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670 来历都不简单

0670 来历都不简单

    “想好了吗?”佟佳贵妃勾唇一笑,指着桌上那杯茶,“想加入我们就干了这一杯!”

    这一刻,看着桌上那杯冒着热气的茶水,阎贝脑海中闪过一百种把眼前这四个女人弄死的办法,但是,她的社会主义价值观还是阻止了她这些可怕念头。

    最后她走上前,端起那杯茶水一口干了!

    “爽快!”佟佳贵妃大力鼓掌,眼中是毫不遮掩的佩服之色。

    她这个人看起来不好相处,但却是这四人之中性格最为直爽的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

    当然,以她现在的身份地位,她也不需要和这些妃子们玩心眼。

    皇后满意的点点头,立马往旁边挪了一些,拍拍身旁的空位,笑着邀请道:

    “来来来,坐坐坐,咱们有什么话慢慢坐下说,反正时间还多呢,不着急。”

    阎贝回以微笑,没说什么,顺从的坐到了皇后身旁。

    这是一张炕,惠妃和陈贵人坐在炕前的凳子上,佟佳贵妃与皇后坐在炕上,两人之间隔了一张桌子,等阎贝一上炕,便有一个宫女过来把桌子收了下去。

    这屋子里就只有这一位宫女可以随意出入,阎贝难免多瞧了两眼。

    察觉到她这个小动作的佟佳贵妃带着一丝得意,解释道:“这丫头命苦,一穿过来便是个小宫女,所幸她还算聪明,一来就主动投到我的帐下,为我所用。”

    说着话,端桌子的小宫女还回过头来冲阎贝微微一笑,这才离开。

    “哦,对了,你也说说你的原本的身份吧,这样大家日后也好有个照应。”皇后温和问道,果然如粉蝶所说,很八卦。

    不过其他三人眼中的好奇并不比皇后少多少。

    被这四双灼热的眼盯着,阎贝一点都不慌,不紧不慢的先整理好膝盖上的褶皱,这才抬起头来,看向陈贵人。

    “几位的身份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我都是新人,面皮薄,不好意思,老人是不是该先起个头啊?”

    阎贝的目光直勾勾看着陈贵人,皇后三人立马便齐声对她说:“那陈妹妹先来。”

    果然,即便是已经知道对方并非原主,但现在身体的身份还是很重要的。

    陈贵人位份那么低,就算是她自己觉得自己最厉害,某些事情上她还是被压着的份。

    “好吧,那我就先来说说我自己吧。”不太情愿的点点头,陈贵人开口一一把自己的身世道来。

    她原名也姓陈,叫什么没有特意说明,只是简单交代了一下穿越过来的时间,以及之前的职业。

    原来,她是从2011年穿越过来的,是位数学博士,刚穿过来一年多。

    听了她的身份,阎贝总算是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傲了,因为人家有人家可以傲的资本!

    接下来便是惠妃,她就很好猜,不用她自己说大家都能知道她是个美妆大师。

    果不然,还真的是一位时尚造型师,以前专门给明星做造型的,也是从2011年穿越过来的,到这个世界也有三年了,只是和陈贵人似乎不是一个世界。

    而佟佳贵妃,她已经到康熙朝四十年,算是真真正正的老人。

    她本身的职业居然是一名海军,因公殉职死后才穿到的这个世界。

    不过令阎贝感到奇怪的是,她并未说明她是从哪个世界过来的。

    再来便是皇后娘娘,真的是很佛系,只说自己比佟佳贵妃还早来一段时间,其他的便摆手不提,只说不重要,没什么好讲的。

    由此可见,这四人之中,皇后看似最无能,但其实上却是这四人当中最最精明的一个。

    不过这四人目前为止都没有对阎贝表现出任何恶意,反倒是激动更多,可能是有一种老乡见老乡,俩眼泪汪汪的认同感吧。

    四人都已经交代完毕,接下来就轮到阎贝了。

    “咳咳!”在开讲之前,阎贝先咳了两声,在脑子里把事先拟好的说辞回忆了一遍,这才开口,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什么!”惠妃震惊问道:“德妃你以前是幼儿园保姆?”

    “嗯。”阎贝颔首,脸不红心不跳。

    陈贵人也是一脸愕然:“是昨天那道雷把你送过来的?”

    阎贝再次点头:“嗯。”

    “嘶~,我以前只是听说过雷雨天容易引起某种特殊磁场,从而有可能出现时空交错的现象出现,没想到居然是真的,我得算一算这概率有多少......”

    陈贵人陷入沉思,用手指在掌心计算着什么,完全陷入了不可人工计算的公式当中。

    佟佳贵妃与皇后对视一眼,互相交换了一下想法,而后由佟佳贵妃开口,问阎贝:

    “你既然也是从二十一世纪过来的人,那你应该清楚清朝这段历史吧?”

    “就算是不知道,应该也有听人说过,你说说看你现在有什么看法没有。”

    听见这话,阎贝立马来了精神,说了半天,终于说到她感兴趣的点子上了。

    先起身到惠妃身后的桌子上倒了一杯水,一口饮尽,这才抱臂说道:“我觉得咱们现在很有必要就未来谁当皇帝这个话题,认真谈论一下。”

    “嗯,有道理。”皇后颔首:“那你们先说说看你们的看法。”

    沉迷计算的陈贵人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我没儿子,你们自己讨论”后,继续埋头苦算,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阎贝四人面面相觑,齐齐点了点头,陈贵人说得有道理,她们三自行讨论即可。

    佟佳贵妃当先抬手表示:“我对这段历史不熟,我只知道按照历史轨迹,我家老四会是皇帝,但是现在太子还......”

    “等等!”贵妃话未说完,便被突然拉下脸的阎贝打断。

    “你刚刚说什么?”她皱眉问道,目中冷芒乍泄。

    “我说我对这段历史不熟。”佟佳贵妃回道。

    “不对!”阎贝怒目:“后面一句!”

    “......现在太子还在?”

    “不!前面一句!”黑眸中已经迸射出凶光。

    佟佳贵妃不由得皱了眉头,耐着性子皱眉回道:“我家老四会是皇......”

    “谁特么是你家的老四啦!”阎贝不等佟佳贵妃说完,直接霸道的宣布道:“那是我家的!”

    皇后、惠妃:(⊙﹏⊙b)原来新来的德妃这么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