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291 到处是惊喜
    “咳咳咳!”很不给面子的,苏云琪直接被呛到咳嗽,引得东方宇脚步一顿。

    他侧头望过来,兰花指不由自主翘了起来,落到唇边,颇有些嫌弃的关切问道:

    “苏相公,你没事吧?听说你身子不太好,我给你从京城带了一些东西过来,希望能对你有用。”

    软软的语调,听得人一点气都升不起来。

    苏云琪觉得是自己失态,赶忙以手握拳放在唇边捂住嘴巴,免得再咳出来,这才摇头道:

    “东方老板客气。”

    “不碍事的,倒是苏相公你家挺别致呀,能否带本公子去逛逛?”东方宇看着眼前的两层小楼,笑着问道。

    目中全是好奇,并且刚停下来的脚也不安分起来,开始往前走动。

    一会儿看看院子里的鲜花,一会又去研究一下立在水池上方的水龙头,用手拨弄半天没弄出什么来,尴尬得不停抹鼻子。

    苏云琪这会儿已经开始适应东方宇这种和普通男人不一样的行为习惯,主动走上前来打开水龙头,解释道:

    “这叫水龙头,水从山上接过来的,要用水时就把龙头拧开,不用水时就关上,还能引到家中各处,用起来很方便。”

    东方宇看着水柱从龙头里吐出来,惊讶的伸手去接了接水,感受到水的凉意,这才敢相信这是真的水。

    顿时惊呼道:“妙啊!苏兄你是如何想到这个好东西的?真是神奇!”

    得,刚刚还是苏相公,这会儿就直接上升为苏兄了,可能宁紫那份自来熟也是跟自家老板学来的。

    苏云琪被他敬佩的目光看得不自在,抬手往厨房那边指了指,好笑道:

    “东方老板你误会了,这不是苏某想的法子,是我家娘子想出来的。”

    “哦,是阎娘子吧?”东方宇好像才想起来自己此行的正主似的,抬眼四处收寻阎贝的身影,“阎娘子在何处?”

    “我在这!”阎贝一手端着一大海碗鸡蛋汤从厨房里走出来,身后还跟着端着白面馒头的轩儿。

    母子俩一大一小,一前一后,还拿着东西,很显眼。

    东方宇闻声寻来,见到母子两个,目中微芒一闪,笑着走上前来,装模作样的拱了拱手,道:

    “原来这位就是阎娘子,久闻大名,却一直未曾得见,如今见着了,果然落落大方,不同一般人!”

    轩儿从阎贝身旁露出个小脑袋来,看见身前这个说话古里古怪的人,小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这个人瞧着好生古怪!

    爹爹说,只有女人家才涂脂抹粉,难不成他原来是姐姐吗?

    阎贝已经和自家儿子朝夕相处两个多月,现在轩儿不用说话,只是一个眼神她就能够读懂他目光里的意思,低头瞥见轩儿此刻的纠结神色,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东方老板,既然来了,一起用饭吧,我家里没那么多规矩,也没有多余桌椅,和大家坐一桌你可以吗?”阎贝好笑问道。

    东方宇点头,又疑惑问:“阎娘子,你笑什么?”

    “有客来,心中高兴就自然就笑了。”随口答完,领着自家轩儿一起把饭菜一样样端上桌。

    十几个人,也亏得家里桌子大,刚刚好能够坐下。

    苏云琪是家里的男人,坐主位,下首左边是东方宇,右边是阎贝,阎贝再下首是宁紫,正满眼惊奇的看着阎贝转动桌子。

    “阎娘子,你家这个桌子怎么能够转得起来?”宁紫正好奇呢,她家老板就替她问了出来。

    阎贝没答,只先给轩儿的小碗里添菜,怕他那小短手夹不到。

    苏云琪是看着家里一步步造起来的,对每一处都很了解,主动解释道:

    “东方老板不知,其实这张桌子有两层,中间夹着特质的滚珠,便能轻松转动,这样大家想要吃什么菜,自己转动桌子即刻,不用起身夹菜。”

    “原来如此。”东方宇点头,又抬眼望向墙上的挂着的西洋钟,好奇问道:“那墙上的又是什么?怎我看着不是那么简单的挂饰而已。”

    “是西洋钟,是我家娘子从别处弄来的,可以清楚的让我们知道现在的时间,很是方便。”苏云琪解释道。

    说完,见大家还都不动筷,又赶紧劝菜。

    阎贝厨艺中上水平,做的饭菜也只是简单的农家小炒,馒头为主食,配上几碟酱菜和一大碗鸡蛋汤,以及两个分量十足的肉菜,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饿了,那些车夫护卫吃得特别香。

    就连不太习惯这种菜色的东方宇也吃了大半个馒头和半碟酱菜。

    一边吃饭,他就一边打量眼前这间看似普通,实则处处透露出精巧的大厅,看着看着,发现不管是眼前这饭桌,还是门口的水龙头,都隐藏极大商机。

    心中暗自点了好几次头,只觉得这一次跟到这里来是来值了。

    饭毕,苏云琪在阎贝的暗示下,带上轩儿,领着车夫护卫等人去后院逛逛,只留下阎贝一人应付宁紫和东方宇。

    阎贝早就猜到两人的来意,加上她又是个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待闲杂人等一离开,直接便开口道:

    “东方老板,饭也吃完了,你要是还有什么没说完的话,那就直说吧。”

    东方宇微怔,涂得艳丽的眼睛微微垂了半截,盯着地上的青砖,笑道:“阎娘子你家可真是处处都透出精巧啊,瞧这地板,也与别人家不同呢......”

    “东方老板,请说重点!”阎贝不耐的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东方宇这次是真的怔住了,片刻后,这才捂着嘴角轻笑道:“阎娘子是个真性情的人,那我也直说了,那种方巾,不知道阎娘子可还有?”

    “没有。”阎贝直接回道,半点犹豫都没有。

    可东方宇却不相信,故作惊讶的问道:“阎娘子你可知道你卖给我们绣春楼的那张方巾,最后落到了谁的手里?”

    “不知道,也不感兴趣!”阎贝站起身,笑脸冷了下去,抬手指着大门道:

    “东方老板,你要是想休息片刻,我就去给你们安排客房,若是还要再提方巾的事,那么好走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