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777 拜师学艺
    说是等时机,其实只要母子俩愿意,随时都可以走。

    只是,阎贝还没想好,连生也没想好,他们都还有点犹豫,那就只能“等时机”了。

    连生的扭转值停在40已经很久了,原先阎贝以为把他带出宫来,这扭转值就会有改变,却没想到,系统提示音压根就没响过。

    这让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过未来的事情谁知道呢?去担心这些还不如先关心关心儿子的志向。

    过不了两日林宪便要回来,想着到时候自己的日子恐怕再没有现在这么自由,阎贝趁现在还能多浪两天,可劲的浪。

    林宪对她倒是大方,只要是衣食方面的事情,她只管吩咐刘管家,他就会帮他办好。

    就算是她要帮连生置办衣裳,他也一句废话都没有,麻利找裁缝过来量体制衣。

    连生这几日也没闲着,每天吃完饭就在想自己到底想做什么。

    这期间,曾冒出无数中想法,可都被现实一一击败,最后思来想去,终于定下一个短期目标。

    之前答应过阎贝,只要自己一想清楚,就去找她。

    于是乎,在想出答案的那一刻,连生立马就来到阎贝面前,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干娘,我想习武。”

    “习武?”阎贝大感惊讶,她没想到他居然对武功有兴趣。

    不过......

    “习武很苦,你可别看它表面光鲜,可实际上习武很苦的,你确定你能够坚持下去?”她皱眉问道。

    连生颔首:“我知道习武不简单,但是我还是想学!”

    自从那日看到暗卫“咻咻”几下就消失在夜幕中时,他就一直很羡慕他,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飞檐走壁,就像那个暗卫一样。

    阎贝看出他目中的渴望,微微一笑,拍拍少年的肩膀,笑道:

    “那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以你现在这个年纪,起步比本就比常人晚,筋骨已经成型,必须要比别人更加努力才行。”

    连生听见她这话,眼睛顿时一亮,慌忙点头保证道:“干娘,我不怕苦,我会很努力的!”

    保证完,又期待的问道:“您会给我找练武师父吗?”

    阎贝摇头。

    连生面上的期待顿时变成失落,也是,习武师父哪里是那么好找的?

    况且他和干娘现在还依仗干爹而活,要是干爹不同意,他肯定是不能习武的。

    想到这些残酷的现实问题,连生就觉得难过。

    但就在他以为干娘也没办法时,她却突然笑着戏谑说道:“根本不用找练武师父,顶尖高手就在眼前,你还要去找谁?”

    “啊?”连生茫然的看看周围,他没见到有顶尖高手啊?

    阎贝见他这样子,就觉得好笑,正准备得瑟的告诉儿子,“你干娘我就是最好的练武师父”时,林宪的阴沉的嗓音突然插了进来,打断了她的话。

    “你倒是有些眼光!”

    林宪从门外走了进来,冷笑着扫了眼惊讶的母子俩,缓步走到院里石桌前坐下,不紧不慢的给自己倒了杯茶,轻轻吹了吹,这才幽幽道:

    “你想让我当你儿子的习武师父,是不是应该先问问我的意见?”

    听见这话,母子俩面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连生是不敢置信,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林宪居然会武功。

    而阎贝则是一脸的尴尬,她说的顶尖高手是她自己好吧!他来凑什么热闹?

    不过听他那口气,若是让他给连生当师父,似乎也不是不可能啊。

    想到这里,阎贝决定让这个美好的误会继续误会下去。

    如果不用暴露自己的实力,那也是极好的。

    这般想着,阎贝立马改了口风,谄媚的抬手指向林宪,对连生说道:

    “那顶尖高手就是你干爹,儿子,你若是想习武,那习武师父非你干爹莫属!”

    她说着话也不光是奉承,而是事实。

    两人身份是一样的,或许林宪的功法比她自己教给他的还要合适。

    林宪听着她的奉承,没有任何表示,继续淡定喝茶。

    突然,一句娇滴滴的“夫君~”出现在耳中,惊得喉头一哽,一口茶水愣是给喷了出来。

    “噗!”

    茶水飞得到处都是,早就提防着这一手的阎贝已经提前带着儿子躲到一旁,并没有被波及。

    林宪“嘭!”的摔下茶杯,腾的站起身,阴沉着一张脸冷冷盯着她,喝道:

    “你想呛死我吗!”

    “没有,我哪儿舍得呀。”阎贝扬起小脸,无耻笑道:“你就教教连生吧,他是个可怜的孩子,都叫你爹了,那就是一家人了对吧?”

    眨巴眨巴大眼,继续说:“以后他会把你当亲爹一样孝顺的,给你披麻戴孝,养老送终......”

    “你可真是盼着我死啊!”林宪抬手打断她这些不中听的话,转而看向连生。

    这小子也是机智,立马扑通跪下,猛磕三个响头,张口便喊:“师父!”

    林宪:“......”

    这对母子是亲生的吧?

    是吧?

    是吧!

    硬生生把梗在喉咙里那口气咽下,突然学会“察言观色”技能的阎贝立马端了被茶送上。

    “夫君你喝茶,教训弟子的话咱们一会儿再慢慢说。”

    林宪扫了她一眼,那张笑脸上堆满了谄媚,可他偏偏觉得不讨厌,反倒有些受用。

    掸掸衣袍,重新坐下,一脸不悦的接过她递来的茶,慢慢喝了两口,觉得心里舒服了,这才端着茶杯,一边拨弄茶水,一边有模有样的对连生说:

    “从明日起,寅时起床,先围着花园跑一个时辰,之后在后院演武场里站一个时辰木桩,用过早饭后,继续扎马步......”

    吧啦吧啦说了一堆,最后总结:“先打一个月基础,看你是不是那块料,以后你的食谱单独列出,我会让厨房专门给你备着。”

    说完,放下茶杯,摆摆手,示意连生可以滚了。

    连生激动点头,感激的看了干娘一眼,这才小跑着离开,那雀跃的心情连阎贝都被感染,脸上的笑容立马变得无比期待。

    目送连生离开,她侧头看了看身旁的人,先前压制下去的心动再一次涌上来,但她不再克制,而是看着他,默默在心里说:

    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