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294 叮!女主死亡

0294 叮!女主死亡

    一股青烟突然出现在河水里,有些躲闪,还有点小心翼翼,似乎是在担心被某人发现。

    它们摇摇晃晃朝河岸边飘过来,时而往消散在水中,时而又冒出河边,每一次消失冒出,与河岸的距离都在缩减。

    起初,阎贝并没有注意到这不起眼的异样,可不得不说,有些时候,在极度的恐惧下,总难免会露出破绽。

    很不凑巧,一次消失又冒出过后,阎贝那双幽幽黑眸便扫了过来。

    糟糕!被发现了!

    跑还是不跑?

    那股青烟突然变成两股,俩个半透明的人影出现在河面上,一个穿着黑衣黑帽,一个穿着白衣白帽,手中拿着铁链和白幡,明明如此显眼,岸边的村民们却没有任何反应。

    因为他们看不到这两人。

    “嗨!两位鬼差大人近来安好啊?”阎贝抬手轻轻笑这问道。

    嗯,她还是可以看到他们。

    两个鬼差听见她的问好,只觉得心里慌得很,对视一眼,神情无比的纠结,片刻后,再次化成一股青烟,遁入河中,走了......

    阎贝:“......”

    下次见面时能不能告诉她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每一次她什么都没做,他们就要用这副快要吓死的模样面对她?

    两个鬼差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阎贝简直觉得莫名其妙。

    并且,眼睁睁看着这两个鬼差遁走,她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正觉得不妙,身后的人群里却传来了欢喜的惊呼声,阎贝回头一看,原来是苏沫儿醒了。

    小姑娘揉着脑袋,盯着眼前的人看了好半晌,这才反应过来,眼眶立马一红,控制不住恐惧,放声大哭起来。

    一边哭一边抱着杨三娘哽咽道:“娘,无常大人要把我拉下去,我好害怕......呜呜呜......”

    “没事了没事了,无常大人走了,他走了,我的沫儿回来了。”杨三娘又是哭又是笑,紧紧抱着女儿,这才觉得眼前这一切是真实的。

    但是,看着她们母女俩互相安慰的阎贝却不淡定了。

    因为,一道她从来都没听见过的系统提示音突然响了起来。

    【叮!女主死亡,杀人者任务员阎贝!】

    声音冰冷无情,和平常的系统提示音完全不一样。

    阎贝傻眼了,可这还不算完,第二道系统提示音紧接而至。

    【按照位面保护法规定,要啥有啥公司任务员阎贝自动成为该位面剧情女主,完成原女主应该完成任务,完善法则后才能离开,否则,永生监禁在该任务位面,直到下一个剧情女主自动出现】

    听着脑海中响起的威严声音,阎贝只想来个素质三连问,她是谁?她在哪儿?她要干什么?

    呸呸呸!

    是她到底干了什么?(黑人问号脸)

    “贝贝姐,你杀死了女主。”

    好久没有出现的小朵飘了出来,小脸上全是同情,以及隐藏的幸灾乐祸。

    “我杀了女主?什么时候?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她明明什么都没干好吗!

    “贝贝姐,我建议你先回家,不然一会儿你可能会吓到无辜的村民们。”感觉到阎贝开始走向崩溃边缘的小朵提议道。

    阎贝抬眼看了看身旁欢喜的苏云生一家,又低头看看自己怀中满眼都是担忧的轩儿,轻轻吸了一口气,转身便往家中快步走去。

    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直接是火箭似的冲进家门,险些把屋里正在看书的苏云琪吓得还以为是东方宇那一群人打上门来了。

    慌忙走出来看,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什么,一阵狂风吹来,留下一只受到惊吓的小轩儿后,直接刮上了二楼。

    “嘭!”的一声,房门被重重关上,苏云琪抱着轩儿的手顿时一紧,想起那张匆匆晃过的崩溃面庞,赶忙上楼来到阎贝房门口。

    抬手正准备敲门,屋里便传来了一道听不出喜怒的:“我想一个人静静。”

    话音落下,屋内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苏云琪张了张嘴,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缓缓收回抬起的手,抱着轩儿在门外地板上蹲了下来,打算先从儿子空中套出点消息来再做打算。

    反正,他家娘子这么厉害的人,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的,对吧?

    阎贝在屋内听见门口安静下来,深呼吸一口气,走到床边坐下,自顾自的点了点头。

    小朵再次出现,飘在阎贝眼前,皱着眉头先叹了一口气,这才道:

    “贝贝姐,虽然我也觉得不敢相信,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你在不经意间,杀掉了剧情女主。”

    “什么时候?为什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阎贝咬牙问道。

    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甚至产生了被公司系统欺骗的错觉。

    然而小朵接下来的分析,却粉碎了阎贝的侥幸。

    “就在刚刚,按照剧情,苏沫儿落水身亡,灵魂被黑白无常勾走,女主的灵魂才能自动进入这具身体,也就是完成所谓的灵魂穿越。”

    “而贝贝姐你不但把苏沫儿救回来了不说,还成功吓跑了前来勾魂的黑白无常使,你说这笔账是不是要算到你的头上?”小朵无奈摊手问道。

    说实话,它也很郁闷,每在一个任务世界多停留一分钟,就有可能失去上百个订单,这对它的业绩有很大影响。

    但它的设定程序上并没有主动帮助任务员完成任务这个选项。

    它没有先知功能,已经发生的事实它可以主动提醒,但未发生或是即将发生的事情,它是无法预测到的。

    只能说,这一次实在是太巧了。

    问题出在了那里,它恐怕比阎贝还要清楚。

    不是系统的错,也不是阎贝的错,更不是那两个鬼差的错,而是阎贝身份引发的错误。

    身为上一任阎王的女儿,灵魂天生携带着令鬼魂恐惧的威压,像是阎贝这种人,把她扔进恶鬼堆中也不会有事,反倒是会把那些恶鬼吓得瑟瑟发抖。

    “唉~”想来想去,小朵只能安慰道:“贝贝姐,就是种田而已,幸好不是其他的什么逆天改命、国仇家恨的事情,咱们也算是幸运了。”

    “忍一忍就过去了啊。”小朵飘到阎贝肩头,拍拍她的肩膀,一个转身便消失在她眼前,给她留下足够的空间,让她自己缓和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