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215 陷害
    听见这番话,感受到阎贝那宠溺目光,白芊芊只觉得胃里翻涌,她有点恶心。

    “呀!妹妹你怎么了?是不是要吐啊?”阎贝关切问道。

    白芊芊正想摇头,没想到胃里当真一阵翻涌,慌忙抬手捂嘴干呕起来。

    阎贝见此,知道她这是怀孕初期的反应,赶忙把面前的小宝拿开,快步走了过来,一边关切询问,一边冲小环呵斥道:

    “你这个丫头怎么当的!还不赶紧给你家姨娘倒水?!”

    吼完她,一个错声上前来,撩开傻眼的小环,一把扶住了弯腰干呕的白芊芊。

    白芊芊还以为她要乘机对自己动什么手脚,心中惊了一大跳,特别是见到阎贝拿起水杯就往自己嘴边送来时,下意识抬手拍开了阎贝的手。

    “啪!”的一声脆响,茶杯掉在地上砸了个粉碎,淡褐色的茶水流了一地。

    阎贝早就料到白芊芊会这样做,果断抓住时机,满眼惊慌的踉跄着往后退,一边退一边不敢置信的惊呼道:

    “白姨娘,你为什么要推我?!”

    惊呼完,身子隐隐有站不稳的趋势,吓得碧莲红莲俩丫头慌忙上前来扶,好险这才把差点摔倒的阎贝给扶住。

    这般变故,在外人看来就好像是阎贝好意上前关心,白芊芊却故意乘机要推她,让她摔倒似的。

    珠儿和小宝都吓傻了,看看地上洒了一地的茶水,又看看阎贝的大肚子,已经懂些事情的珠儿惊得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倒是小宝当先反应过来,立马迈着小短腿朝阎贝奔来,一把抱住她的大腿,仰头不停担忧重复喊:

    “娘,弟弟......弟弟,弟弟,弟弟......”

    “你没事吧?”珠儿总是是反应过来,飞奔过来关切问道。

    阎贝见两个孩子如此担心,心里头总算是安慰了些,不过该演的戏还得演下去,她倒要让女主也来尝一尝被人陷害冤枉的滋味!

    心中已经有了决定,阎贝狠下心来,暗自施展法术,让自己看起来脸色苍白,额头冒汗。

    虚弱的冲姐弟俩摇了摇头,弱弱说了一句:“娘没事,不用担心。”

    然而,话一说完,眼睛一闭,毫无预兆的晕倒在了碧莲肩膀上,只吓得红莲慌忙跑出去叫人。

    “大夫大夫!快去找大夫!夫人被白姨娘推倒了!”

    白芊芊在屋里听见红莲这一声大喊,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张口想要辩解什么,却被碧莲狠狠一瞪,咬牙质问道:

    “白姨娘,没想到我们夫人好心好意给你递水你居然如此狠心,明知道我们夫人肚子里怀着小少爷,你还动手推她,你到底是何居心!”

    “我......我没有........”白芊芊想解释,可这里的人却没有谁想听她解释。

    碧莲理都不理她,直接扶着阎贝回房去了。

    而一向与她亲昵的珠儿小宝也赶忙跟了过去,着急娘亲的她们根本没有人有心思搭理她。

    转眼间大厅里就走了个干净,只剩下白芊芊主仆俩站在原地看着破碎的茶杯,神色不明。

    “郡主,一定是她故意陷害您的!”小环怒气冲冲的说道。

    白芊芊抬手示意她别说了,满脸疲倦的坐到椅子上,纤纤玉手暗自攥紧了裙角。

    阎氏,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正妻的名分已经让你霸占了你难道还不满足吗?

    左青是我白芊芊的,你休想从我手中把他夺走!

    整个正院因为夫人突然晕倒的事忙得不可开交,请大夫的请大夫,报告老夫人的报告老妇人,照顾孩子的照顾孩子,得亏后头左老太太来得及时,不然还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

    待阎贝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时,床边坐满了人。

    床边是珠儿和小宝,紧紧扒在床头死都不肯离开。

    床前桌边上坐着左老太太,端坐在那,气场全开,震得房间里的丫鬟婆子们走路都不敢发出太大声响。

    屏风外头还传来白芊芊委屈的啜泣声,以及左青安慰的声音。

    他右手臂上包着夹板,手臂吊在脖子上,左手都还能揽着低声啜泣的白芊芊。

    扫到这一幕,醒过来的阎贝在心中暗道了一句:看样子伤得还是太轻了!

    不过吐槽归吐槽,该做的戏还得做足。

    阎贝睁开眼,茫然的看了一圈,虚弱问道:“大家怎么都在这儿?”

    “娘,你醒啦!”珠儿惊喜出声,赶忙扭头对左老太太喊道:“奶奶,我娘醒了!”

    左老太太到底是当了那么多年的国公夫人,沉稳起身来到床边,上上下下把阎贝打量了一遍,这才皱眉询问道:

    “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阎贝摇头,紧接着装作刚刚反应过来似的,慌忙问道:“婆婆,我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吧?”

    “没事,你好好休息,这件事婆婆一定会给你个满意的交代。”左老太太安抚道,目光却带上了一分冷意。

    她偏头冲自己那两个婆子使了使眼色,示意她们把两个孩子带走,待孩子不在后,在床边坐了下来,冲着外头还和左青依偎在一起的白芊芊喊道:

    “白姨娘,你进来!”

    正在哭的白芊芊被喝得惊了一大跳,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只看得左青心疼不已,重重揽了揽白芊芊,递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得到她点头,亲自陪着她走了进来。

    一见她走进来,阎贝立马咬紧下唇,手紧紧抓着被子,一副强自忍耐的艰难样子。

    左老太太感受到她的忍耐,暗自以为她是为了顾全大局不想争吵,欣慰的同时也更加坚定了要给她一个交代的决心。

    “跪下!”她冷冷对白芊芊喝道。

    白芊芊神情一慌,轻轻咬了咬唇就要跪下,但是却被左青拉住了。

    “不用跪。”他冷冷道,目光盯着阎贝,立马夹杂着重重怒火,质问道:

    “阎氏,你觉得这样玩有意思吗?假意昏倒陷害这种戏码我看得多了,芊芊这么善良的人,绝对不可能推人,一切都只是你自己一个人自编自导的戏码,你想要什么我清楚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