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617 孩子,跟妈走

0617 孩子,跟妈走

    他茫然的看看医院大厅内痛哭流涕的医生和病人,又回头看看医院大门前那些疯狂宣泄的人群,眼中这才开始流露出一丝惊慌。

    小嘴巴一扁,双眼瞬间变红,含着一泡泪,迷蒙的寻找刚刚跑走的那道身影,可是却再也找不到了。

    长生在一旁默默看着,以为他这就要嚎啕大哭了,却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没哭出来,只是扁着嘴,含着泪,顺着淳雪消失的方向追去。

    他个子小,独自穿梭在“长腿森林”中,渐渐停了脚步,顿了一顿,突然又赶紧朝医院大门口跑来,以为妈妈会出现。

    可惜,淳雪再也不会回来了,出现他面前的,是白衣加身的阎贝母子俩。

    看着眼前这个泪眼迷蒙的小不点,长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感叹道:

    “妈妈,他好小只啊。”

    才到他胸口这么高,都还不到肩膀呢。

    小得他都不敢大声说话,生怕吓着他。

    奇奇怔怔看着眼前这一大一小,有点害怕,他轻轻捏了捏着裤子,深呼吸好几次,好似鼓足了勇气似的,对两人说:

    “奇奇......找妈妈。”

    声音意外的软糯,带着点哭腔,小绵羊似的。

    他说话还不太流利,但还是努力的在向眼前这两个比自己大的人求助,“奇奇要妈妈......”

    见此,阎贝蹲下身来,张口正准备和小家伙套套近乎,却没想到,刚开口,一个字都来不及吐出,一双猿臂突然一伸,直接把她身前的小家伙揽入怀中,二话不说,扭头就跑!

    该来的还是来了!

    只是这个人和剧本中描述的并不一样,阎贝在他身上嗅到了不怀好意的味道。

    那是个身材高壮的中年男人,他刚刚已经站在医院门口的玻璃门内许久,当时她没注意到这个人是什么人,但她也感觉不到他有什么不好。

    但是,现在,此时此刻!

    她知道这个人刚刚正在寻找目标。

    她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以前是干什么的,现在抓走她的任务目标要做什么。

    她只知道,这个男人死定了!

    居然敢从她眼皮子底下把她的孩子抱走,怕是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停顿不到半秒,阎贝立即起身,冲长生招了招手:“追!”

    话音落,母子二人火箭一样冲了出去,那男人没想到两人反应会这样快,回头来看,差点没吓出心脏病来。

    这两个还是人吗?

    上一秒还在医院门口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下一秒就追到他身后不足一米的距离,绝壁是开挂了!

    眼见阎贝的手就要搭到自己肩膀上来,男人浑身一个激灵,把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拔腿就跑。

    可惜,这番挣扎也只是徒劳,它只能让他那张脸再保持完整半秒钟。

    “咚!”的一声闷响,阎贝的铁拳突然从左侧方冒出,一拳头下去,男人的脸就歪了半边。

    巨大的力量带着他的身体往旁边倒去,抱着小人的手臂顿时失控,孩子从怀中落了下来。

    不用阎贝开口,长生迅速上前,伸手一捞,把还处在茫然中的奇奇接住,小心护在怀中,身子一矮,蹲到高大的垃圾桶后面,躲避即将发生的血腥场面。

    见此,阎贝勾唇一笑,在男人倒地的下一秒,扬起拳头,教他做人!

    “嘭嘭嘭”的击打声完全压过了男人的哀嚎声,他根本就叫不出来,往往刚刚张嘴喊痛,下一个拳头便到来,以至于他根本就不能叫喊出声。

    铁拳拳拳到肉,周围正陷入打砸抢中的群众们纷纷被这声音吸引,停下动作,看着那个不停挥舞拳头的女人,齐齐咽了口口水。

    这一片空间诡异的静了下来,与远处震耳欲聋的打砸声形成鲜明对比。

    大约两分钟后,阎贝这才停下动作,一手叉腰,一手撩开额前碍眼的碎发,顺带抹了把额头上根本不存在的汗水,转身朝垃圾桶后面走去。

    奇奇被长生抱在怀里,他一只手抱着他小小的身子,另外一只手则挡在他的眼睛上,所以奇奇根本就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

    他只听到有脚步声在靠近,步伐沉稳,带着安定人心的作用。

    “小不点,来,跟妈妈回家。”阎贝弯下腰,伸手接过长生怀里的小不点,在他茫然的目光下,不断往前行。

    长生默默跟在后面,也不吭声。

    他倒是没有到吃醋的地步,只是觉得妈妈又多了一个小孩,这样的状况让他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他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弟弟的小不点。

    这个小不点比他可怜多了,至少他没有被妈妈丢弃,不但没有被丢弃,他还有一个很爱很爱他的妈妈。

    所以......他就勉为其难的把妈妈分给他一小点吧。长生在心中如此想到。

    默默加快步伐,追上前方的女人,伸出小手抓住了她的衣角。

    阎贝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但眼前这个混乱的世界显然不适合做太久的停留。

    她得找到一个安全的住处,至少先把两个小孩先安顿下来。

    奇奇眨巴眨巴大眼,他看着阎贝这张近在咫尺的脸,一时间竟有些想不起妈妈的脸。

    才两岁多的小孩,如果一直被母亲带在身边,他或许会记得母亲的气息。

    可是他从小在孤儿院里长大,被淳雪收养还不到一个月,才刚刚熟悉这个母亲的气息她就消失了。

    他只隐隐记得他应该有一个妈妈,但是却想不起来她的面容。

    而眼前这张脸太具有侵略性,记忆中的那张脸渐渐被这张脸覆盖。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阎贝一边带着两人往人少的地方走,一边问道。

    奇奇歪了歪头,看了看身后跟着的小哥哥,又看了看周围逐渐变少的路人,最后看向阎贝,目中全是茫然。

    他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到这无辜的小眼神,阎贝眉头一皱,直接选择了最简单的沟通方式,用精神力传达自己的意思。

    这一问,小家伙这才有些不确定的说了两个字:“奇奇?”

    “奇奇?你叫奇奇吗?”阎贝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