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270 经不起考验的爱

0270 经不起考验的爱

    似乎是看出了宫子鸣内心的真实想法,阎贝嘴角微弯,直接拿出手机给冯龙打了个电话请假半天,拉开车门重新坐了回去。

    “妈,你?”

    “别废话,开车,往宏景广场那边走。”阎贝抬手打断宫子鸣的惊讶询问,直接吩咐道。

    宫子鸣一怔,复又反应过来阎贝这番举动的意思,惊喜一笑,二话不说,油门一踩到底,往前冲去。

    阎贝借着包包遮挡,取出一张幻字方巾,趁宫子鸣忙着开路没注意到自己这边的空挡,把方巾绣到了他裤子口袋里,这才重新坐好,静静等着看好戏。

    或许是心情太过急迫,二十分钟的路程宫子鸣十分钟不到就开到了,抵达宏景广场后,车都还没停下,便急匆匆的问阎贝:

    “妈,人在哪儿?”

    阎贝抬眼往广场上扫了一眼,瞥见正在西侧广场上散步的洛雨蝶,伸手往那边指了指:“喏,就在那里了,你就在车上看吧。”

    说着,单手撑着下巴,搭在车窗上,默默观察身旁宫子鸣的情况。

    洛雨蝶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身旁还另有一道高大身影,那身影阎贝熟得很,天天在这个人身前晃悠,她不用睁眼,光是闻到他身上的气息,就知道他是谁。

    “南宫锦!他怎么也在?”同样察觉到洛雨蝶身旁还有其他人的宫子鸣惊讶问道。

    阎贝挑眉,戏谑道:“人家陪着未婚妻散步不是很正常的吗?你一个外人吃惊什么?”

    “妈!”宫子鸣无语的扫了阎贝一眼,没好气道:“你到底向着谁啊!”

    “自然是向着你的。”阎贝笑道,下巴往窗外抬了抬,示意他继续看。

    宫子鸣瞪了她一眼,这才抬眼往那边看去,这一看,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南宫锦手里头那个素面朝天,皮肤暗沉的人还是洛雨蝶吗?

    还有,那披头散发,顶着两个浓浓黑眼圈的样子,还是他见过的那个皮肤水嫩个,模样清纯的女人?

    就怀孕了而已,不至于吧?

    “女人怀孕了不能化妆的,还有啊,她现在正是初期,看这精神萎靡的样子,昨晚上肯定没睡好,搞不好还是那种害喜特别严重的,吃什么吐什么,能有现在这个精神状态就不错了。”阎贝在一旁解释道。

    斜眼扫了宫子鸣一眼,见他仍是一脸震惊,戏谑问道:“怎么,就因为人家变得不好看了,你就嫌弃了?”

    宫子鸣下意识摇头,“我才不是那种人,只是,她......”

    广场上那个作得不行,南宫锦让她坐下她也闹,说背她她也不满意的女人,真的还是他心里那个懂事的洛雨蝶?

    “女人怀孕的时候娇气点怎么了?本来害喜就不舒服,还不能作会儿?”阎贝继续补刀。

    宫子鸣继续摇头,不肯承认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他继续观察那两人,发现洛雨蝶总算是被南宫锦给哄好了,可现在已经差不多到南宫锦去公司的时间,她居然拉住南宫锦,无理取闹似的不准南宫锦去公司,非要他陪着她再坐一会儿。

    哎呦喂去,洛雨蝶你怎么变得这么不懂事儿了!

    “妈,你确定那人真的是洛雨蝶?”宫子鸣不敢置信的问道。

    阎贝撇了撇嘴,指着南宫锦,无语道:“除了对洛雨蝶,你还见南宫锦这个死冰块对谁这么千依百顺的吗?”

    是啊,老妈说得有道理啊,除了洛雨蝶,南宫锦还会对谁这么好。

    “可是,这才半个月没见,一个人的变化真的会这么大?”宫子鸣还在挣扎。

    阎贝收回撑在窗口上的手,抱臂坐好,一本正经道:“等女人当妈了,还遇到一个熊孩子时,你就会明白,什么叫做分分钟变脸。”

    “所以......”宫子鸣看向阎贝,不怕死的反问道:“妈你以前其实并没有这么暴躁?”

    动不动就对儿子拳打脚踢的人,以前还能是个温柔的女人?

    宫子鸣摇摇头,觉得有点不敢相信。

    然,下一刻,阎贝就用自己的亲身行动告诉他,老娘分分钟变脸教你做人!

    莫名其妙又被一顿胖揍的宫子鸣:信了信了,真的信了!当了妈的女人简直不可理喻!

    一小孩从晃动的跑车前经过,看着里面的家暴现场,惊得嘴巴里的小馒头都掉了。

    胖乎乎的小手使劲抓了抓身旁母亲的手,仰头一脸感动的对经常家暴自己的母亲说道:

    “妈妈,原来你是那么的爱我,你天天揍我都没舍得把我凑成车上那个大哥哥一样,以前我总怀疑我不是你亲生的,但是现在我相信了,你就是我亲妈,我就是你亲生的!”

    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莫名被表白一顿的母亲听见儿子这话,顿觉感动,一把把身边的小胖墩抱起来,一边狠狠亲几口,一边欣慰道:

    “胖墩啊,你长大了,懂事了啊,以后妈绝对不打你了!”

    “嗯嗯,妈妈~”

    “儿子~”

    “......”

    正在教育儿子如何做人的阎贝耳力极好,好死不死听见了小胖墩母子俩的话,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一本正经的对鼻青脸肿的宫子鸣道:

    “儿子,你要明白,妈妈打你是爱你。”

    宫子鸣狂摇头,又狂点头,只觉得自己现在的世界观有点凌乱。

    见他这般,阎贝满意的笑了。

    把他从座位底下拉起来,笑眯眯道:“好啦,人你也见了,我下午还要上班呢,送我回公司吧。”

    宫子鸣龇牙咧嘴半晌,这才点头启动跑车,速度越开越快,只恨不得立马把身旁这头母老虎送走。

    如此,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从这以后,宫子鸣再也没说要见洛雨蝶,恢复了以前花花大少的作风,时不时带两个大美妞回来,尽显风流本色。

    不过,自从某次带美妞回来被阎贝发现,并被甩了一天冷眼后,宫子鸣怂了,再不敢把美妞带回家,每天晚上十点之前准时回家,连在外面过夜也有点不敢。

    毕竟,他还是害怕她家老妈的铁拳,一拳头下来,他可能会死。

    有了这个深刻意识,在强烈的求生欲望下,宫子鸣没再怎么挨打,小日子过得美滋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