朵唯轻轻的声音:“加油,别辜负了陶姐的一番苦心......”

    什么姐什么苦心?

    阎贝努力去回忆她的话,但她还没来得及细想,感知便全部消失......

    “啊!!!”

    某荒废的居民区内响起了粗噶难听的尖叫声,引得小区内正在觅食的丧尸们齐齐跟着嘶吼起来。

    一时间,小区内俨然开启了一场丧尸歌唱大赛,且赛况激烈,嘶吼与血肉齐飞,怎一个惨烈了得。

    而造成这场大赛的罪归祸首阎贝却正坐在脏兮兮的地板上,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只面色苍白、浑身血花碎肉、肠子外露的小丧尸,大脑逐步死机。

    她在哪儿?

    眼前这只睁着血红大眼满孺慕的望着她的小东西是谁?

    还有,一声报告都不打就把她推到这里来的朵唯,她可以去吿她吗?

    这么玩是会吓死人的好不好!

    眼看着眼前这个脸色灰白,身上挂着碎布条,头发散乱的女人身上散发出浓浓怨气,小丧尸眨巴眨巴红眼,歪了歪就要头首分家的小脑袋,似乎是在疑惑眼前的人是怎么了。

    “吼......”低沉的嘶吼声从小丧尸口中传出,他见眼前之人的视线成功被吸引过来,突然讨好似的咧嘴冲她笑了笑。

    阎贝瞠目,看着眼前这张开着血盆大口的死人脸,两眼一翻,而后往后一躺,双目闭上,GG了。

    不对,是装死。

    一时间,整个世界一片黑暗,看不见那活着的死人脸,神经大条的阎贝感觉自己又重新活了过来。

    咦?她明明闭眼了,为什么还能看见东西?

    眼前这个穿着白色小裙子的拇指姑娘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