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928 直女专治傲娇

0928 直女专治傲娇

    “害怕?”听见这个词,走在前边的人终于停了下来,转过身来,挑眉戏谑问道:

    “三皇子还会害怕?”

    已经被吓得要死的阎璃见她终于停下,生怕把她惹怒,赶忙小声喊道:“你等我一下!”

    “行啊!”

    女子答应得太过爽快,阎璃都觉得不敢相信。

    不过,还没等他开心一下,她紧跟着又抱臂说道:“三皇子只要道个歉,末将便候着您。”

    “你!你这是趁火打劫!”阎璃指着她的控诉道。

    这控诉,停在卫谋耳中不但没有丝毫威胁,反倒有股子撒娇的味道。

    先前还冷冰冰的目光顿时柔和了两分。

    阎璃见她那笃定的样子,生怕她转身就走,憋了半晌,蚊子叫似的快速说道:“对不起!”

    “这就对了!”

    卫谋见好就收,看着某男羞恼气愤的模样,只觉得可爱极了,大跨步上前,蹲在他面前,大手往后一搂,就将他整个人背了起来。

    轻松得仿佛这百多斤根本不存在似的。

    “殿下,这下可不能再咬末将的脖子,可记住了?”女人的反问听起来一点都没有警告的意思,带着笑,还有几乎快要溢出来的宠溺。

    双脚突然离地,阎璃还有点发蒙呢,耳边突然传来如此宠溺的询问,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居然鬼使神差的轻轻点头“嗯”了一声。

    应完,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人家背上,俊脸刷的便红了起来,一直红到耳尖,就像是一只煮沸的虾子。

    幸好无人能够看见,不然他只怕要早个地洞钻进去藏起来。

    卫谋步伐极稳,走着走着,背上的人便靠了过来,然后没了声儿。

    知道他是睡过去了,卫谋这个从不知的怜香惜玉是什么东西的女人居然还知道放缓速度,免得背上的人被风吹到。

    如此一来,原本可以天亮之前赶到边城,现在天光大亮,二人却还在绿洲上洗漱。

    阎璃能够跟着姐姐一块到军营里开,本就不是什么娇气的人,见绿洲上有水,便独自过去打水洗漱。

    一边洗一边扭头瞅瞅卫谋那边的动静。

    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哪儿打来的鬣狗,此刻正在湖的另一边清理,处理好之后,便架在火上烤,撒上一把细盐,老远都能够闻到烤肉的香气。

    阎璃没忍住咽了口口水,洗漱的动作加快,三两下收拾好个人卫生,立马就朝卫谋那边奔了过去。

    “你在做什么?”他明知故问般的蹲在火堆前皱眉问道。

    卫谋没答,只是取出匕首割了块相对绵软的肉块递给他,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尝尝。

    阎璃狐疑的看了她一眼,这才拿起肉块往嘴里送,一口咬下去,肉质比想象中的还要柴一些,不过倒是蛮有嚼劲,在眼下这个环境里,也算是最好的食物了。

    阎璃津津有味的吃着,不时喝一喝卫谋递过来的热水,早饭就这样胡乱解决了。

    吃完东西,二人继续启程。

    阎璃不会武功,体力也差,加上白日里的戈壁又干又热,还没走多远,他就把卫谋叫到面前来,命令她背着自己。

    那理直气壮的语气,只听得卫谋眉头都皱了起来,不过见他那疲倦的样子,心知这位娇贵的皇子怕是走不到边城,只能蹲下身来,继续背着他走。

    与夜晚的安静不同,白天这一段路程,卫谋只觉得走得无比煎熬,身前是一望无际的戈壁,身后是某人聒噪的碎碎念,头顶还有一轮烈日,差点没把这个女人给委屈哭。

    不过好在没等她哭出来,她们就已经回到边城。

    就像是知道她们就在这个时刻回城似的,卫谋刚扶着被太阳晒得迷迷糊糊的阎璃走入城门,抬眼就见到了站在城下的阎贝。

    她面带微笑,负手立在哪儿,只一个笑,就让人觉得心中无比安定。

    在路上阎璃就从卫谋口中知道母皇已经抵达边城,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可即便如此,亲眼见到她出现在面前时,他还是没能忍住,激动的朝她扑了过去。

    “母皇!!!”

    迎面飞来的少年直接张开双手,重重抱住了她,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似的,所有的委屈所有的苦楚再也隐瞒不住,哗啦啦顺着泪水流了出来。

    阎贝僵硬的张着手,听着怀中少年这委屈的啜泣声,只觉得浑身一麻,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妈呀,猛然看见男孩子哭倒在自己怀里,这种感觉还真是有点......毛骨悚然!

    “好孩子,别哭了。”尴尬半晌,阎贝总算是逼着自己接受了这种男女颠倒的设定,轻轻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安慰道:

    “这不是回来了吗?还有什么好哭的?”

    “堂堂皇子如此慌张,这不是叫外人看笑话吗?”

    听见这话,站在一旁的采桑顿时瞪大了眼,只觉得陛下变了。

    说好的最疼三皇子,对三皇子百依百顺,现下这种带着嫌弃的话到底是什么鬼!

    不止是采桑大感惊讶,就是阎璃本人也觉得母皇这突如其来的嫌弃让他难以接受。

    “母皇......”少年委屈巴巴的从她怀中退出,不敢置信的问道:“您不疼璃儿了吗?”

    阎贝满头问号,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个男孩子还要她来疼什么?

    没有得到回答的阎璃只当母亲是默认了,难以接受事实的他顿时便红了眼眶,弱弱控诉道:

    “母皇以前还说璃儿是您最最疼爱的儿子,现在儿子不过离开您身边半年,您就移情别恋了!”

    “嗯?”阎贝一头雾水,“朕何时移情别恋?”

    “母皇!”阎璃气得跺脚,“您从不在璃儿面前自称朕的!”

    果然是变了吗?

    母皇再也不疼他了吗?

    在一旁看了半天的卫谋只觉得这个三皇子闹得莫名其妙,同情的看了眼自家陛下,走上前来,先给阎贝行了礼,这才转身看着阎璃,解释道:

    “三皇子,陛下在太女面前也是这般自称,末将觉得这很正常,并无不对。”

    “连你也欺负我!”阎璃现在正在气头上,一看卫谋瞎说了大实话,狠狠剜了她一眼,“哼”的一声扭头跑了。

    阎贝只觉得有冷风从面前吹过,然后她特地前来迎接的三儿子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