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149 反派小分队
    所以这一批弟子算得上是剑宗最主要的新生力量,为了降低损失,保护资源自然要合理分配一下。

    紫韵真人拿出五十支标有颜色的木签放在事先准备好的木筒里,一边让弟子们抽取,一边讲解道:

    “每人一支签,签上标有颜色,颜色相同者为一组,分组结束后由几位筑基师叔挑选队伍。”

    话落,木签已经全部分发完毕,阎贝抬眼扫了扫林依然、离默、墨染香、欧阳禹三人手中的木签,发现林依然和离默是绿色,后面二人皆为红色。

    不但如此,众弟子中跟着欧阳禹混的那几名弟子手中全是红色木签,这可真是,说是巧合阎贝都不相信。

    这里头明显有猫腻,只是紫韵真人都没说什么,她这个突然插进来的师叔祖还是不要开口的好。

    虽然她很想让自家阿香远离欧阳禹这帮人,但现在看来,只要是离林依然远远的,那也还算ok。

    之后就是筑基弟子选队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私底下商量过了,居然没有一个人去选欧阳禹那队。

    五位小队长只剩下阎贝一个还没选,众人不由得把目光望向她,以及站在她身旁的编外人员祝早早。

    大多数弟子都不知道阎贝这个人的存在,自然也就不知道她与墨染香有点交集,是已,看过来的目光皆带着同情之色。

    毕竟,欧阳禹那伙人可是出了名的剑宗小霸王,无恶不作,加之欧阳禹身边还有两名筑基期保镖,要是选了这一队,到时候可说不准谁才是小队长了。

    感受到大家同情的目光,被阎贝以厨娘这个理由带来的祝早早表示自己有点方。

    看看一脸苍白,黑眼圈浓重,气压低沉的欧阳禹,又看看目中含着一丝隐隐期盼的墨染香,祝早早心道:这剧情走向她有点猜不到了。

    可是回头瞧了瞧阎贝面上那一抹慈爱微笑,她只能抬手捂脸,满眼的生无可恋。

    “紫韵真人,那我就选这队吧。”阎贝指着墨染香等人,冲紫韵真人淡笑道。

    紫韵点点头,送给她一道赞叹目光,低咳两声,冲墨染香等人道:

    “那你们十人便随阎师叔祖一队吧。”

    “好了!”他抬抬手,摆了摆,满是威严的叮嘱道:“既已分好队伍,那便跟随各位师叔进船舱准备去吧!飞舟即刻出发,三日后辰时可到秘境入口,希望大家都做好万全准备,不要辜负了宗门的期望!”

    言罢,挥挥手,转身背对众人,掐起法诀,启动这艘巨大的飞舟。

    一时间,飞舟上众人皆感受到一阵微微震颤,而后飞舟上方亮起耀眼白芒,一个海碗那般大的金色圆盘出现在众人头顶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蔓延开来,逐渐笼罩住整艘飞舟。

    这是飞船上的防御罩,在它完全笼罩住飞舟后,飞舟犹如离弦之箭,“咻”的一下,带着满船弟子飞入云中,带着一众年轻人的求仙之心,飞往试炼秘境。

    弟子们兴奋又紧张,但这还没完,一道利剑破空般的嗡鸣至飞舟头部传来,引得甲板上众人齐齐惊了一跳。

    众人抬眼看去,便见到一把巨剑虚影从云中飞下来,直直插入飞舟中部船身,耸立在哪儿,形成一个醒目标志。

    远远望去,一眼就能感受其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剑意。

    有弟子瞧着这把剑,惊呼道:“原来这就是紫韵真人的剑意!好强啊!”

    “剑意?”有弟子疑惑出声,似乎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是的,剑意。”肯定的女音响起,阎贝只听声音,便知道这话出自林依然之口。

    她见众人望过来,温和一笑,解释道:“师父说过,在咱们剑宗,修为越高实力自然越强,但却不是绝对的。”

    “剑意!才是决定的关键!”

    “林师叔,那什么是剑意?”又有弟子询问。

    门内师资有限,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得到师父亲传,他们大多数都只是自行修行,自己参悟,根本没有人和他们解释过剑意这种东西。

    一时间,望向林依然的目光,忍不住都带上了一丝艳羡。

    林依然感受到大家的羡慕,有点不好意思,笑着摇头道:“师父说,剑意是每一个人对剑的理解,没有具体的解释,所以,一切还得靠大家自行参悟。”

    这话说的,说了和没说一样,众弟子忍不住感到失落,不过还是没有忘记规矩,拱手谢了林依然,这才悻悻离去。

    只是那转过身去的面孔,并不全是感激,还有很多不以为然,觉得是林依然不愿意和自己这些人透露。

    对此,阎贝这个看过剧本的人表示,林依然还真是有点冤枉,因为陌纤尘的确就是这样告诉她的。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心思狭隘的人太多......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阎贝迅速收回放在林依然身上的目光往自己身前看,就见到墨染香、欧阳禹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自己面来。

    二人目中的神色,与刚刚她说的那些“心思狭隘”的人是一样一样滴!

    这可不行啊!这样的三观完全是错误的!

    阎贝眉头一皱,觉得自己有必要趁这次机会做些什么改变。

    “咳咳!”低咳两声,见面前这两个大反派朝自己看过来,阎贝神色淡淡道:

    “我们进去吧。”

    说着,当先跨入船舱。

    祝早早见自己的靠山走了,可不敢留在这一群反派当中,立马跟着阎贝一起溜了。

    欧阳禹见此,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侧头看着没什么表情的墨染香,试探问道:

    “你与这位师叔祖认识?”

    墨染香淡淡扫了他一眼,没答,径直穿过欧阳禹那堆狗腿小弟,随着祝早早的脚步,进船舱里去了。

    欧阳禹已经不是第一次遭她冷眼,可是这一次的冷眼,他总觉得她似乎是在刻意隐瞒他什么,心中顿时有些不痛快。

    阴沉沉的目光望着墨染香消失的地方,许久,他突然开口,头也不回的对身后两名筑基期保镖冷冷吩咐道:

    “好好盯着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师叔祖,我倒要看看这个女人瞒着我做了些什么!”

    交代完,这才挂着阴冷的笑,抬步进入船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