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1018 来啊,硬刚!

1018 来啊,硬刚!

    “你是什么人?”陆正华夫妻俩走了过来,试探问道。

    对方似乎也认得陆正华的声音,一听见他的试探,忍不住又大笑了一次,等笑够了,这才道:

    “我又不是傻子,你们觉得我可能把自己的身份公布出来吗?”

    “那你不说,怎么证明得了清水人在你们哪儿?”陆正华紧跟着逼问。

    那人戏谑的说:“这你们马上就会知道了,我会证明给你们看的。”

    这期间,阎贝扭身就领着李奇下场,把会场大门打开,抬手请道:

    “还请各位给我们陆家一个面子,离场吧!”

    她说话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了电话里,对面的人立马笑道:“别急啊,不用赶人,让大家留下来听听多好。”

    听见这话,陆家人全部把目光朝阎贝投了过来,用肢体动作示意她不要冲动。

    他们知道苏清水是公众人物,身为母亲,她想要保护女儿的声誉那没问题,可是现在这种行为明显的激怒对方,要是因此让苏清水受到伤害,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薛晴甚至小声的保证道:“名声的事情我们一定可以解决好,现在是孩子的命更重要。”

    阎贝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但就在薛晴准备松口气时,她一转身又去撵人了。

    也不知道她一个女人的力气为什么可以那样大,一拉就是一个人,一推就是一大堆,饶是那帮记者万分不愿意,居然还是被她和李奇两人合力推了出去。

    见此,陆家那些不想搀和进去的亲朋好友们也自动离场,只有几个与陆家十分交好的世家留了下来。

    比如薛家,比如陆家几个媳妇儿的娘家人。

    “嘭!”的一声合上大门,闲杂人等全部清除,偌大一个现场,只剩下陆家人。

    “哟,人还真被你们清光了?”电话那头的人惊讶问道。

    阎贝大声答道:“没有啊,还有一个人呢!”

    说着,一把拽过被李奇限制在角落里不能离开的夏正权,不顾他脸上的不解与愤怒,把人押上了舞台,来到电话面前,冷笑道:

    “我这还剩下一个外人,我想你要是知道他是谁,一定会很开心。”

    “哦?还有这样的人?”

    “那当然!”阎贝扭头看向一脸怒意准备对陆家人喊冤的夏正权,大声喊道:“你说是吧,小夏总!”

    “夫人,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夏陆两家历来交好,我前来观礼祝福你们,你却单独把我留下来,这是什么意思?”夏正权一把甩开阎贝的钳制,怒问道。

    陆家人也不知道阎贝这闹的是哪一出,通通朝阎贝看了过来,等她解释。

    但是,阎贝什么也没说,只是冷笑着问道:“你说我女儿在你手上,证据呢?”

    对面的人听见她不再说夏正权,就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态度再次变得恶劣,不耐的提醒道:

    “注意看彩信吧。”

    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叮咚”一声响,彩信发过来了,陆正焉镇定打开,里面是一段只有十几秒钟的视频。

    场景在室内,只有一面墙,看不出是什么地点。

    墙前倒着一个被五花大绑起来的女人,头发披散着盖在脸上,对方就像是怕他们认不清这女人是谁似的,视频里多出来一只手,把头发拨开,露出了苏清水那张清纯面庞。

    视频到这里就停了下来,但也证明了苏清水的确是被人绑架了。

    被绑架,要么是要解决私人仇怨,要么就是要钱。

    只是不知道对方现在到底要什么。

    众人把目光投向陆正焉,想要看看他到底是什么表情。

    可惜,他还是那张严肃脸,一点异样的表情都没有。

    比他更淡定的是阎贝,当即夺过手机,把电话拨了回去。

    一接通,便直接问道:“你要什么?”

    对方也爽快,直接笑道:“很简单,我们只要一个视频。”

    说着,又很肯定的问道:“你就是苏清水她妈吧,你叫你老公陆正焉拍个全裸视频过来,我们就把你女儿还给你。”

    “什么?全裸视频?你们不要太过分了!”陆正焉本人还没有反应,陆正华当先动怒,“你直接说你要多少钱,只要我们能够办到,都给你!”

    “还有,既然是你们与我家老五的私人恩怨,请你们不要伤害无辜的人,要是你们敢动苏清水一根毫毛,你敢保证你想要的东西一分也别想得到!”

    “哟,陆大老板生气了啊!”那人贱兮兮的笑道:“那没事儿啊,反正绑的又不是你们陆家的女儿,你们陆家自然不在乎的。”

    “你少挑拨离间!”薛晴喝道,生怕阎贝多想,赶忙想要过来同她解释。

    “不用解释。”阎贝抬手回了一个勉强的微笑,“我心里有数,大嫂,他说得没错,这本来就是我们一家的私事儿,与你们无关。”

    “弟妹,你别这么想,你现在是我们陆家的人,你的事儿自然也是我们的事儿。”薛晴焦急的解释道。

    阎贝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但她现在没有耐心过多解释,只能让薛晴暂时先误会下去,转而一把拽住想要离开的夏正权,一手拿人,一手拿起电话,拖着人就往外走。

    陆家众人惊呆了,不知道她这是要做什么,为什么要连累一个无辜的宾客,赶忙冲上前来要劝阻。

    “我去看看,大哥你们先报警吧。”陆正焉快步上前拦住了陆家众人,低声交代完,转身便追了上去。

    陆家众人见此,想着这么也不是个办法,只好照着陆正焉说的做,把警给报了。

    而陆正焉这边,一从后门追出来,就见到阎贝一把将夏正权丢破布似的扔在了酒店墙根底下,黑眸死死盯着他,将电话拿到他嘴边,冷声命令道:

    “你帮我问问,这帮绑匪到底想要什么!”

    “这位夫人,我不明白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好心好意前来参加你们的婚礼,你赶走所有人,却独独留下我一个外人,你难道怀疑是我绑架了你女儿?!”

    夏正权气得脸色涨红,同时还对阎贝这身蛮力感到震惊,加上他知道周围没有路人可以过来帮忙,只能暂时忍耐,不敢过激反抗,生怕自己受到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