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1178 女人的嘴,骗人的鬼(天诺之清万赏加更)

1178 女人的嘴,骗人的鬼(天诺之清万赏加更)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王力鸿准备把王小明放到他自己房间去睡,但阎贝却把孩子抱了过去,带着他去了自己夫妻俩的卧室。

    把孩子放在中间,帮他脱去鞋袜盖好被子,阎贝这才起身到卫生间里洗漱。

    这期间,王力鸿一直站在卫生间门口,不说话,默默听着里面传来的流水声。

    阎贝洗澡很快,五分钟就出来了,她披着浴袍,冲他抬了抬下巴,示意他也进去洗一个澡,这样能够睡得舒服点。

    这一次,王力鸿毫不掩饰自己怀疑的目光,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这才拿上睡衣进去洗澡。

    有些事情,没有产生怀疑之前并不会发现什么,可一旦产生了怀疑,那不管身边发生什么事,神经都会变得敏感。

    放在之前,他从来不会特意去看她洗完澡后留下的痕迹,但现在不同,他特意把卫生间的每一个角落都扫了一遍,而后发现,沐浴露瓶身上非常干爽。

    她没有用沐浴露。

    一个洗澡一定要使用某个固定品牌沐浴露的人,居然没有使用沐浴露。

    并且,他突然想起来,她身上的味道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不过差别不但,他还是能够在她身上闻到这款沐浴露的香味,只是偶尔会突然性的消失,时有时无。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就这样,王力鸿带着无数疑惑,洗完了这个澡。

    走出来时,阎贝已经在床上坐好,似乎就为了等他似的,瞧见他走出来,她便把另外那边的被子掀开。

    王力鸿看了眼躺在床中间的儿子,看着她细心护着儿子不被吵醒的下意识举动,只觉得眼前全是迷雾,叫他无法分辨自己眼前所看都的一切到底是真还是假。

    不过,她最近这一个多月都用一条丝巾绑着头发,以前不觉得有什么,毕竟女人就是这样多变。

    可现在他突然觉得,她头上的丝巾有些古怪。

    “你不喜欢以前那个牌子的沐浴露了吗?”王力鸿上床,掖着被角,状似无意的问道。

    阎贝听得心头一跳,没想到他一个大男人居然观察得如此细微。

    “我觉得你最近都有点奇怪。”

    一个重磅炸弹猛的落了下来,阎贝正想着要不要解释时,他突然又道:

    “我们认识十年,一起走过了八年的婚姻,已经渡过了网友们说的七年之痒,我以为我们会很平顺的进入下一个阶段。”

    他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惆怅,“我知道这八年来我留给你的时间并不多,你的国外旅行计划我们一直没有机会去实现。”

    “这次要不是为了小明的事情,让我们有那么多时间在一起相处,我都没有发现我们之间出现了那么多问题。”

    “我想......”他顿了顿,侧头看着她低垂的发顶,“我想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是需要我改正的?”

    “我们之间,好像有很多的秘密,当然,我的所有一切你都知道,但是你的......”

    比如那两把枪,比如那一包价值连城的大白兔奶糖,又比如突然达到研究生等级的实力,他都不知道。

    后面这些话王力鸿都没说出来,他只知道,她一定明白他的意思。

    室内突然变得沉默,王力鸿没有再继续说些什么,他只是用他那双充满疑惑的黑眸静静望着她,表面上看似平静,可内里却波涛汹涌。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不是是中年危机提前到来,但他清楚的知道,这个问题必须解决,不然的婚姻就要完蛋了!

    阎贝根本没想到到居然会往这个方向去向,感到惊讶的同时,又暗自松了好大一口气。

    如果他只是怀疑他的婚姻,那就好办了。

    “咳咳!”阎贝轻轻的清了清嗓子,而后把那两把枪拿了出来,递给王力鸿。

    “这些,包括那包大白兔奶糖,以及我的实力,都是我师父给我的。”

    “又是师父背锅,贝贝姐,当你师父真是可怜啊。”小朵嗤道。

    阎贝没搭理她,继续跟王力鸿瞎编。

    “我和师父相遇非常偶然,但他把这些东西交给了我,而我利用这些东西,把实力提高到了现在这个阶段。”

    “你也知道,这种奶糖只能提升到我目前这个阶段,以后更高的知识境界我可能再也触碰不到了。”

    “对不起老公,我应该告诉你的。”阎贝抱歉的说道,眼巴巴的看着王力鸿,颇有点撒娇的味道。

    这个答案王力鸿万万没想到,他原先还以为这些东西是某个对自家老婆有意思的老男人送她的,却没想到居然是这个原因。

    一时间有点震惊,还有点小庆幸。

    幸好他刚刚没有直接质问出来她是不是把自己给绿了,不然这段感情恐怕就真的到此为止。

    阎贝见他拿着枪,神色莫测,暗自在心里吐了一把,这才继续娇嗔:“老公~,原谅我嘛,好不好?”

    “真是你师父给你的?”王力鸿试探问道,他心里已经信了大半,却还不敢完全相信。

    阎贝重重点头,一本正经的说:“绝对不骗你!”

    “那你师父是谁?能够拿出那么多宝贝的一定不会是个小人物吧?”他继续探究。

    阎贝在脑子里大大的翻了个白眼,表情非常为难的答道:“他老人家没告诉我,所以我一直都不敢告诉你,我怕你怀疑我是神经病。”

    “那大白兔奶糖你还有吗?”

    “最后的都在你和你家人手里了,我手里一颗不剩。”

    并且她也不可能再拿出来一颗,因为小朵已经提出警告了,再多拿一颗,她就会被为位面法则劈死!

    王力鸿见她那失落的样子,终究还是心软相信了她的话,把自己那颗奶糖给她递了过去,“那这颗你帮我留着吧,反正以我的境界,也用不到它。”

    “不不不,你收着吧,我送出去的东西不会再拿回来。”阎贝把糖丢了过去,态度坚决。

    王力鸿见此,只好无奈收下。

    现在还剩下那两把枪,这个东西......

    “这两把枪我收走了,就当做你隐瞒实事的惩罚。”他义正言辞的说完,看都不看她拒绝的双眸,直接把枪收了起来。

    阎贝这下真肉痛了,一颗糖她不稀罕,但是这两把枪她稀罕啊!

    可惜,此时此刻她根本没有立场把它们要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