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683 一山更比一山高

0683 一山更比一山高

    其实,李氏本来只是魔法大陆上一名普普通通的光明教徒,同时也是一名光系魔法师。

    偶然的一次冥想中,她的灵魂突然被召唤到现在这个世界,让她与真正的李氏结下不解之缘。

    原来,原主是她的虔诚的信徒,她把自己的灵魂卖给光明神,只求能够有人帮助她脱离苦海。

    说白了,就是她不想活了,但是又舍不得凡世间的那些牵绊,所以天天求神,想要找个人给她解脱。

    而可爱善良的光明教徒就是这样被阴差阳错的召唤过来的,直到原主消失不见,李氏都是懵逼的。

    不过她是个善良的人,在读取原主的记忆了解到她的痛苦之后,她选择了原谅她!

    再加上自己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家,李氏就这样在雍正身边安定了下来,代替原主做好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好女人。

    历史上弘晖将死那次,便是李氏耗费自己所有魔力把他从死亡之神手上拉了回来。

    所以才有了现在阎贝看到的这个魔力不高、疑似法师的李氏。

    这些事情阎贝一个后来者自然不知道。

    年氏也不知道。

    李氏自己有自己的小秘密,她谁也不告诉,谨慎的代替李氏生活着,却仍旧保持一颗向善之心。

    如果阎贝知道她的来历和她的所做所为,一定会忍不住赞叹她:这才是真正的圣母!

    于是乎,在年氏和阎贝两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第三人悄悄抵达战场,试图挽救。

    接下来的两天,阎贝能够很明显的感受到年氏对自己的种种陷害成功率大大降低。

    比如某次她突然心血来潮带着儿媳们去御花园里看花时,本该直直朝她头上滚落下来的假山碎石,在她本人还没有来得及出手的情况下,就诡异的从她眼前擦了过去。

    然后,李氏吓得脸色发白。

    这时候的阎贝并不知道她是因为消耗掉所有魔力才变成这样的。

    之后诡异的事件层出不穷,在发现李氏这个小可怜被一次次的莫名袭击惊到身体越发虚弱后,阎贝良心发现,决定把年氏这个麻烦精送出宫去!

    只是刚把这些女人送出宫,阎贝开始为自家儿子的性命感到深深担忧。

    特别是老四,有年氏这个迟早要把他弄死的女人在他身边,作为一个母亲,阎贝决定要做一个棒打鸳鸯的恶人。

    于是乎,近日宫人们发现,德妃娘娘去慈宁宫去得特别勤,每每有宫人从慈宁宫门前经过,总会遇到德妃娘娘。

    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见到德妃,她不是正在去慈宁宫的路上就是正要往慈宁宫里走去。

    而且这一去一般就是一整天。

    后来又有宫人发现,如果是雍亲王进宫的时候,德妃必定会站在慈宁宫门口,大约站半个时辰左右,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等什么人。

    不,应该用堵字形容更好。

    佟佳贵妃这几天被阎贝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烦得不行,起先她还会邀陈贵人或者惠妃一起过来,讨论一下老四家里那几个奇奇怪怪的女人,或者是找些其他理由。

    但到后来,没有理由她也会每天准时过来打卡,佟佳贵人不得不怀疑她是另有所图。

    于是,当宫人来报,雍亲王过来请安的那一刻,佟佳贵妃总算是明白了些什么。

    果不然,坐在她对面这个老女人一听见宫人的话,立马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那急切的模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善心大发,她竟然有点可怜这个女人。

    原来她这些日子跑得这么勤快,都是为了等胤禛。

    也是,平时有空老四就会到慈宁宫给皇额娘请安,请完安就出宫了,根本不会到永和宫去。

    阎贝感觉到佟佳氏同情的目光,并不觉得自己可怜,她只是在做她应该做的事情罢了。

    门帘被宫女掀开,胤禛脚步轻快的从外面走了进来,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自己生母,轻快的脚步顿时一顿。

    不过他眼中的诧异只是一晃而过便被淡定替代,冲屋内两个女人浅浅笑了笑,依次给两人行礼。

    阎贝只是温和的笑着,并没有要打断他和佟佳贵妃亲近的意思。

    “贵妃娘娘,你们先聊,我先走一步。”阎贝微微一笑,在胤禛疑惑的表情下,领着宫女们出了慈宁宫,在宫门口等着!

    不过雍正并不知道,他还以为她是真的离开了,与佟佳贵妃聊了好一会儿家常这才出来。

    因为根本没想过阎贝会做出堵门那种无赖的事情,所以当她突然堵到面前来时,胤禛还以为是有刺客,扬起拳头下意识就照着眼前这道人影打了过去。

    “是我!”阎贝赶忙出声喝道。

    胤禛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太阳穴猛的一跳,慌忙手势,这才没有一拳头打到他亲娘脸上。

    急忙往后退了两步,便对上了阎贝那张隐含这怒意的老脸。

    “德母妃?您不是走了吗?”胤禛惊讶问道。

    阎贝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双手不停捏紧又松开,最后叹了一口气,不想再计较他刚刚那一拳头。

    “你过来。”她走到宫墙下,招手喊道:“我有点事情要告诉你。”

    胤禛狐疑的跟着她来到墙角下,问道:“何事?”

    问着,又觉得自己俩人挨得太近,这种感觉令他感到不适,没忍住往后退了一些。

    阎贝把他这些警惕的小动作看在眼里,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你躲什么躲?我是你母亲,还能害了你不成!”

    “不是,德母妃您别误会,儿臣不是这个意思。”胤禛赶忙解释,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与阎贝保持安全距离。

    “嘶~”阎贝无奈的砸吧砸吧嘴,盯着胤禛看了半晌,只把他看得浑身汗毛竖起,心中警铃大作,这才开口低声说:

    “我觉得那个年氏有问题,你务必要多注意一些。”

    “......”

    凉风吹过,胤禛诧异问道:“德母妃就是要和儿臣说这个?”

    阎贝颔首:“嗯。”

    胤禛微怔,他还以为她有很多话要说,没想到就这么一句,害他刚刚还特意等了许久,生怕打断了她的话。

    没想到居然就这一句!

    “只是这样一句话,就值得德母妃这般大费周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