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079 果冻一样的孩子

0079 果冻一样的孩子

    章鱼形态,皮肤却不是恶心的灰色,而是像果冻一样半透明的肉粉色,两颗黑黝黝的眼睛里充满了惊慌与无助。

    又长又软的触手拼命拍打困住自己的钢化玻璃箱,眼见阎贝转头看到了自己,那两颗黑黝黝的小眼睛里头居然浮现出水光,轻轻一眨,透明的水滴便顺着它肉粉色的身体滚落下来。

    那模样,好似阎贝已经死了一般,惹得它伤心不已。

    它无助的哭着,阎贝的脑海中却响起了一道细嫩的啜泣声。

    “呜呜呜......妈妈......妈妈......”

    听见那可怜兮兮的一声妈妈,阎贝瞳孔猛的一缩,不敢置信的看着玻璃箱里那个可怜的小家伙,看见它拍打玻璃的触手有一根似乎被切了半截,心中无由来一阵绞痛,痛得阎贝心都揪了起来。

    下意识的弯起了腰,双手捂住心口,只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感应如此强烈,阎贝此刻要是还认不出那小不点是谁,她前几个任务就白做了。

    “嘭嘭嘭!”的拍打声依旧在,而且越来越响,听得郝博士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去看看怎么回事!”他冲那两个护工吩咐道。

    偌大的一个地下研究室里除了他们四个人就没有其他人,阎贝觉得这有些奇怪,但这并不影响她心中刚刚升起来的行动计划。

    实验室里没有其他人,两名护工自然得服从命令出去查看。

    郝博士和助手则若无其事的准备手术,取出手套慢条斯理的戴上,就准备把阎贝抓到手术台上去。

    但是,就在那两名护工打开手术室房门的那一刻,他们眼中没有任何抵抗力的三号样本突然动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扬起拳头两拳打倒郝博士及他的助手,一把扯下郝博士的白大褂,在两名护工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火速冲了出去。

    两名护工暗叫不好,但为时已晚,阎贝顺手一推,直接把门给关上了。

    一边用身体抵住门,一边迅速取出银针甩出去,卷起一个空箱子拉到门前,把门彻底堵死,随后在那两名护卫抽出手枪打来之前,又叠了几个空箱子在身后,牢牢把自己给护了起来。

    整个变故开始还不到一分钟,就以阎贝单方面的胜利而告终。

    两个护卫见枪也没用,只好收了起来,诡异的停在手术室里看着她,竟也不说追一追。

    “先去看看郝博士,反正这个雌性海族也不可能逃出实验室,咱们等着守卫帮咱们把人抓回来就行了。”其中一名护工如此说道,转身就给郝博士检查去了。

    另一名护工挑了挑眉,点点头,“不过这个雌性的速度可不是一般的快啊,而且力量很强。”

    “怕什么?再强她还能抵得过咱们的高科技武器?放心吧,这样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哪一次这些海洋动物又能逃出去?”给郝博士检查的护工笑着说道。

    另一名护工听了,再次点头,一边看着阎贝的动作,一边不紧不慢取出通讯器通知守卫。

    二人自以为自己两人说话声很小,不会有人听见,却没想到手术室外的阎贝听了个一清二楚。

    想起两人刚刚那轻松的语气,她心里头就是咯噔了一下,但眼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把孩子救出来要紧。

    玻璃箱内的小家伙似乎是被她刚刚的举动给惊呆了,瞪着两颗黑色小眼睛傻傻看着她,触手扒在玻璃上,一动不动。

    这样的姿势,令它被切断的半截触手很是清晰的暴露在阎贝眼前。

    断口处不同于身体其他部分,不是Q弹的肉粉色,而是死肉一样的灰白色,半透明的液体不断从切口处冒出来,在玻璃壁上划出一条细长的白色痕迹。

    看着这样的断口,想起剧本里海族血液是半透明的设定,阎贝下意识咬紧了牙齿,这才控制住心中升起的愤怒。

    这些混蛋!

    居然就让鲜血这样流着,这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阎贝愤怒的扬起拳头,看着玻璃箱内那只有篮球大的小小一只,深深吸了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待整理好情绪,扬起的拳头直接往玻璃箱上砸了过去。

    只听得一声闷响,手术室内两名护工齐齐转头看去,见阎贝居然妄想用拳头砸破钢化玻璃箱,差点没被这只海族人的愚蠢给逗得笑出声来。

    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拳头低下的钢化玻璃上居然出现了裂痕,一点一点,犹如蜘蛛网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四周扩散。

    紧接着,玻璃碎裂,两名护工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这怎么可能!

    糟糕,得赶紧把这个信息告诉守卫!

    反应过来的两名护工立即拿出通讯器开始通知同伴,阎贝见此,心知再耽搁不得,一把捞起还扒在玻璃上惊呆了的肉粉色小果冻,拿出来就往肚子上按,知道它能够感应到自己的脑电波,一边穿上郝博士的外套,一边无声嘱咐道:

    “抱住我,不要掉下去了,听见了吗?”

    嘱咐着,外套已经穿好,阎贝抬手一张,一张白色方巾出现在她手中,她低头看了眼方巾上的幻字符文,拿起方巾拔腿就往有风声响起的方向跑。

    跑到甬道里,离开了那两名护工的视线时,阎贝立即把方巾绑到了自己手腕上。

    霎时间,甬道两边的金属墙上出现的不再是阎贝顶着大肚子的模样,而是一个顶着啤酒肚,穿着白色大褂的中年男人,那张严肃阴狠的脸,正是郝博士的模样。

    就这样,阎贝顶着这样的外貌,带着肚子里的小肉球一口气冲到了甬道尽头,停在一扇金属门前。

    她此刻已经远离了她最开始发现的那间昏暗房间,来到地下研究室的出口处。

    站在眼前这道金属门前,阎贝能够感觉到有风从门缝外吹进来,侧耳倾听,能够听见十多道浅浅的呼吸声。

    守卫们已经早早在门口等着她自投罗网。

    面对如此情景,阎贝大脑迅速冷静了下来,她抬手拿下嘴上阻隔声音的口罩放在外套袋子里,而后顶着一张阴冷的中年男人脸,满眼暖意的轻轻用手摸了一下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