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150 大型认亲现场

0150 大型认亲现场

    飞舟上的房间都是按照抽签时木签上的颜色来划分的,每个小队长有独立房间,而其成员则分男女各住一间。

    飞舟体型庞大,内里还有空间阵法,所以完全不用担心不够住。

    阎贝一进船舱就去了自己单独的房间,祝早早没有分配,跟着她住一间。

    二人前脚刚到,后脚墨染香便过来了。

    她先敲了敲门,屋里阎贝二人听见声响,对视一眼,祝早早起身过来开门。

    “墨师叔。”祝早早冲她点点头,侧身让她进来。

    墨染香也冲她点了点头当做回应,这才进门朝阎贝走去。

    祝早早可从来没有想过这位女反派会给自己什么好脸色,见她居然回应了自己,一时间站在门口有点傻住了。

    直到阎贝唤她,她这才反应过来把门关上,不过还是没有走回去,而是站在门口,听着阎贝和墨染香之间的谈话。

    “阿香,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阎贝笑问道,顺带指了指身前的蒲团,示意墨染香坐着说。

    她看了看一脸温和笑意的她,只是点点头,没有坐下去。

    “师叔祖......”

    “我说过,没有外人的时候就叫我贝姨。”阎贝打断了墨染香的话,语气带着一丝微怒。

    只听得墨染香神情一怔,不过很快,阴沉的黑眸中变得明亮,她语带笑意,拱手应“是”,这才继续刚刚未完的话。

    三分忐忑七分试探的问:“贝姨,您之前说您认识我母亲,可是真的?”

    当然是假的!

    “是,我与你母亲自小相识,曾是闺中密友,怎么了?为什么问起这个?”阎贝一本正经的笑问道。

    不管是表情还算语气,听不出一丝破绽。就连看过原著小说,觉得自己对墨染香身世了如指掌的祝早早都开始怀疑是自己看漏了,信以为真。

    连她都相信,那就更不要说本来就对自己身世抱有期待的墨染香了。

    每一个小的时候或许都会有一种怀疑,怀疑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而正真的亲生父母有钱有势,总有一天会找到自己,并赐给自己一个全新的幸福生活。

    从小跟着大乞丐在市井长大的墨染香自然也没能免去这样的念头,她无数次渴望着自己的亲人来寻自己,把她拉出那暗无天日、无边无际的泥潭中。

    她也想被父母当成掌中宝,疼着爱着,哪怕他们不爱她也可以,能让她吃上一顿饱饭,睡一次温暖的床,她也会十分感激他们。

    现在听到阎贝这话,一直以来都期盼的东西就在前方招手,墨染香不能再保持冷静了,她有些急迫的追问道:

    “贝姨,我娘是谁?她为什么不要我?是不是因为家里出了什么事情,所以才不得不把我丢弃?为什么后来不来找我?”

    急匆匆的追问,似乎还有很多很多问题没有问出来,可她还是暂时先停下了。

    阎贝看着她那双激动到泛红的眼,暗自在心里对墨染香那根本没出现过的父母说了一声“对不住了”,这才露出一抹既好笑又心疼的笑,再次指了指身前的蒲团,半命令式的道:

    “你先坐下,待我为你细细说来。”

    说着,看向门口一脸好奇的祝早早,招手唤她过来,假装严肃,叮嘱道:

    “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我信你。所以接下来我说的话,你不会透露出去的,对吗?”

    “当然,你要是害怕卷入其中,现在就可以出去了。”阎贝又补充道。

    “不不不!”祝早早连连摆手,一本正经的保证道:“我不会说出去的!真的!”

    她实在是好奇接下来的劲爆消息,这么关键的时刻居然让她离开?那怎么可以!

    打死都不走!

    似乎是感觉到她内心的抗拒,阎贝送给她一抹满意的笑,这才一边思索,一边对满眼期盼的墨染香说道:

    “你母亲叫怜香,是个很温柔的人,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只可惜没有灵根,不能走上仙途,不过也没什么可惜的,她嫁了一个爱他的男人,还生下了这个可爱的女儿。”

    “那我爹是谁?”墨染香好奇问道。

    阎贝摇了摇头,反问道:“他是谁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即使他已经去世,可他和你母亲都很爱你。”

    “只怪造化弄人,有些东西是命中注定的,也怪我,没能准时收到你母亲的信息,这才让你流离失所,无人照看。”

    满是“愧疚”的看了墨染香一眼,阎贝叹道:“所幸,天公作美,把你送到我身边来,让我有机会代替你母亲照顾你。”

    说着,见墨染香开口想要再问些什么,阎贝果断站起身,扑到她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情深意切道:

    “阿香,要是你不介意,就把我当娘吧!这样......以后我便可以光明正大的疼你爱你宠你了!”

    “这......”墨染香被阎贝这一手搞懵了,不是她不愿意,而是她不敢相信。

    她不敢相信有这样的好事。

    这种她心底一直期盼着的事情,真的会实现吗?

    眼前这个自称是她母亲闺中密友的人,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要弥补她对她好吗?

    她墨染香值得一个刚刚才见过两面的人这么做?

    “怎么?你不信我?”阎贝好笑问道。

    墨染香怔怔点头,“你不怕我连累你?我无恶不作,杀人放火!我嫉妒、我心胸狭隘、我就是个坏人!这样的我......你也要吗?”

    话问出,墨染香自己都不相信她居然会对一个人说这种话。

    说到底,她还是期盼的,她还是想要得到那些她不配得到的东西。

    哪怕代价是万劫不复,她也想要为自己争取一次!

    黑眸猛然抬起,痴痴望着阎贝,等待她的回答。

    “我要!”掷地有声的话语在室内响起,同一时间,感觉到握住自己的手紧了紧,墨染香瞳孔微缩,不敢置信的追问道:

    “真的吗?”

    “千真万确!”

    阎贝笑着握了握她的手,突然又松开,就在墨染香眼中燃起的希望即将黯淡下去之时,一双手突然伸来,直接把她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