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323 林中有异
    “娘,为什么我要学逃命之法?”阎小空疑惑问道。

    虽然娘弄出来的这个东西看起来蛮厉害的,但是为什么一来就教他逃命?

    “我以后可是要当大英雄的,英雄怎可逃命?”

    逃命那就不是英雄了!

    也不知道自己脑补了什么,阎小空本来还笑嘻嘻的猴脸突然一皱,嘴巴一扁,委屈巴巴喊道:

    “娘,我要做大英雄!”

    “我知道。”阎贝随口敷衍应道。

    六芒星阵已成,平静的河面上突然出现一个黑色旋涡,那颜色,比这夜色还要深沉,看得人无端心底发凉,好似里头会有洪水猛兽冲出来似的。

    阎小空瞧见这个东西,下意识往阎贝身后躲,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是同一个力量体系的缘故,面对这个完全没有亲切感的黑色旋涡,阎小空心里是不安的。

    哪怕他清楚的知道这个东西是他家娘亲弄出来的,但还是排斥。

    不过,眼见阎贝没事人一样继续完善阵法,阎小空猴嘴一咧,狠狠呲了呲牙,从阎贝身后走了出来,逼迫自己面对。

    “这就对了,这才是要当大英雄的人该做的!”阎贝的赞叹从头顶上传来,阎小空仰头看她,便对上了她那双充满令人充满力量的黑眸。

    “再上前来一些,好好看看它。”阎贝朝他招手,见他又往前了些,微微一笑,开口道:

    “这东西的确有些危险,但到了万不得已的那一刻,绝对有用,你仔细看看,有不懂的地方就问我。”

    阎小空点头,一边仔细观察眼前这个黑色旋涡,一边低声问:“娘,你很怕我逃不走吗?”

    “为什么怎么问?”阎贝有些诧异,难道是她的表现太过于紧张,才让小家伙又这种感觉?

    “您不许我离开您的视线,您还不许我一个人到处乱跑,现在又教我这个东西,难道不是因为担心什么吗?”

    “为什么要担心?”阎小空仰头看着阎贝,目中全是困惑。

    阎贝被他看得一怔,好半晌这才回过神来,微微一笑,一本正经的说:“所有母亲都是这样的,等你以后当了父亲,你就明白了。”

    不过,话说回来,她家阎小空有当父亲的机会吗?

    万一,万一他的命运线回到了最初那样,他就是个出家人,怕是没什么机会感受到为人父的喜悦和烦恼了。

    阎贝在脑海中脑补了一下自家阎小空抱着一个小小空的画面,顿时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还是当出家人吧,大猴子抱着小猴子的画面实在太美,她不敢想。

    “娘,你笑什么?”阎小空看着突然笑出声来的阎贝,只觉得莫名其妙。

    “没什么,认真学习。”阎贝摆手,迅速恢复一本正经的模样,把阎小空抱到旋涡旁,手把手认真教学。

    在学习中,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好像只是眨眼之间,什么东西都还只是弄得一知半解,天边就亮了起来。

    黑夜退去,教学终止,阎贝带着阎小空,再次花费了很多功夫,这才回到营地内,互相依偎在树干上,一起坐等天亮。

    晨露从叶尖滚落下来,砸进泥土里,嫩绿色的芽儿颤巍巍挣扎着,猛的一个使力,破土而出。

    阳光洒下来,嫩芽心满意足的伸展身体,贪婪的吸收这份温暖。

    营地内渐渐热闹起来,守夜护卫回马车上休息,丫鬟们忙碌起来,伺候主子的伺候主子,准备朝食的准备朝食。

    在忙碌的声响中,牛大力伸伸胳膊伸伸腿,一个翻身准备坐起,却忘了自己睡在树上,眼睛还没来得及睁开,一阵天旋地转,“嘭!”的一声,重重砸到地上,压垮大片青草。

    “娘,大力哥没事吧?”阎小空倒挂在树枝上,忐忑问道。

    阎贝从树上跳下来,站在树枝底下,上上下下把眼前这个趴着的人打量一遍,抬手摆了摆:

    “没事,你兄弟皮糙肉厚的,死不了。”

    “那他怎么不起来?”阎小空不解追问。

    阎贝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拎起蹲在牛大力脑袋上的避水金晶兽,见他满眼都是蚊香圈,一副晕晕乎乎的样子,好笑猜测道:

    “可能是没脸见人了吧,毕竟脸朝地。”

    说完,把晕乎乎的避水金晶兽重新丢回牛大力脑袋上,一把捞过挂树上的阎小空,转身吃早餐去了。

    许久,确定周围没人后,树底下的牛大力这才动了动手指,暗搓搓爬起来跑到河边看自己的脸。

    发现只是有点发红,并无大碍后,这才大松一口气。

    幸好幸好,脸没事!不然小爷在美人面前的英武形象就全没了。

    撩起河水熟悉一番,用把头发弄了一下,牛大力这才朝阎贝等人走来。

    铁扇公主今天还是穿着一身红装,依旧明艳动人,两人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看着样子发展得还挺快的。阎贝在心中如此想到。

    “沙沙......”

    嗯?什么动静?

    阎贝猛的抬起头来,扭头往身后树林里看去,林子里丝毫没有异样,树还是树,草还是草。

    “夫人,你看什么?”注意到阎贝这个动作,铁扇公主好奇问道。

    不过,当瞧见阎贝突然严肃起来的面孔时,她不动声色的给身旁的紫莹打了个眼色。

    很快,马车里休息的护卫们立马穿戴整齐走了出来,虽然什么异常也没有发现,但还是暗自把武器抽了出来。

    铁扇公主再次把目光落到皱着眉头的阎贝身上,轻声问道:“夫人,可是发现了什么异常?”

    阎贝抬手示意她先别出声,铁扇公主立马点头闭嘴,有些紧张的看着身后的林子。

    一片寂静中,“砰砰砰”的心跳声突然传入耳中,阎贝听了个正着,数据之眼立马启动,扫向身后那片树林。

    只见原本一片碧绿中突然多出一道不一样的色彩,金色的,似人又不似人,阎贝无法辨识,但视线之中却突然出现一根血条。

    血条上没有数值,只有三个问号。

    每当探查之人实力高过阎贝本身实力太多时,就会出现这样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