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999 来,摸一下
    淡定的把诊断书折好放回原来的位置,阎贝这才起身来开门。

    “大嫂,你还没休息啊?”阎贝装出惊讶的样子,疑惑问道。

    薛晴点点头,笑着把手里的盒子递了过来,“我看你似乎没带衣服过来,这里面有一套睡衣和一条裙子,都是全新的,我还没来得及穿,就给你拿过来了,你别介意呀。”

    “这么会呢,我这正愁没睡衣可换,大嫂你就送过来了,我开心还来不及,哪里会嫌弃!”阎贝笑着把盒子接了过来,眼中全是欢喜。

    薛晴见此,提着的心也就放下了,偏头往屋内看了一眼,没见到陆正焉,疑惑问道:

    “老五去哪儿了?”

    “哦,他呀,他洗澡呢大嫂。”阎贝一脸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薛晴见她这表情,也不好再久留,交代了几句不要客气之类的话后,便走了。

    阎贝抱着盒子关门进屋,一回头,卫生间大门就被打开了,陆正焉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穿着浴袍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斜眼扫了下她手里的盒子,问道:“大嫂过来了?”

    虽是疑问,可语气却是肯定的。

    卫生间大门又不隔音,屋里的声音他必然是听见了的。

    阎贝点头,把盒子放下,起身走到床边把他的睡衣拿了起来,“换上吗?”

    陆正焉点头,看了眼她手里那套黑色男士睡衣,眉头微皱。

    “不喜欢这套?”阎贝疑惑问道。

    他倒是没有摇头,但也没点头,显然是不太满意的。

    可即便如此,却也没说什么,伸手拿过睡衣,背对着她,就把身上的浴袍给解开了。

    不过,就在浴袍即将完全掉落的前一秒,阎贝闪到了卫生间里去。

    “我去给你拿张干帕子擦擦头发。”卫生间里传来她的声音,语气淡淡,不羞不躁,仿佛她和他早已经是结婚多年的老夫老妻一般。

    当然了,事实上是,阎贝正趴在卫生间门边上,偷偷摸摸往屋里看。

    只可惜,陆正焉动作实在是快,就像是料定了她会偷看似的,她脑袋往外一瞅,他一转身居然把裤子都给穿上了。

    唉~,早知道就不进来了。

    阎贝遗憾的摇了摇头,目光在陆正焉下半身来回扫,可惜却什么端倪也看不出来。

    无奈,只能作罢,取了一张干毛巾走出来,把帕子递给他擦头发。

    陆正焉已经躺倒了床上,见阎贝把毛巾递给自己,他看了她半晌,这才把毛巾接了过去。

    “你先擦擦,我去洗个澡。”阎贝交代着,带上薛晴送来的睡衣进了卫生间。

    她洗澡就快了,两分钟战斗澡,三分钟洗头,五分钟后就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肉粉色的吊带丝绸长睡裙,穿在她身上,却被穿出了麻布大衣的感觉。

    反正,陆正焉瞟都懒得瞟她一眼。

    床很大,陆正焉占了一半,阎贝很自然的就往另外一半坐了上去。

    但是,就在她准备躺下之时,一直大掌突然抵在了她背后,用了用力,就把她推了起来。

    “嗯?”阎贝不解的看向手的主人,不懂他这是什么意思。

    “你。”他冷冷扫了她一下,而后伸出另外一只手的手指,指了指屋里的小沙发,“去那儿睡。”

    阎贝冷漠脸:“陆正焉,你认真的吗?”

    男人点头,眼神非常坚决。

    阎贝的眼睛立马就眯了起来,只剩下长长一条缝,幽幽暗芒从里面缓缓溢出来,陆正焉居然觉得有点冷。

    伸手把床头柜上的空调遥控器拿起来,把空调调高了四个度。

    嗯,这下没那么冷了。

    阎贝:“......”

    可以可以,你既然如此待我,就别怪老娘我手下不留情!

    “咚!”的一声,趁他放遥控器的空挡,阎贝直接仰头倒在了床上。

    陆正焉震惊的看着她那没事人一样的淡定动作,眉头皱得死紧。

    可惜,还没等他说滚,她就像是一只八爪鱼一样,突然翻身将他压倒,左手摁住他的手,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咻”的一下摸到了他裆下。

    微凉的触感,彻底令陆正焉傻眼,那惊悚的微表情,彻底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暴露了出来。

    阎贝露出一个坏笑,右手轻轻抓了抓,然后,面上的坏笑就这样僵住了。

    手上这块从软变得越来越硬的肉块是什么?

    说好的双性人呢?

    为什么还会有这个东西存在?

    黑眸抬起,正好对上了他越来越幽暗的目光,气氛顿时变得十分诡异。

    大约过了三秒,又似乎是过了三分钟之久,阎贝“咳咳”低咳两声,尴尬的把左手松开,把右手抽了出来。

    抬手把了把头发,翻身躺到一旁,感受到那越来越炙热的目光,尴尬的往床边挪。

    挪着挪着人就溜到小沙发上去了。老老实实躺好,再没有什么动作。

    很快,屋内便想起了她平稳的呼吸声。

    陆正焉仍旧保持着半躺的姿势靠在床头上,目光忽明忽暗,一会儿亮得惊人,一会又暗得令人发毛,如此交替,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这才归于平静。

    小沙发虽然小,但阎贝这一觉依旧睡得非常满足。

    当清晨温暖的阳光照进屋子来时,她正好睁开眼睛,长长的睫毛颤了两下,这才适应光明。

    坐起身来长长伸了个懒腰,下意识扭头往床上看去,冷不丁对上陆正焉那张严肃脸,她差点产生幻觉。

    毕竟,一醒来就见到以前的教导主任什么的,那真的很可怕。

    不过好在她还没睡糊涂,知道眼前这位是自己厚脸皮求来的便宜老公。

    “咳咳,早啊。”阎贝抬手挥了挥,见他居然点头嗯了一下算作回应,顿感惊讶。

    这老男人,今天心情不错啊!

    屋里有钟,阎贝看了一下,现在是早上七点钟。

    “你什么时候醒的?现在才七点钟,你要吃早餐吗?”阎贝一边起身把薛晴送自己的衣服拿出来,一边笑问道。

    坐在床上的陆正焉没啃声,阎贝久等等不到回复,只好先去卫生间里把衣服换了。

    等她回来,人家已经起来了,并且还穿好了衣服,速度居然比她还快。

    呵,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