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433 赵启成你出来啦(感谢水远烟微万赏)

0433 赵启成你出来啦(感谢水远烟微万赏)

    雨越下越大,断断续续下了一天一夜,直到次日清晨才停下来。

    乔凡尼族重商,这些天斯派洛天天跟在阎贝身边已经耽搁不少事情,加上这场雨来得奇怪,等雨一停,大清早的就出门去了。

    阎贝带着小明在古堡里待着总觉得心绪不宁,斯派洛前脚刚走,后脚母子俩便出了古堡,在森林周围一边闲逛一边放松过分紧张的心情。

    雨后的道路还十分泥泞,一股子泥腥味儿蔓延在森林中,随着太阳升起,渐渐蒸发,只留下树叶的清香。

    寻了一颗最高的树,阎贝抱起好奇的小明一起飞到树顶上,准备看看远处的情况。

    古堡本就建在高地上,阎贝刚在树顶上站定,一眼便能把整个清市收入眼底。

    与古堡周围的宁静不同,清市内车水马龙,喧闹非常。

    不过看着看着,阎贝发现,城市上空飘散着一缕一缕的黑色烟雾,被正午太阳光一晒,渐渐蒸发,消散在空气中。

    这些黑雾阎贝并不陌生,先前搭乘公交车时她抓到一股,只是那黑雾已经形成人形,比清市上空这些散乱虚无的烟雾不知道要强了多少倍。

    人五脏内时常含着一口气,待死后便会消散。

    但若是冤死枉死之人,这口气却不能迅速消散,反倒会凝结成怨气,飘溢在空气中,直到被强烈的太阳光照到,这才会蒸发掉。

    这才刚刚下了一场大雨,城市里发生一两处事故也属正常。只是她刚刚看到的怨气可不止是一两缕,而是几十缕,粗略估计大约有三十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故。

    古堡里过着上个世纪的宁静生活,没有网络没有电脑,只有一台可以与外界通讯的老式电话,电视机就更别想了,根本没有获得外界消息的途径。

    要想知道外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要么出门去看,要么就等斯派洛回来。

    上次花园里那些花啊烟火的事情就算是过去了,阎贝也没打算深究,斯派洛也没有机会再开口表达心意,两人之间又恢复了暂时的和平。

    阎贝本想去外面看看,可低头看了眼自己脚边的小明,又改变了注意,打算等斯派洛回来再说。

    古堡周边别墅里住的全是乔凡尼族人,这边有众多血族高手在,这场大雨下得奇怪,她还是轻易不要随便出去的好。

    小明正低着头在和自己的影子玩,时不时晃两下脑袋,惹得脑袋上的小花不停颤动。

    自然影子上的花朵也跟着颤动,他便觉得很有意思,“咯咯咯”笑出声来,一个人也玩得不亦乐乎。

    “小呆子~”阎贝摇了摇头,无奈喊道:“时间差不多了,你想回去了吗?

    “回家?”他仰头问道。

    在他心里,古堡里有妈妈有爸爸,还有许多哥哥姐姐、叔叔阿姨,那便是家。

    阎贝温和一笑,点了点头:“是的,回家。”

    “好!”小明立马从地上站了起来,并乖巧的朝妈妈伸出手,兴奋道:“飞飞!”

    已经在古堡里住了大半个月,或许是和风水有点关系,这边的环境很适合阴物修养,才半个月时间,小明便已经能够弯曲双腿。

    现在他坐下的话,膝盖以下可以自由弯曲,基本上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太大区别,阎贝抱起他也觉得轻松很多。

    母子俩从树顶上飞跃而下,直直朝古堡方向掠去,却没想到,即将到达古堡那扇重新修好的大铁门前时,一道半透明红色屏障突然出现在阎贝身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飞行动作急忙停下,一转身,便见到了一个老熟人。

    一头脏乱头发披散着,骷髅头已经不在,不知道是用了幻术还是肌肤重新生长,他总算是有了一张脸,浓眉大眼,五官端正,红眼中含着戾气。

    高大魁梧的身躯上罩着一件黑色斗篷,把他整个身体全部笼罩在里面。

    他漂浮在离地半米高的空中,用他那双泛着戾气的红色眼睛盯着她,里面的恨意以及怒意几欲喷涌而出。

    阎贝扫了眼他的脚,凌空漂浮,才大半月不见,他实力居然暴涨了一倍,实在是令人惊讶。

    “你怎么出来的?”阎贝皱眉问道。

    赵启成不语,只盯着她,好半晌这才开口问:“你想怎么死?”

    明明眼里有滔天的恨意,但语气却淡淡的,没有什么强烈的情绪。

    听着这样的话,阎贝缓缓垂下眼帘,勾唇淡淡一笑:“纵使你比半月前强了一倍,你也杀不了我的。”

    说着,又提醒道:“我看你修行不易,好心提醒你一句,这里是血族的地盘,你要是不想永远留在这里就赶紧走,不然等他们赶过来,就算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你!”

    “你吓我?”赵启成眼睛一瞪,嗤笑道:“只管来便是,几个老不死的阴物,你以为本王会怕他?”

    他看着她怀中的小明,冷笑问道:“本王今日来必要取你性命,你也必定会死,你可还有什么遗言要说?”

    阎贝挑眉,察觉到已经有大批血族正在往这边赶来,半点也不慌。

    突然想到前天清晨的惊雷,眉头一皱,问道:

    “我没有什么遗言,只有个疑问,你是怎么冲出的封印?”

    听见她问起这个,赵启成笑了,笑容越来越大,最后抑制不住开心,“哈哈”大笑出声,好半晌这才停下,手指头顶天空,得意道:

    “前日清晨天降惊雷助本王一臂之力,你那封印只被雷劈了一道便失去作用,不但如此,还让我平白多得五百年道行,你说这是不是天意?!

    笑着笑着,他突然收起笑脸,话锋一转,冷冷道:“佟佳翠花,看在你助本王多得五百年道行的份上,本王给你留个全尸,你只要主动把修为渡给本王,封印之事就此揭过,你我再无干系!”

    说着,抬起藏在斗篷底下的利爪便朝阎贝抓来,那自信满满的模样,仿佛阎贝已经成为了他手中鱼肉,可仍凭他宰割一般。

    阎贝刚刚还好奇这人怎么这么多废话呢,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想要吸干她的修为,也不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