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725 兄妹俩
    白南亭同意,头脑发晕的回房,又差点让弹性十足的席梦思给吓一大跳,好不容易折腾完,让阎贝打个地铺安排他睡下,已经是半夜了。

    不过,就在即将闭上眼睛之时,眼睛又“刷”的睁开,看着门口即将离开的阎贝,问道:

    “娘,那个穿得花里胡哨的女娃儿是谁?”

    “花里胡哨......的女娃儿?”阎贝皱眉反问。

    也不知道怎么的,白南亭突然感受到一股无形的杀气,在求生欲的驱使下,他谄笑着解释道:

    “就是刚刚屋里那个小女孩......她是谁?”

    “那就是你妹啊!”阎贝好笑的说道,见儿子一脸懵,摆了摆手,“你先别想那么多,等明天早上起来咱们再说吧啊,乖,晚安~”

    言罢,挥挥手,关上房门,走了。

    白南亭:“......”他现在更睡不着了!

    可惜没人管他,阎贝回到客厅后,给姝儿和长生两个互相做了介绍,并嘱咐她们要互相关爱后,领着女儿回房休息,留给长生足够的空间让他做好心理准备。

    这一晚,一直未曾被填满的三间房都住上了人。

    只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睡得安稳。

    半梦半醒之间,白南亭突然听见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打断了他的美梦。

    “哥哥......哥哥......”

    谁?

    是谁在叫哥哥?

    他没有妹妹啊,是谁家的孩子?

    白南亭模模糊糊睁开眼,就见到了一张完美得毫无缺陷的精致面庞,大大的眼,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软软的唇,还有光溜溜的脑袋。

    嘶~,这张脸略有些眼熟啊。

    “哥哥,你终于醒来啦,姝儿叫了你好久呢!”光头丫头跪坐在他身旁,眯着眼睛笑道。

    白南亭一怔,紧接着大脑记忆迅速恢复,想起来自己已经离开了原来那个世界,“腾”的从地上坐起,眼前果然是陌生的环境。

    姝儿眨巴着大眼,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留着长发的大哥哥,小手不安分的朝他额前垂下的黑发上摸去,想要试一试看是不是真发。

    白南亭刚刚清醒过来,还处在懵懵的状态中,眼睁睁看着一只小肉手朝自己额前伸来,居然也没有要反抗的意思。

    长长情丝被小肉手抓了一下,轻轻的,并不觉得疼。

    “你在干嘛?”白南亭皱眉问道。

    姝儿松开手里的长发,甜甜一笑,用惊奇的语气说:“哥哥的头发是真的哎!”

    姝儿都没有这么长的头发呢。

    白南亭听见这话,楞了一下,而后起身一边观察自己的卧房一边问跟在身旁的小不点,“娘和长生哥呢?”

    姝儿自己爬上床去,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高一些,笑着答道:“妈妈和长生哥哥一大早就去银行存钱去了,说是下午才会回来。”

    “所以!哥哥要照顾姝儿一上午哟~”小丫头笑着又补充道:“这是妈妈说的。”

    白南亭皱眉,下意识的反应就是不相信,转身就要出去客厅里看看,却没想到,走到门后时,被迫被关闭的房门堵住了去路。

    这门.....是靠推的吗?

    这般想着,白南亭试着把手放到门后轻轻推了推,没推动,再加点力气,还是没推动。

    “哥哥,这里有把手的。”姝儿指着门把手好心提醒道:“把把手往下扳,就可以打开房门了。”

    说完,怕哥哥不懂,努力踮起脚尖伸手去够门把手,想要为哥哥做个示范。

    不过人太矮,踮着脚手也只是刚刚握住把手,根本不好使力。

    妈妈可是特意交代过的,如无意外,不能使用超能力。

    所以,可怜的姝儿就这样把自己挂到了门把手上,尴尬的冲白南亭笑了。

    “呵~,我来吧。”白南亭好笑的把眼前这一小只从门把手上放下来,自己开门。

    门打开,果然如姝儿所说,家里只有他和姝儿两人。

    太阳已经升起来,高高的挂在空中,透过玻璃窗户,白南亭根据太阳的位置计算了一下现在的时辰。

    巳时,早饭时间都过了,再有一个时辰就要到正午,最多两个时辰,娘和长生哥就会回来了吧?

    正想着,衣角感觉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白南亭低头看去,就见到一只小手正在拉扯自己的衣角,企图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你......是叫姝儿吧?”如果刚刚他没有听错的话。

    “嗯嗯!”姝儿连连点头,见把人注意力吸引过来,有些委屈的说道:

    “每天我都要下楼去玩的,因为刚刚要叫哥哥起床,已经耽搁了很长时间了。”

    “嗯,所以呢?”白南亭挑眉,“你想现在就下楼去玩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等我梳洗干净就陪你下去,可以吗?”

    怎么说都是自家娘亲的闺女儿,也就是自己名义上的妹妹,加上她长得又这么可爱,他不排斥带这个妹妹出门玩。

    但是,让白南亭没想到的是,小丫头居然摇头,她居然摇头!

    “不可以!”

    “姝儿还没有打扮好呢!不可以就这样出门!”

    大声反对完,又可怜兮兮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小哥哥,委屈巴巴的说道:

    “妈妈在的时候,姝儿都是打扮得漂漂亮亮才出门的......”

    说着,突然开始想妈妈,小脸瞬间就瘪了下来,小可怜样儿,看得白南亭罪恶感爆棚。

    明明他什么也没做,可是就是感觉把自家妹妹给欺负了!

    “咳咳,我说你......你可别哭啊,我最不喜欢有人在我面前哭了,你要是敢哭出来我就......我就......”

    连续说了两个我就,也没想出来能用什么办法惩罚眼前这个小可爱,最后暴躁的挠了挠一头长发,无奈说道:

    “算了,咱们一起洗漱吧。”

    虽然他并不知道如何捯饬一颗光头,但他好像记得昨天晚上这个便宜妹妹是有头发的来着。

    “好!”姝儿点点头,看着白南亭那一头长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小期待。

    白南亭牵着小丫头往卫生间走去,在小丫头鄙视的目光下把所有东西全部学会后,拿起梳子,又掏出一根玉簪,手法熟料的自己给自己束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