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456 幸存者
    “停下!”

    头顶上突然传来妈妈的声音,星珩赶忙停了下来。

    虽然有两张方巾加持,但他猛的停下来还是有些喘气,气息不稳。眼睛更是盯着头顶下那个依旧显得巨大的磨盘,时刻警惕着。

    阎贝抬眸盯着前方三米处坍塌的小屋,伸手拍了拍身下的木板,“放我下来,咱们要找的地方到了。”

    星珩听见这话,下意识释放出精神力探查,得到的结果却是没有任何异常,不由得皱了眉头。

    不过自从昨晚阎贝反应迅速把敌人投放的炸弹避开之后,他对她以往柔弱形象有了极大改观。

    对于妈妈的话,他百分百相信。

    即便他感觉不到,但妈妈说是就是!

    这般想着,星珩缓缓把顶在头顶上的木板轻轻放到身旁一片相对平整的地上。

    刚下来,阎贝立马把木板上的木化方巾抽了回来,还朝星珩伸出了手,“除了幻字方巾,其他的都还给我。”

    听见这话,星珩微震,但还是依言把手中的加速、加力两张方巾取下递给她。

    一没了这两个方面的加持,又恢复平常体能状态,星珩有点不适应。

    阎贝看出他的不适应以及不解,一边收起还能再用两次的方巾,一边耐心解释道:

    “所有外物只是辅助,自身强大起来才是真的强大,这些外物可以给予我们帮助,但却不能因此对这些东西产生依赖。”

    说完,见星珩若有所思,并没有打断他的思绪,独自撑起拐杖,艰难从地面上立了起来。

    先抬头看了眼头顶上的大磨盘,似乎是熄火休息了,上面传下来的气氛有点安静。

    皱紧的眉头稍微松懈了点,阎贝侧头看向星珩,用眼神询问他做好准备了没有,得到孩子点头回应后,阎贝一把彻底了头顶上的幻阵,艰难的把幻字方巾塞进星珩裤子口袋里,示意他如果有任何意外就主动使用。

    她现在是脑子反应迅速,身体却跟不上,至少接下来的六天里,多的是要依仗儿子。

    星珩明白妈妈的意思,点点头,认真收好,而后扶着她,照她的意思朝前方坍塌的小木屋行去。

    没有了幻阵阻挡人们的视线,母子二人直接暴露,虽然有点奇怪为什么卡迪星的飞船没有对母子俩发出攻击,但藏在反侦察机覆盖范围内的斯坦还是没打算主动行动。

    直到母子俩径直走到他面前不到一米处,那位断臂女人用她幽深的黑眸冷冷盯着他时,他这才惊出一身冷汗。

    她怎么可能察觉到他的存在?

    明明他站在反侦察范围内,就连卡迪星人的探测器都探测不到,她一个断了手臂的女人怎么可能比探测器还要厉害?

    很多疑问得不到解答,但阎贝接下里的举动让斯坦再次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两个包装完好的面包被那个孩子拿了过来,他疑惑的回头看她,得到她的指示后,奇怪的把面包放在了斯坦面前,而后退了回去。

    整个过程中,星珩连一丝人气也察觉不到。

    不过他知道反侦察机器覆盖范围内的人都不会被轻易察觉,所以当阎贝让他把“门票”放到指定地方时,他看起来满眼疑惑,但实际上心脏正在“嘭嘭嘭”打响鼓。

    上一次他和妈妈就是差点被突然冲出来的幸存者杀死,对于探查不到的一切未知,他都有很大的阴影。

    不过这一次似乎有点不一样,他和妈妈两人看起来不但好欺负,还身怀物资,绝对的好吃的两块肥肉,居然没有人冲出来要撕了他们。

    这是为什么呢?

    星珩仰头看向身旁撑着拐杖的断臂女人,恰好一抹太阳光将她残缺的身躯笼罩,看起来就像是电影里身披金色作战服的女战神,威严不可侵犯!

    她淡淡注视着“门票”摆放点,只是一个眼神,便吓得里头的人一阵阵心慌。

    或许在外人看来,她十分的神秘,或许他们还会误认为她是一位极其稀少的异能激发者。

    当然,他知道她现在这种状态实际上连一只蚂蚁都捏不死。

    为了能够让自家妈妈继续用眼神装逼,星珩不动声色的挪到了她左后方,用自己的身体给虚弱无力的她做支撑。

    察觉到儿子这个小动作,阎贝心里简直比喝了蜜还要甜。

    展颜一笑,对着仿佛空气一样的某人,轻声问道:“门票已给,我们能进去了吗?”

    斯坦听见这声音,看看面前的两个面包,已经三天没有吃过一点东西的他狠狠咽了口口水。

    又抬眼瞧阎贝母子俩,见她们俩残的残小的小,还是没忍住动了恻隐之心。

    知道阎贝已经发现自己,斯坦也不再隐藏,身上把两个面包拿入手中,而后捡起身旁的石子放到了旁边。

    明明没有瞧见人,星珩便瞧见一颗石子在动,先是一怔,而后迅速反应过来,抬眼看向阎贝。

    阎贝颔首,让星珩扶自己过去。

    等母子俩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挪到石头指示点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两张胡子拉碴的男人面孔。

    一人是斯坦,还有一人则是他趁阎贝母子龟速挪动时喊来的同伴。

    两人身材高大,穿着的衣服很脏,但却是制服一样的同款服装,深蓝色,抛开上面的污渍不讲,版式还挺帅气的。

    “妈妈......”星珩轻轻拉了拉阎贝的衣角,等她低下头朝自己看过来时,张口无声的做了个口形。

    “护......卫队?”阎贝不太肯定的低声复述,话音落,身旁两个高大男人立马露出疑惑的神情。

    小孩子都知道的事情,这个女人怎么表现出这么奇怪的模样?

    显然,阎贝也意识到自己反应有点不对劲,就像是在现代,母子俩偶遇警察叔叔,小孩子都知道面前站的是谁,而那个当妈的却不知道一样。

    气氛,在这一瞬间变得有点尴尬。

    “咳咳!”阎贝低咳两声,装作刚刚有那种惊讶反应的不是自己似的,沉声问道:“你们这里吃人吗?”

    听见这话,斯坦身旁的男人皱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