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066 老娘真的很受伤

0066 老娘真的很受伤

    “现在江湖一片混乱,与其让姬小姐下山,倒不如让夜罗刹留在这里,反倒省去许多危险和麻烦。”

    说着这些话,阎贝发现白微尘神情有所松动,便不再多言,冲二人微微一笑,转身走了。

    回到屋舍区域,正准备冲一众儿媳们得瑟一下自己的调解能力,笑脸还来不及露出,就对上了白南亭那双充满了怒意的眼。

    “呃......这是怎么啦?”阎贝望向王老大。

    王老大抬头望天。

    “老二?”阎贝继续看向金老二。

    金老二垂头数钱袋,装作没听见,暗自嘀咕:“咦?这银钱好像少了一点,会不会是点错了,我再点一次好了。”

    阎贝:“......”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娘!你怎么可以帮着外人说话!那是我师父,你应该帮着他才是!”

    少年怒气冲冲的吼完,脚尖踏地,腾空跃起,只给阎贝留下一道远去的背影。

    阎贝怔住了,反应过来时,少年早已经不见踪影,转头一看,只瞧见众儿媳忐忑的谄笑。

    “笑什么笑!”第一次被儿子吼了的阎贝恼羞成怒的给众女吼了回去。

    “走!这舟车劳顿的累死了,找房间休息去!”

    冷着一张脸,大跨步往前走。

    臭小子,到底是想要娘还是师父啊!

    这么喜欢师父,有本事你给他当儿子去啊,别叫老娘娘!

    “哼!”重重哼了一声,阎贝停在一扇竹篱笆门前,抬眼瞧了瞧眼篱笆门前的竹林,听着耳边隐隐传来的流水声,蛮横的决定今儿个就在这地歇息了。

    不过,伸手正要推开篱笆门,“咻”的破空声突然响起,一把锋利匕首突然从左侧飞老,直直往她手上插去。

    阎贝眉头一皱,手掌一张,不但不躲,还迎了上来,反手一把抓住了来势汹汹的匕首。

    侧头看去,就见到刚刚消失的白南亭从空中飞了下来,大声喊道:“想死吗!这是禁地,不要命了你!”

    听见这又急又气的大喝,阎贝抓着匕首的手差点没忍住给这小子甩回去。

    “你小子就是用匕首这种方法来阻止人的?要是我反应不过来,岂不是要被你小子一刀扎死?!”

    这种方法得亏他想得出来,要是她当真只是一个普通人,刚刚就要命丧刀下了。

    白南亭稳稳落到地上,被阎贝这么一说,自知理亏,没接她话茬,只是一把抢过她手中匕首,指着她身后一间小院,不耐烦道:

    “你们去住那里!这里是禁地,外人进去必死无疑!”

    阎贝挑眉,踮脚往篱笆门里看,一直手掌直接往她脸上盖来。

    “别想了,这竹林不能进去,要是不想守这个规矩,你们自己下山住客栈去!”白南亭提醒道,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急躁。

    似乎有点担心阎贝非要跟他对着干,自己进去送死。

    阎贝闪开白南亭盖过来的手,斜眼瞥了他一眼,直把人给看得不自在要发火,这才收回目光,一边领着儿媳们往前方那个小院走,一边试探问道:

    “儿子,竹林里有人住吗?是那位姬大小姐?”

    “才不是,你别胡乱猜测,青青姐在桃院静养,你们这些女人没事别去打扰人家,师父说青青姐现在要安静,你们最好是去都不要去!”白南亭警告道。

    后面这句话明显是说给金老二等人听的。

    众女人乖巧点头,但阎贝知道,这群总想上天的儿媳们是不会这么乖乖听话滴。

    不过......一口一个青青姐什么的,是不是有点太过亲密了?

    阎贝抿了抿唇,看了看走在自己身旁的白衣少年,突然快步上前,问道:

    “哎,儿子,竹林里有什么?你到是说清楚啊,不说清楚我还是忍不住好奇,这一好奇吧,我也控制不住我的腿,你懂的~”

    “所以......”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死心吧!”白南亭一把夺过话茬,偏头看了眼神情僵住的阎贝,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毫无威胁性的警告道:“不许去竹林,听见没有?不然你死在里面我可不去给你收尸!”

    “卧槽,你这小子嘴巴怎么这么毒?我是你娘哎!千里迢迢找到这犄角旮旯来看你,一见面你就吼我,吼完你还那刀子扎我,现在倒好,还咒我死,你这小子到底有没有一点良心啊?!”

    阎贝捧着胸口,表示自己现在心很痛。

    “剧本里根本就没说这个儿子是个毒舌,小朵,你们都骗我,都欺负我!”

    “嘤嘤嘤~,不想干了!”

    内心疯狂吐槽,眼角余光瞥见路边有一块大石头,阎贝直接一屁股坐了上去,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明媚而忧伤。

    “我......我那有吼你?”

    白南亭慌了,结结巴巴解释道:“我刚刚那不是找不到合适的东西阻止你了吗,这才用的匕首啊......”

    “那你刚刚咒我死!”阎贝斜眼用眼白瞟他,而后继续仰望天空,宣泄自己内心的悲伤。

    白南亭眼睛一瞪,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孩子似的老娘,无助的直跺脚:“我又不是故意的,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你……你好不讲道理!”

    阎贝听见这话,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彻底瘫倒在石块上,表示自己现在不想说话。

    她要生气!亲亲抱抱也哄不好那种!

    白南亭傻眼了,看着一脸生无可恋,仿佛世界彻底失去光明的阎贝,本就有些虚的心更虚了。

    终究还是个十四岁少年,哪里比得过阎贝这个不要脸的老狐狸?不到十秒钟,立马败下阵来。

    大跨步上前,伸手去拽摊住的人,可阎贝自己不想起来,他就算是使出吃奶的劲也不可能撼动她分毫。

    白南亭使劲拉,没把人拉起来,弱弱喊道:“你起来啊......”

    阎贝偏头,她心还痛着呢,不起!

    “喂!你明明就有武功,我的匕首根本扎不到你,你不可以拿这件事发脾气。”少年继续拽,可还是没把人拽动。

    额头上已经冒出汗珠,眼看自己一个人搞不定,转头望向王老大等人,示意她们过来帮忙。

    于是,就在阎贝准备再作一下下给这个儿子一点厉害瞧瞧就起来时,她发现,自己被儿媳们给抬走了......

    卧槽!她不要面子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