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1074 是梦
    阎贝行走在魔宫曲折的回廊上,脑海中不停回放着三天前那张布满黑色血纹的脸,以及那双只有三分之一眼白的黑瞳,暗自紧了紧拳头,想着一会就要再见到,有点小紧张。

    西鄞宫没有永生殿庄重,更没有琉璃宫华丽,仅仅是个二进的院子,前殿是会客之所,穿过前殿来到后殿,一个长满毒物的园子当先映入眼帘、

    园子直呼,才是主人家休息的地方。

    先前那几个丫鬟全被东篱鄞丢进了黑水河,如今殿内一共只有三名侍从。

    其中两名是阎贝刚刚命人送过来的两个丫鬟,还有一个是前任魔君给东篱鄞留下来的暗卫青鸾。

    阎贝把身边的人全部留在前殿,孤身一人来到后殿。

    暗卫青鸾第一个发现她的出现,赶忙现身行礼。

    这是一个把自己笼罩在一团灰色雾气中的年轻男子,虽然阎贝能够看穿他的真身,但她并没有这么做,只是微微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将殿门打开。

    暗卫从小便在东篱鄞身边长大,与他相伴了整整一千年,对东篱鄞忠心耿耿。

    所以,对于阎贝这个指示,他犹豫了很久,这才小心的将门打开放她进去。

    等阎贝进入大殿,关上殿门之后,他立马飞身爬到房顶上去,将身子趴伏在瓦上,做好了随时豁出去性命保护主子的准备。

    太夫人一百年未曾踏足西鄞宫,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过来,联想到魔君当前的状况,青鸾的心便提了起来,不敢松懈。

    阎贝随便他蹲在房顶上看,只当没有这个人,挥手屏退屋内两个丫鬟,待她们离开后,脚步轻轻的走入内室。

    很简洁的房间,一张床榻,一套桌椅,外加一顶衣柜和一张案几,便没有其他家具了。

    桌子上还放着一碗冒着热气的药,阎贝走过去,拿起勺子搅了两下,苦腥味儿飘了出来,险些让嗅觉灵敏的阎贝给吐了。

    胃里一阵翻腾,吓得阎贝赶忙运气平缓,好半晌这才知道封闭嗅觉,隔离这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小朵,要是让我吃这种药,我宁可跑到车祸现场去清理尸体。”阎贝心有余悸的在心中吐槽道。

    小朵耸耸肩,表示不能理解这种对比方式。

    阎贝也不在乎她回不回答,只是随口说出来,觉得心里好受些。

    身后便是床榻,黑色的纱帘垂了下来,把里头的人遮挡得严严实实,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团隆起。

    阎贝放下勺子,听见床上传来并不平缓的呼吸声,眉头便是一皱。

    这孩子伤得比他哥哥要重许多!

    想想也是,一个千年的道行,一个一万三千年的道行,东篱鄞能够把他哥伤成那样,还能够在他哥手底下捡回一条命,这份天赋着实不错。

    怕是一万个魔族当中也挑不出这样一个。

    不过,这却不能抹去他想要弑兄杀母的罪行。

    阎贝走到窗前,伸手轻轻把床帘撩起,一张布满黑色血纹的小脸便露了出来。

    白嫩的肌肤与黑色的血纹形成鲜明对比,饶是已经见过一次,阎贝还是没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皱着眉头,闭着眼睛昏睡着,呼吸时浅时深,体内魔气紊乱,令他痛苦不堪。

    看着他小小的人儿正在承受这样一份大人都不能承受的痛苦,本想要教训的狠心瞬间就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阎贝坐在床沿上,回忆了一下属于诛辛的记忆,小心的拿起那只白的过的小手,入手冰凉,也没有她想象中那种肉肉的触感。

    恰恰相反,他的手很瘦,轻轻一捏,竟还觉得有些硌手。

    “唉~”长叹一口气,阎贝扫开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运起体内魔气,为他疏导那些乱窜的魔气。

    这份活儿可不轻松,阎贝丝毫不敢分神,稍有不慎,那可不只是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两个人的问题。

    趴在房顶上看着这一切的青鸾,此刻脸上的表情完全可以用瞠目结舌来形容。

    要知道他平时可是个不苟言笑的人,时常板着脸,基本上面上不会出幅度比微笑更大的表情。

    但是现在他却瞪大了眼见,张大了嘴巴,震惊到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太夫人居然会亲自为殿下梳理魔气!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冷酷无情、六亲不认的女魔头吗?

    显然,她不是了,只是青鸾并不知道。

    诛辛本身修为高深,加上阎贝自身带来的修为,二者相辅相成,梳理魔气这种寻常魔族都不敢做的事情,放在她这里,却要简单的多。

    小心翼翼的将东篱鄞体内魔气梳理好,听着他渐渐平缓下来的呼吸声,阎贝提着的心总算是敢放下了。

    但是,就在她起身去端药碗准备把药喂给他喝时,那双紧闭的眼眸突然睁开,警惕的朝她的方向打了过来!

    阎贝顿时便是一僵,缓缓扭头往床边看去,毫无意外,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眼眸。

    “你醒了......”她小声的试探着问道。

    黑眸眨了眨,这样的动作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呆愣,一看就是还没完全清醒。

    或者是,他分不清楚眼前的事物到底是真是假。

    “母后~”许久,久到阎贝以为他立马要扑杀过来之时,他突然像是撒娇似的奶奶唤了她一声,表情也由呆愣变成了委屈巴巴的样子,低声控诉道:

    “为什么现在才来看鄞儿?”

    一句控诉,让阎贝立马反应过来,他以为眼前这一切是在梦中。

    那既然他以为这是个梦,她为何不能变回她自己呢?

    阎贝弯起唇,笑了,很温柔,眼中只有他,这是他想都不敢想想的事情。

    “母后这不是来看鄞儿了吗?”阎贝把药端了过来,用法术将凉了的药温热,一手端药,一手正要扶起他。

    却没想到,刚看到她这个动作,他立马惊喜的主动靠了过来,贴在她怀里,瘦弱的双手紧紧抱住她的腰,将头靠在她肚子上,嘟着嘴说:

    “医师开的方子好苦,鄞儿不喝可以吗?”

    他仰头看他,黑瞳水润润的,可怜得就像是一只待宰的小羊羔,“母后,鄞儿不想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