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985 拦最贵的车,看最帅的老男人

0985 拦最贵的车,看最帅的老男人

    果然,事实证明她的第六感的正确的。

    这个阎小贝,她她她,她居然挥起被子,把护士全部捆了起来,那手法,那速度,就像是天生就会似的。

    于是乎,刘春花以及其他病友,就这般目瞪口呆的看着阎贝回身冲他们挥了挥手,然后就跑掉了。

    脚上穿的虽然的拖鞋,却并没有影响她丝毫速度,飞也似的,众人只看见一道残影从身前飞过,待定睛一看时,好家伙,有人要跳楼!

    “不好啦不好啦!”

    “有病人要跳楼啦!”

    有小护士大声惊呼道。

    护工们一听,下意识动了一下,而后突然想起来窗户上全部打了防盗窗,淡定的挥手说道:

    “没事儿,窗户打了防盗窗,跳不下去的。”

    说完,便不紧不慢的准备朝有动静的窗户边走去,却没想到,脚刚一抬,就听见“咔嚓”一声金属脆响,好像是什么东西被人掰断了似的。

    所有人都诡异的顿了一下,而后就像是被人按了快进键似的,所有医护人员全部飞也似的朝发出响动的窗户跑去。

    可是,万万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窗户上的防盗窗已经被人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扭断,出现一个可容一人进出的豁口。

    “不好,赶紧通知大门那边让他们注意!”

    “天呐!是那个阎小贝!你们快看,她冲大门方向跑去了!”

    听见这声惊呼,楼里顿时便乱了,紧急电梯通道被开启,四楼一半的护工都追了下去。

    不但如此,大门方向也有两名保安正在围过来,但凡只要病人动作慢一点,就会被抓到。

    并且,按照以往的经验,病人服了各种药,速度不可能有多快,保安很轻易就能够把人堵住。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阎贝早就没有服药,身体倍棒儿!

    手里的床单刚刚用于跳楼只剩下一半,眼睑一大群人朝自己围过来,阎贝直接抛去了装有电网的围墙,一头朝那两名保安处冲了过去。

    一双拖鞋,愣是被她穿出了运动鞋的感觉,手里挥舞着剩下的半截床单,猛的一甩,就把两名挡路保安给团成一个球。

    再用力往后一甩,白色“大球”滚进护工堆里,顿时击倒一大片。

    大门近在咫尺,是类似监狱大门的那种款式,就是简单的两块金属厚板子,没有一点着力点。

    阎贝之前就在思考自己该如何从这道门里跑出去,心中早就拟定了好几个方案。

    此刻见到这门,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激动得浑身一抖,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拉开裤腰带,从里面抽出一更细长的绳子。

    绳子一头挂了一颗钉子,一头是乱糟糟的断口,某女护工见此,立马惊呼道:

    “那是浴室里挂帘子的绳子,我说好端端的帘子怎么掉了一块儿,没想到绳子被她偷了!”

    说着,她又极为不解的说:“不对啊!出浴室的时候我特意搜过她的身,明明什么都没搜到,她到底怎么藏的绳子?”

    怎么藏的?

    当然是放进空间里藏起来咯!

    要不是怕拿出麻绳不好解释,阎贝表示自己都懒得费这个心思去藏一根帘绳。

    回头冲那女护工灿烂一笑,阎贝便把有钉子的那一端往上抛。

    她力道极大,巧劲也用的妙,那钉子精准的从狭窄的门顶上掉了出去,手上用力一拉,钉子便扣在了门上方的金属凸起上。

    那么小一根绳子,理论上来讲,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了她这么大一个人。

    阎贝也没指望这小小一根绳子能够承受住自己的体重,她只是要借个力罢了,不然这三米多高的大门,她很难凭空翻过去。

    于是乎,就在众人以为她是痴人说梦之时,她整个人腾空而起,在空中用力拉了一下绳子,借了一个力后,又往上跃了一段不短的距离,然后成功落到了水泥打成的门框上。

    再一蹦,就下去了,下去了,去了,了......

    完了!

    病人真的跑出去了!

    “报警!快报警!追啊追啊,别愣着!”

    乱糟糟的呼喊声从身后传来,阎贝看着眼前这条宽阔的柏油马路,耸耸肩,大跨步往前走。

    身后有密集的脚步声在靠近,阎贝却淡定得要命,看准一辆正在驶来的黑色商务车,毫不犹豫的就站在了马路中间,并张开了手。

    只听得“滋滋滋”一阵刺耳的急刹声响起,而后便是气急败坏的喝骂。

    “找死啊你!”

    阎贝只是笑,而后在司机震惊的目光下,一把拉开车门,座进了副驾驶座。

    “嘭!”的一声,车门紧紧被关上,她上车来了。

    “年轻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快走吧,不然他们就要追上来了!”阎贝脸不红心不跳的“哀求”道。

    看似哀求,实则威胁。

    可司机却并不是车主,他扭头往后看,阎贝这才突然发现后背有点凉,扭头一看,哇塞!好有型的大叔!

    年纪四十上下,穿着黑底细白竖纹的西服,头发全部往后梳,用发胶定住,一丝杂乱的都没有。

    国字脸,薄唇高鼻,刀眉吊眼,正面观看呈反八字形,目光锐利,冷淡、严厉。

    看到这双眼睛,阎贝就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这种眼神......看起来可不像是什么正派人士。

    “小朵,你说我现在要不要下车?”阎贝弱弱的在心里问道。

    可还没等小朵回答,汽车就重新启动,飞快的驶了出去,将精神病院里追出来的医生护工们远远甩在背后。

    车内陷入诡异的寂静当中,阎贝还是保持刚刚扭身的动作看着后座上的大叔,而对方也正用那双严厉犀利的眼睛打量她。

    空气仿佛都凝固了起来,好半晌,还是阎贝当先觉得不好意思,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谢谢......”

    语气显得底气不足,不过对方居然回了她一个颔首。

    阎贝又尬笑了一次,这才谄谄收回目光,好好在副驾驶座上坐着。

    眼看着进入市区,加上后座上那人给她的感觉太过危险,阎贝立马提出要下车。

    年轻司机又回头看了看那位大叔的表情,这才将车子停在一旁。

    等她一下去,车子便扬长而去,快速消失在她视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