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596 牡丹花会
    就好比现在,她已经成为剧本中的人物,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谁在看她演绎这段剧情。

    如果书与书之间可以串通,那伏地魔的存在就是真实的,只是两本时间地点都不相符的书会撞在一起第二次的概率很低很低。

    “这我也不知道,不过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你也知道他还能活下去就够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外男,以后就不要再提了。”

    阎贝拿起哈利波特这本小说,在黛玉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便把书抱走了。

    等黛玉反应过来时,她家母亲已经重新回到花园里,悠游自在的采花,预备下午的甜点。

    阎贝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一直惦记这一个男人似乎并不好,加上府中规矩严格,黛玉便再也没提过汤姆的事。

    也因为如此,她也一直不知道哈利波特的结局,不说出去,惜春那边也不会无聊到要去聊哈利波特那个大结局。

    种种巧合之下,汤姆与笔记本的事再也没被提起,黛玉过上了十分有规律的日子。

    每天早上起来写写字,中午歇息一会儿,下午出门走走锻炼锻炼,还时不时有阎贝这个大厨在加餐,翻年过后,个子开始疯长。

    原先到贾府时才不过是一米四多一点,现如今一下子抽条长到了一米五,十三四岁的姑娘,这个身高已经算拔尖。

    阎贝估摸着,按照这个速度长下去,等黛玉十五岁时应该能够突破一米六。

    大选在年后悄无声息的来了,没有大事宣扬,很低调的进行完了初选,一点意外都没有,三春全部被送回家中,开始自行婚配。

    迎春与探春皆是庶出,不过迎春比探春好一些,生母几乎就是个隐形人,所以时常挨着主母,所以邢夫人对她还不错。

    但是探春就惨了,王夫人性格比较火爆,对待丈夫房里的妾室并不算好,仅仅只是不克扣份例而已。

    探春生母姓赵,府里人唤赵姨娘,本身性格就唯唯诺诺,加上还有一位庶出弟弟,王夫人十分忌惮这对母子,生怕这二人日后把家产分走。

    因着这两人,对探春这个庶女自然好不到哪里去,贾母若是把她的婚事交给王夫人,与把探春往火坑里推差不了多少。

    至于惜春,宁国府正经嫡出的大小姐,只要爹不太糊涂,得到一门好亲事的几率要大的多。

    原著中三春嫁得都不好,迎春嫁给了一个可以当她爹的性虐待狂,半年不到就死了。

    探春和亲远嫁,连相公是人是鬼都不知道。

    惜春要好一点,出嫁当了尼姑,遁入空门,远离红尘。

    想想都替三个姑娘感到不值。

    不过那都是原著中的结局,现如今世界早就被男猪角改变,贾母也歇了攀龙附凤的心思,贾赦贾政两个老爷不糊涂,想来应该不会太差的。

    初选后,已经到夏日,大观园里的温度还有些底,刘妈妈从衣柜里挑了一套薄厚适中的衣裳给阎贝穿上,一边穿一边笑着说道:

    “太太,老祖宗院里的鸳鸯姑娘刚刚来请您中午到园子里去坐坐。”

    阎贝拢拢衣袖,坐到梳妆台前拿梳子细细梳着自己这头睡得乱糟糟的头发,淡淡问:“是什么事?”

    刘妈妈凑上前来,神神秘秘的低声说:“听说是南安太妃府上的牡丹花全开了,准备邀请全京城的姑娘夫人们一起到府上赏花,咱们老祖宗昨日下午收到了请柬,许是要说这事儿。”

    “哦,变相相亲会啊?”阎贝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把梳子递给春纤:“快给我把头发束好,可不能让老祖宗久等。”

    春纤接过梳子老老实实梳头,刘妈妈却哭笑不得的打趣道:“太太,现在才刚过巳时,还有一个时辰才到午时呢!”

    哪里有太太说的那样急?

    “春纤你慢慢梳,可急不得。”

    刘妈妈轻轻掸了掸阎贝背上的褶皱,而后躬身说:“太太莫急,待奴婢先到小姐院里瞧瞧。”

    “不急。”阎贝摇头:“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等确定了再去同她讲,时间又不紧,来得及。”

    “是。”太太都这么说了,她这个做下人的还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也就只有太太不急了,她可听说春字辈三位小姐都已经在挑选衣裳装扮起来了,也不知道她们家小姐还了不来得及准备。

    真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拿自己太太没有办法,刘妈妈等人只能默默等待,那心里就好似猫挠一样,一点都不好受。

    好不容易等到阎贝打扮好出门去,刘妈妈立马跟上。

    果然不出所料,贾母就是叫阎贝和薛姨妈两个过来说这个牡丹会的事情,薛宝钗老大不小,也该嫁了。

    而府里的小姐们都已经到适婚年龄,再耽搁不得。

    贾母不但通知了阎贝和薛姨妈,还叫人给宁荣两府当家夫人送去消息,好到那天叫人一起去,各家管各家姑娘,省得有姑娘受到冷落。

    贾母本人也要去的,是以,匆匆把事情交代给阎贝这些当妈的知道后,便回院里准备衣裳装饰等事去了。

    赏花日期定在三天后,对于阎贝来说时间简直充足得不要不要的,对于薛姨妈和贾母等人那紧张模样,表示相当不理解。

    不就是一件衣服一套头面的事情吗?至于紧张到如此地步?

    “太太,您莫非没有要替姑娘重新做身新衣裳的准备?”看穿太太心思的刘妈妈担忧问道。

    阎贝摇头,她还真没有。

    黛玉一季八套衣裳,穿都穿不完,柜子里还有好几件新衣,完全没必要再做。

    就这,还让三春羡慕不已,因为她们一季只有四套新衣,而黛玉的新衣是她们的两倍。

    毕竟一个是府里主母出钱,一个是拥有偌大家产用都用不完的小姐,两者之间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不过,对于阎贝这个态度,刘妈妈却是惊了,微张着嘴,好半晌才从阎贝那理直气壮的姿态中回过神来。

    一边快步追上自家夫人的步伐,一边劝道:“太太,这可不行呀,那是郡王府,姑娘如今一介白身,若是不得体,可是大不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