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303 上京赶考
    由此可见,当初东方宇被阎贝坑时,内心该有多崩溃,要不是看在神秘方巾的份上,他宁可杀掉阎贝入狱,也不敢动自家的田地。

    当然,时间会来证明,他当初的决定是对的。

    但阎贝在村里的推销却并不怎么成功。

    村里一共五十户,只有苏云生家和刘寡妇家愿意种植阎贝松的杂交水稻。

    其他人家,要么直接拒绝,要不就是含糊其词,说什么到时候再看,现在为时尚早。

    还有的倒是愿意种个一亩半亩的先试一试,可现在春分还不到,嘴巴上说得好听,倒时具体怎样也未可知。

    不过,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当阎贝放出话来,高价租种田地时,村里三分之二的田地全部归到了阎贝手底下。

    当她在放出多劳多得的活计时,全村的人都开始为开春的播种准备暖房,打算到时候把稻种全部发了,全村一起种。

    如此,到了种稻的时候,整个苏家村全都忙碌起来,浩浩荡荡几百亩农田,全部种上了阎贝给的杂交水稻。

    当然,这一批水稻收获后,全部都是阎贝一个人的,村里的人若是到时候想要这种稻种,还得看阎贝肯不肯给。

    反正除了苏云生家和刘寡妇家的稻田,其他全是阎贝一个人租下来的。

    春种过去,三年一届的科考来临。

    这个世界的科考和中国古代的不太一样,它从初夏开始,历时四个月,到中秋前夕结束,共三场连续大考,一层一层递进,从童生到秀才,秀才再到举人,最后是殿试。

    这期间,考生时间必须安排得当,否则四个月内从南考到北,很有可能因为在路上出点什么意外,就名落孙山了。

    苏云琪当年就是被这种变态式的考试时间搞垮了身体,止步童生,根本无法走到县里参加第二场秀才考试。

    不过,除非是真的天才,否则一般的最多考个两场就回家去了,准备下一个三年再来。

    苏云琪这次大病初愈,复习时间就算是阎贝努力给他争取,也才勉强有半年复习时间,按照阎贝的想法,能考到秀才这个名号这半年的努力也算是有了回报。

    可苏云琪却不是这么想的,从报名开始,他从阎贝哪里拿了足够的银钱后,就搬到了县里去住,利用童生考试期间的时间努力复习,心中打定了主意要一路冲到底。

    阎贝也不是看不出来他的想法,但她还是什么也没说,因为她担心自己的话反倒会打击到他。

    男人有点志气也是好事,顺其自然呗,她很想得开。

    家里有钱,阎贝出手也大方,为了方便,干脆在县里买了一座小院,又买了一辆马车,还添了两个书童,专门给苏云琪料理杂事,好让他专心准备。

    到了第二场大考时,阎贝把家里一切都安排好,领着轩儿一起进城来给苏云琪打气。

    甚至,阎贝还有过要不要帮苏云琪作弊的想法,不过这个念头刚升起来,就被她自己打掉了。

    这是不对的!

    阎贝在心中狠狠唾弃自己。

    很快,在考生们紧张的等待下,第二场大考开始了,为期三天,这三天里,阎贝每天都领着轩儿到考场门前转一圈,这才回家。

    等到考完那天,母子俩一起来接苏云琪出考场,见他一脸自信满满的笑容,阎贝心里对这次考试的结果已经猜到了八九分。

    果不然,一星期后放榜,秀才名单上苏云琪赫然在列,还是全县第二名。

    消息传到村里,可把族长等人给高兴坏了,敲锣打鼓的跑到县里来热闹了一番,这才回村。

    带着全村人的希望,阎贝一家子乘车上京城,准备第三场大考。

    这一场考完,如果苏云琪还在榜单上的话,就是举人老爷,如果是在前五十,那就是进士。

    若是前二十,那便要进入皇宫,举行殿试,分出一个前三甲来。

    考试时间是七月初一,因为早就做好了准备,阎贝一家子在六月二十一号就提前抵达京城。

    来前已经给东方宇去过消息,阎贝一家子刚从城门口进来,东方宇那骚包身影便出现在阎贝的视线之中。

    一身紫色华裳,脸上照样画着精致妆容,头上带着玉冠,远比在村里时穿的还要华丽张扬。

    身后的仆从一共六个,大部分面孔都很熟悉,只除了一个管家打扮的中年男子,其他护卫全是到过苏家村的。

    看这架势,东方宇的身份远不止是绣春楼老板这么简单。

    阎贝微微皱眉,第一次对东方宇的身份升起一点兴趣。

    “阎娘子,苏相公,一路赶来辛苦了吧?”东方宇走上前来,客气问道。

    这态度,可不是之前在村里见过的放荡不羁,好像是被什么厉害人物在背后盯着似的,他根本不敢随心所欲的放浪。

    阎贝看得好笑,目光不经意的从那名管家打扮的中年男人身上扫过,见他此刻正皱着眉头盯着东方宇,一副很不满意的样子,便知道,这位就是那个盯得东方宇不敢放肆的人。

    苏云琪点点头,从马车上下来,又把阎贝牵下来,这才上前来见礼。

    一番客套后,东方宇抬手指着那名管家打扮的中年男人,介绍道:

    “这位是我们家的薛管家,科考这段时间你们就住我家,有什么需要找他便是,不需要客气。”

    苏云琪颔首,同薛管家又见了一次礼。

    对待外人,薛管家态度完全不一样,对东方宇那是教导主任一般的冷酷无情,对待苏云琪,却又像是邻家大爷一样温暖和煦,只看得东方宇差点拧碎衣袖。

    “咳咳!”低咳两声打断还在客套的苏云琪和薛管家,东方宇笑道:

    “都别站着了,一路奔波也累了,上马车,先回府休息。”

    “多谢东方老板款待!”苏云琪拱手鞠了一礼,这才领着阎贝上马车,让车夫跟着东方宇家的马车一起走。

    整个过程中,阎贝一句话也没说着,完完全全的布景板,实力演绎了一把什么叫做温良贤淑。

    在去东方宇家的路上,阎贝忍不住在心底奇怪问道:“小朵,我怎么觉得苏云琪变了?他的气运好像,比以前好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