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235 脐带绕颈
    夏至这日,大庸王朝各地珍宝阁齐齐关门歇业,引得各地商人们暗自警惕,生怕是珍宝阁要有什么准备垄断市场的大动作。

    却不曾想到,其实背后真相并没有那么复杂,仅仅只是因为珍宝阁的主人要生孩子了。

    比预计的时间还要早两天,夏至这日,鸡刚刚打鸣,阎贝就感觉到了阵痛。

    此时整个庄子上下早已经在管娘娘子的安排下准备好所有东西,可当听得阎贝那边传来要生的消息时,整个庄子还是瞬间紧张起来。

    倒是阎贝,知道现在只是刚刚开始阵痛,还不到生的时候,坐在轮椅上,命令碧蓝推着自己,一脸淡定的招呼两个紧张兮兮的老大夫进了“手术室”。

    这间手术室是临时准备起来的,并不大,却做过多次仔细消毒,进出入人员全部要穿戴好防护服。

    手术室里放了一张用高脚凳和木板搭起来的手术台,阎贝自己爬了上去,有条不紊的指挥临时“医生助理队”准备好手术所需用品。

    格式手术刀、消毒水、酒精、太阳能探照灯、缝合线、纱布、输液瓶等等,托了万界门的福,阎贝全部准备齐全。

    只是,在这些东西当中,剖腹产最最重要的麻醉药并没有,因为阎贝不敢完全把自己和孩子教到两个刚刚学会解剖牛羊的老中医手上。

    如果一旦麻醉了,到时候若是出现意外情况,她恐怕完全来不及反应。

    为此,她根本就没有准备麻醉,从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硬挨过去。

    在手术正式开始之前,小朵突然冒了出来,在阎贝头顶上飞舞,小眉头皱着,再一次询问了一遍前几天她问过无数次的那个问题。

    “贝贝姐,你确定不要现在就灵魂离体吗?这样就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并且还能让两个老头子放心的对一具尸体破腹取子。”

    要知道,从一个死人肚子里取出孩子,和从一个活人肚子里取出孩子,这完全是两个概念,对执刀的医生来说,死人给予的压力更小,速度自然也能够更快。

    道理阎贝当然都懂,可是.....

    “我想看着他平安出生,用我的眼睛,看他一眼。”阎贝笑着说道。

    可她没有意思到,自己把话说了出来,立马引得正在准备的众人红了眼眶。

    担当医生助理小分队队长的碧莲深深吸了吸鼻子,又仰头把眼泪逼了回去,这才穿着蓝色的防护服走到阎贝身边,轻轻问道:

    “夫人,林太医说可以开始了,羊水快要破了,再不开始就来不及了,您做好准备了吗?”

    “开始吧。”阎贝颔首,轻轻吐出一口气,忍着一阵高过一阵的阵痛,尽量躺平,并让碧莲帮自己把双脚绑住,以免忍不住痛感乱动,害得两个老大夫不敢下手。

    绑脚这样的事情在之前的十天里,碧莲已经做过了无数次,很快就把阎贝的双脚固定在手术台上,唤两名紧张到额头冒冷汗的老大夫唤来,开始破腹。

    闲杂人等退去,手术房内只剩下医生助理小队,以及两个不停深呼吸的老大夫。

    在人身上下刀子,对于欧阳大夫和林太医来说都是头一遭,虽然之前已经恶补过相关方面的知识,也用动物练过手,但看着阎贝白嫩嫩圆滚滚的肚子时,掌刀的林太医还是不敢下手。

    他这般,看得欧阳大夫有点冒火,催促道:“师兄,赶紧动手吧,一直拖延下去夫人受不住的!”

    听到这话,林太医更紧张了,要不是有手套隔着手,他掌心的汗水早就要把手中的手术刀滑脱。

    躺在做了半天心理准备的阎贝见二人磨磨蹭蹭还不动手,真是气得想跳起来打人。

    但是,就在她准备出声的前一刻,为了辅助两个老大夫成功手术而开启的数据之眼,却发现了一件令阎贝十分震惊的一幕。

    腹中的小家伙不知道何时,小手居然抓住了脐带,并且正在往自己细嫩的脖子上扯去。

    他似乎是擦觉到了自己的小动作被母亲发现了,紧闭的眼突然睁开,里头浓浓的不舍之意看得阎贝心都慌了。

    惊慌之余,一句询问下意识脱口而出:“宝宝,你要做什么?”

    还待在子宫里的小家伙自然不会回答她的询问,但是那双黑黝黝的大眼中复杂的神色却再一次惊到了阎贝。

    娘亲痛......因为我痛......不要娘亲痛......

    小手紧紧抓住脐带,带着长长的脐带往自己脖颈上绕过去,缓慢的动作,带起的绝望却扯得阎贝的心比撕裂了还要痛!

    “不要!!!”

    阎贝大喊出声,惊得正准备下刀的林太医浑身一颤,险些把手术刀直接朝手下的肚子上插下去。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孩子取出来!快点!”阎贝的怒喝突然响起,喝得林太医彻底不敢动了。

    有心想问为什么,可看到突然发狂一般的阎贝,到嘴却是慌忙提醒道:“夫人万万不可动怒啊!”

    听得这声提醒,阎贝整个一怔,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生气会给孩子带来什么样的伤害,赶忙平稳呼吸,黑眸直勾勾看着欧阳大夫,语气带着命令道:

    “你来掌刀!如果不行,把刀给我!我自己来!”

    “那怎么行!”林太医和欧阳大夫齐齐摇头。

    可阎贝已经看到脐带缠到了孩子脖子上,心中惊慌,再也顾不得那么许多,见两个大夫居然还不动手,突然从手术台上坐起,手一伸,直接把手术刀抢到了自己手中。

    “你们都给我靠边站!”又是一道冷喝,两个大夫这才反应过来刀不知何时已经到了阎贝手中去。

    猜到她要自己动手的两个老大夫顿时大惊,二人齐齐上前就准备拦住她,可才刚动,一道劲风打来,直接逼得两人控制不住往后倒,最后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这般变化,可看呆了碧莲等人,虽然不知道阎贝为什么会发狂,但是这并不影响她们的一颗忠心。

    碧莲立马上前来,快速问道:“夫人,奴婢可以帮您什么?”

    “帮我把那团纱布拿来。”阎贝沉沉说道,当碧莲的纱布送到嘴边的同时,拿着手术刀的手也刺入肚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