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722 有料
    一只手出现在眼前,纤长白皙,指甲修剪得非常整齐,指甲是淡粉色的,很漂亮很有光泽,一看就知道是这只手的主人一定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

    可惜,这个推测放在阎贝身上明显不合适,这样一只看起来娇滴滴的手,它释放出来的力量简直强大到令人震惊!

    突然被人抓住手臂从地上提起的那一瞬间,萧筱是懵的,右手上那把没用的手枪直接震落,“哐当”一声落到水泥地板上,声音清脆。

    阎贝勾唇一笑,没管自己手上这人如何震惊,直接打横把她抱了起来,脚尖往地上手枪上一踩,手枪瞬间飞起,精准落入萧筱怀中。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丝毫不拖泥带水,完美的向世人展现出女性特有的力量魅力。

    看着眼前这张精致面孔散发出来的女性光辉,萧筱只楞了两秒钟,就很自然的把手勾到她脖子上,好奇问道:“你是什么人?”

    “一个普通人。”

    阎贝抱着她上楼,手里这个一百多斤的女人仿佛根本没有重量似的,步履轻快。

    怀里的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衣,之前藏在角落里,灯光暗淡使得人从视觉上会有一种“她很瘦弱”的错觉。

    可实际上却完全相反,当她把这个女人抱在手里时,这才看清,这个女人是身材简直就是所有女人梦想中的那个自己。

    大胸、细腰、长腿、头发黑直长,五官说不上多么精致,却很有特点。

    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哪怕只是随意一瞥,里头便有万种风情。红唇丰满,舌尖轻轻一舔嘴唇,啧啧啧,简直就是个行走的荷尔蒙释放机器。

    并且,最最可怕的是,这种撩人对象不仅仅只是对男人,对女人同样有效。

    阎贝都不知道自己是出于嫉妒还是出于羡慕,没忍住把放在某人腋下的手往前挪了挪,触感柔软而有弹性,酥得她小心肝都颤了一下。

    “没想到你还挺有料!”阎贝压低声音,咬牙切齿的在女人耳边如此叹道。

    萧筱听见这话,直接把落到自己半边胸上的手抓住,抬起来,直接盖到了自己的左胸上,眼波流传,一本正经的问道:

    “你很羡慕?”

    “流氓啊你!”

    阎贝吓得直接甩手,力道跟着松懈,然后.....萧筱的娇躯便落入大地冰冷的怀抱中。

    这猝不及防的坠落,只看得萧筱目瞪口呆,屁股着地的感觉实在是不怎么美好,疼得她忍不住“嘶嘶~”不停吸凉气。

    阎贝见她这般,莫名理亏,“咳咳”低咳两声掩饰尴尬,再一次把手伸了出来。

    这一次萧筱也不敢再逗眼前这个暴躁的女人,乖乖没再说话,顺着那只伸来的手再一次爬上了阎贝的身。

    若说之前阎贝还对怀里这个女人有一丝丝羡慕嫉妒恨,那么现在,这一丝丝羡慕嫉妒全部变成了无感。

    抱个死人似的把人抱到家门口,自己还没说什么,怀里的萧筱倒是突然眉头一皱,警惕问道:

    “你家里还有其他人?”

    阎贝无语的白了她一眼,“我有说我家就我一个人吗?”

    萧筱愕然,好像是没有。

    气氛正诡异时,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姝儿的小脸出现在二人眼前。

    当瞧见这张小脸之时,阎贝能够感觉得到,怀里的女人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显然,她认出了姝儿。

    不过姝儿却没有任何异常反应,只是很正常的惊讶表情,疑惑问道:“妈妈,她是谁?”

    她这反应,让阎贝无法分辨她是不是也认识萧筱。

    “你叫什么?”假装不知的看向怀里的女人。

    萧筱很警惕的先扫了姝儿一眼,这才冷冷答道:“我叫萧筱。”

    “......你们呢?”略微停了一会后,她又看着姝儿如此问道。

    阎贝没答,姝儿见妈妈不吭声自然也不出声,只是把门让开,好让两个大人进门。

    屋门关上,阎贝抱着萧筱往次卧走,姝儿便亦步亦趋的跟在两人身后,眼神至始至终都盯着阎贝怀里的萧筱,面上没有任何表情。

    阎贝看不出来她到底在想什么,只知道萧筱在警惕着自家女儿时,女儿也正在提防着她。

    “妈妈,这个人会给我们带来麻烦。”

    在阎贝去卫生间给萧筱弄热水时,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姝儿很认真的把自己的感觉说了出来。

    阎贝抬起来去拿手帕的手顿时一顿,缓缓落下垂在身侧,转头看向身后这个还不到自己大腿高的小女孩,冲她露出一抹安抚的笑。

    “姝儿不用担心,妈妈心里有数的。”

    “姝儿乖~”弯腰摸摸小丫头蓬松的红发,笑问道:“帮妈妈把客厅里的剪刀拿到房间里来好吗?”

    姝儿深深看了眼前人一眼,这才勉强点点头,乖巧转身去客厅取剪刀。

    母女俩拿着热水绷带以及剪刀等物回到房间,靠在床上本来闭着眼睛休息的萧筱立马睁开了眼,深棕色的眼里除了警惕,还有迷惑。

    似乎是想不通眼前这对母女为什么会在一起似的。

    不过她很聪明的什么也没问,只是默默接受了阎贝即将要对自己做的一切。

    黑色紧身衣被剪刀快速剪成了碎片,内里性感的躯体暴露在空气中,在灯光的映衬下,一片雪白中,那一道道红痕非常刺目。

    没有什么致命伤,但是这些用锋利锐气划出来的伤口上都沾染了某种神秘粉末,导致萧筱现在虚弱的状态。

    寰宇公司还不想要她死,他们只是想把这个不听话的机器抓回去,回炉重造。

    阎贝用干净的棉布蘸了热水把伤口旁边的粉末全部擦掉,又用酒精一遍遍清洗伤口,直到伤口发白,一点粉末都不剩下,这才滴上兑了水的灵露,把伤口包扎起来。

    这期间,也不知道是不是药效发作还是自暴自弃了,萧筱居然睡了过去。

    不过她睡得并不安稳,眉头一直皱着,一有点小声响就能把她惊一大跳。

    姝儿默默在一旁给妈妈打下手,什么也没说。

    但阎贝清楚的知道,一旦萧筱表现出任何对自己现在平静生活有影响的举动,姝儿都会毫不犹豫的让她消失。

    就好像当初她在安乐室里处理掉那几个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