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087 大章鱼莫尼
    阎贝得瑟的在脑海中回响那些人随着自己歌声左右晃动的搞笑模样,乐得眼睛都弯了起来。

    不过沉浸在欢喜中的她却没有注意到一直身下的大章鱼在海底停了下来。

    小果冻一直趴在她肚子上,这会儿感觉到大章鱼停了下来,知道自己一家已经摆脱危险,立马从阎贝肚子里钻了出来。

    “爸爸!宝宝好想你!”

    一出来,小丫头立马就朝大章鱼头上游去,大章鱼见她游过来,立马放低了姿势趴伏在海底,好让他的小丫头快些游过来。

    不过他体型实在是过于庞大,小丫头还是游了好一会儿这才来到他大脑袋旁,亲昵的用自己的小脑袋蹭着他,想念之情溢于言表。

    但是很快,小丫头就察觉到父亲的不对劲。

    她游开了一些,担忧的望着父亲硕大的眼,瞧见他目中蕴含的那抹痛苦,立马心疼的问:

    “爸爸,你还好吗?”

    “我没事,你还好吗?”低沉的男音夹杂着一丝颤抖,不过小果冻却没有听出来。

    小丫头连连点头说自己很好,怕他不信,还特意转了几圈。

    他见此,提着的心放了一半,还有一半嘛......

    侧眼往自己断触上坐着的女人看去,神情立马变得有些小心翼翼。

    许久,正得意着的阎贝发现自己脑海中突然想起一道忐忑的询问。

    “你呢,还好吗?”

    声音很好听,像是低沉的大提琴,听见这迷人的声音,阎贝目中闪过一抹惊艳。

    不过随即反应过来说话的是谁,目中神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她微微侧头,就对上了他那只相对于她的体型来说显得过大的眼,心狂跳了一下,直到感受到他担忧的情绪,这才逐渐平稳下来。

    老老实实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阎贝低头看向身下这条满是伤痕的断触,咽着口水,轻轻问道:

    “大兄弟,你还好吧?”

    话落,感觉到大章鱼传来的惊讶情绪,阎贝表示自己有点搞不懂他在惊讶什么。

    不过随后,他亲自给她解答了他为什么惊讶。

    “我叫莫尼,不是大兄弟,贝你怎么了?”因为不喜欢他,所以连他的名字都不想叫吗?

    莫尼觉得心中有些苦涩,可不想暴露出来让眼前之人厌烦,立马把情绪压了下去,勉强挤出一个笑,抬起触手想要摆手说没关系。

    可一抬起这才发觉自己体型太过庞大,反倒掀起许多沙子,搅得海水浑浊不堪,生怕惹了阎贝不快,慌忙道歉。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

    阎贝一只手捂住口鼻,一只手扇开从面前飘过的浑浊海水,待海水重新变得清澈,这才放下手看向满眼歉意的莫尼,有点奇怪他的态度。

    体型这么大,声音这么好听,怎么她总感觉他有点怕她呢?

    难道是因为她长得很凶吗?

    “妈妈~”小果冻游了过来,两条小触手卷起阎贝的手腕,轻轻晃道:

    “妈妈,你不要生爸爸的气好不好?他不是故意要掀起沙尘的,原谅他嘛,好不好?”

    根本就没生气的阎贝被这父女俩搞得有点头晕,不过一码归一码,当前这个大章鱼的伤似乎比较重要。

    阎贝冲小果冻摇了摇头,笑道:“我没有生气。”

    说着,拿开小果冻的触手,身子微微一动,借着水的浮力飘了起来,离开了莫尼的断触。

    这隔得远了,断触上的情况也看得越发清晰。

    本来该有两百多米长的触手此时只剩下四分之三,比旁边其他触手短了许多,不但如此,上面还全是被电烧焦的痕迹,如墨一般的黑色身躯上一条条红色伤痕异常显眼。

    想起自己刚刚居然就坐在这样一条触手上,阎贝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

    “莫尼,你现在还好吗?”阎贝担忧问道。

    话落,本来已经相信父亲的没事的小果冻立马小声啜泣起来,又委屈又心疼的看着爸爸那糟糕的断触,毫无威胁力的控诉道:

    “爸爸骗人,是大骗子,都伤成这样了还骗我说没事!”

    阎贝把伤心不已的闺女捞入怀中,一边轻轻擦拭她脸上的泪珠,一边对那个被女儿哭声搞得手足无措的大章鱼说道:

    “你还能游动吗?找一个安全的陆地,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消炎生肌喷雾还有很多,但在这深海里用了根本就是白瞎,海水一冲怕是什么药性都不剩下了。

    莫尼听见她的话,颇有点受宠若惊,目光复杂的看了她一眼,而后点了点头:“这附近就有一个小岛。”

    “带我去!”阎贝立马命令道,根本不敢再耽搁下去,因为她能够感觉到他身上的生命气息逐渐在变弱。

    怕他真的会出大问题,在出发之前,阎贝把那块给夜罗刹用过的加血方巾取了出来,勉勉强强用丝线把方巾绑到了他的触手上。

    “好了,走吧。”阎贝抱着已经不哭了的小果冻主动抱住他的触手。

    他没想到她居然会主动靠近自己,第一时间居然怔住了,直到她再次催促,他这才带着母女俩往小岛上游去。

    游着游着,也不知道是因为加血方巾的作用还是什么,大章鱼如墨一般的身躯颜色渐渐变淡,最后居然变成了暗红色,差点吓得阎贝以为他要死了,慌忙询问道:

    “莫尼,你没事吧?”

    “没事。”莫尼回道,声音中气足了很多,阎贝顿时放心不少。

    但是,怀中的小果冻却突然小小声对她说:“妈妈,爸爸害羞了,一定是因为妈妈你主动抱爸爸了,所以他不好意思了。”

    “是......是嘛?”刚放下去的心又提了起来,阎贝低头看了看一脸我什么都知道的闺女儿,又抬头看了看前方那巨大到完全看不见脸的大章鱼,觉得此刻心情有些微妙。

    “小朵,你老实告诉我,我这个身份到底是什么情况。”阎贝在心中问道。

    小朵好半晌才出现,小声答道:“你的身份就是海族人阎贝啊,没有其他的情况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