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1137 完事收工
    声音虽轻,但大殿内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谁也没错过她说的这句话。

    一个两个,齐刷刷抬头看向一脸懵逼的易风,距离他近的,立马往后退了两步,简直不敢靠近这个小狼崽,生怕母狼会将自己等人撕得稀碎!

    “你们别怕。”发现这一异动的她突然回头,笑眯眯的说:“只要不用他来威胁我,你们都会很安全。”

    众人:老子信了你的邪!

    “呵呵~”她抬手捂唇十分做作的笑了笑,丢下早已经吓得呆掉的宴清离,来到易风身边,抬手就给他来了个爆栗。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老娘交代过的话你都当成了耳旁风了吗?说好了要看好你自己的小命,你就是这样答应我的?”

    “你这小子,你给我过来!这里人多,老娘给你点面子,咱们到后面说去.......”

    她拉起他就往后殿拽,易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怔怔跟着她走了。

    等快要到后殿时,他这才猛然想起来什么,惊呼道:“娘!你杀了乌蒙,儿子我身上的毒就没法解了!”

    “什么毒?”阎贝脚步一顿,疑惑的抓起他的手腕,立即将新学会的把脉用到了他身上。

    不是迷心蛊,脉象有些奇怪,不是她认识的东西,只知道这小子的确是中毒了。

    易风惊恐摇头:“娘,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毒,之前为了牵制你,乌蒙就往我嘴里灌了另外的毒,可现在他人都死了,这解药怎么弄?”

    他说话的声音并不小,大殿内的宴清离听见了这话,原本黯淡下去的眼睛突然亮起,赶忙扭头朝他们这边喊道:

    “朕知道解药在哪儿,只要你护送朕安全离开,朕便告诉你!”

    “护送你离开?”阎贝笑了,“你当我傻吗?”

    她摆摆手,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解药就不劳您操心了,人固有一死,早死晚死都得死,我儿子看得开,我也看得开,就这样,你们忙你们的吧,反正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言罢,冲宴无尘挥了挥手,牵起易风便消失在了众人面前,先一步回王府去了。

    八月十五,皇上遇刺,多位大臣为救皇上,被刺客杀害,皇上深受重伤救治无效,薨了!

    先帝嫡长子,宁王顺应民意,继承大统。

    眨眼之间,燕国便换了一位皇帝,等远在边关的摄政王匆匆赶回来奔丧时,什么都晚了。

    满京城的大臣百姓都说着同样的说辞,他就算是心里明知道有问题,也拿新帝毫无办法。

    就连他的妻子,新帝的同门师妹,也是这个说辞,他还能怎么办?

    只能装糊涂。

    不过大丧之下,却也还有一件喜事。

    那就是盘踞在燕国上百年的杀手组织凌霄阁,一夜之间,消失在燕国这片土地上,成为了历史的一部分。

    那日事情成功后,阎贝就把易风带到了宁王府,找孙淼帮忙研制解药。

    宴无尘如今搬到了皇宫里,宁王府便空置下来。

    三年之期还未到,阎贝只能先把易风安排在宁王府,这才放心入宫继续兑现自己的承诺。

    那日大殿上,宴无尘的江山美人选择题已经传得人尽皆知,阎贝这个名字在后宫中变成了一个极其敏感的词。

    宫人们都不敢轻易提起,也不敢随便议论。可真当遇到她时,行的却是对妃嫔才有的大礼。

    一次两次还罢,阎贝只当什么也不知道,也就过去了。

    可从宴无尘登基至今已经过去两个月,宫里的宫人们不但没有听她劝诫放弃这样的大礼,反倒变本加厉,这就让她有点尴尬了。

    如今已经没人会刺杀宴无尘,也因为他身边有她这个煞神,根本没人敢动他的性命。

    在宫内当值两个月,阎贝只偶尔一两次有空出宫去看儿子,其余时间都在这高高的宫墙内,不是无聊瞎晃,就是站在宴无尘身后充当布景板,陪他忙活,一直找不到理由请假。

    现在好了,她一次次的劝解丝毫起不到作用,那他就别怪她将他一人丢在这深宫里。

    外头阳光正好,阎贝就这般大刺刺的出了宫门,回了宁王府。

    她若想走,谁也拦不住,那高高的宫墙对其他人来说是不可逾越的障碍,可放在她这里,那玩意儿对她根本构不成丝毫威胁。

    易风的确是中了毒,不过好在有孙淼在,毒发时间可以无限用药物延长,直到研制出解药来的那一刻。

    这两个月来,易风就跟在孙淼屁股后头充当下手,每日面对的都是以前从未接触过的新鲜事物,日子过得倒是很充实。

    只是,那日事了之后,阎贝就离开了王府,以至于他心中一直还有一个问题得不到解答,偶尔就会有些许抱怨。

    这不,没料到他抱怨的人竟然会真的出现,这才刚说出一句不好的话,就被逮了个正着!

    “小风风~,你们在说什么呀?”

    戏谑的熟悉女音突然在身后响起,易风猛的一跳,惊讶回头,就对上了一双笑眯眯的黑眸,心头顿时一凉。

    “娘,今日不用当值吗?”他惊讶问道,看起来一点都不心虚。

    阎贝只当是看不出来,提裙坐在栏杆上,笑道:“老娘不想当值便不当,爱咋咋地!”

    “对了,你们在做什么?”阎贝疑惑的看着台子上那些动物尸体,不解问道。

    孙淼忙得没空搭理她,易风好心解释道:“没什么,就是拿这些动物练练手。”

    “解剖?”此话虽是疑问,但语气却是肯定的。

    易风颔首,想起孙淼说过的话,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人,问道:“孙神医说这是娘教他的,是真的吗?”

    “那当然是真的。”阎贝挑了挑眉,奇怪的看着他,不解道:“怎么?看你似乎有话要对我说,要不咱们娘俩出去逛逛?”

    这正合易风的意,他一点都没犹豫,点点头,脱掉身上的防止弄脏衣服的围布,转身回屋里拿上剑,便跟她一起离开了王府。

    今天天气好,街上比平时更热闹,母子俩并排在街上走着,看看新鲜玩意,郁闷心情一扫而光,心情美美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