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1265 七零末:论后妈的自我修养5

1265 七零末:论后妈的自我修养5

    楼下的卫夫卫母不明所以的看着女儿飞奔离家,还以为两个年轻人发生了什么事,赶忙起身跟了出去。

    结果还没走到一半,就听见他们家宝贝闺女大声吩咐道“爸,麻烦你把陆援朝拿来的那盒奶糖拿出来一下!”

    宠女儿的卫父想也没想,就“哦哦”应了一声,扭头就折回去把糖拿了出来,气得卫母连阻止的话都来不及说。

    “这小丫头搞什么鬼?”

    不行,她得先去看看援朝,别被这丫头给欺负了!

    卫母见丈夫追了出去,掉头就要去找陆援朝问问情况,不过刚转头,陆援朝就出来了。

    “阿姨,别担心,没什么事儿,您出去看看就知道了。”隐约猜到阎贝要干什么的,陆援朝好心安抚道。

    听见这话,卫母还有点不敢相信,她家那个丫头能干什么好事?

    带着好奇,两人一起来到屋外,就见到阎贝正在和一对陌生父女说话。

    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后面长了眼睛,陆援朝才出现,立马就听见她喊道

    “陆援朝,麻烦你帮我把我爸手里的糖拿过来一下!”

    “嗨!这丫头倒是真不客气”卫母下意识就要数落一番,陆援朝赶忙表示这没什么,自己不在意,她这才收了声。

    拿着糖走过去,陆援朝立马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敌意。

    不过这股敌意来得突然,去得也非常快,等他抬眼看过去时,男人已经将眼帘垂了下去。

    狐疑的扫了他一眼,见这人不像那些混子,他这才收回目光,将糖递给蹲在地上的阎贝。

    “麻烦你了。”她客气道,眼中的诚意并没有多少。

    这个他倒是不在意,现在他比较好奇她想干嘛。

    拿到糖之后,阎贝直接打开包装,取出一颗糖问小女孩“吃糖吗?”

    小女孩的眼睛在看到糖的那一刻明显亮了一下,但她却往爸爸那边躲了躲,不敢接受突如其来的好意。

    “我不是拿糖拐人的坏人,我是觉得你那么可爱的小姑娘,应该有糖吃才对。”她笑着解释道。

    黑眸亮晶晶的,皮肤仿佛嫩得能够掐出水来,张月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人。

    她身上穿的裙子也很好看,怕是是烂大街的麻花辫,披在她胸前就是比其他人的更时尚。

    在她和爸爸转身准备回家的时候,是她叫住了他们。

    “你不吃吗?”见她没动,阎贝笑着问道。

    她把糖纸剥开,直接递到她嘴边,“你尝尝看,味道应该不会差的。”

    “爸?”张月仰头为难的看着爸爸,不知道该不该接受她的好意。

    张震看出女儿眼中的渴望,也感觉得到面前这个美丽的姑娘没有任何恶意,或是怜悯之意,便点了点头。

    得到允许,小丫头立马笑了起来,甜甜的对阎贝说“谢谢大姐姐!”

    “嗯哼,不客气。”阎贝把糖往前递,她顺从的张开嘴巴把糖含着,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其实这个丫头只是瘦弱了一些,黑了一些,模样还是很漂亮的。

    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梁,嘴巴也是小小的,反正阎贝怎么看都觉得好看。

    “给。”她把整盒糖都塞进她怀里,“这都是你的,拿回家慢慢吃。”

    “啊?”小丫头受宠若惊,不敢接,哪知她竟然直接松开了手,逼得她不得不抱紧糖盒,免得它掉下去。

    这么珍贵的糖,掉了她可心疼了,得紧紧抱好。

    “这才乖。”她用她白皙的手掌轻轻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张月觉得这双手简直温柔得不像话,头顶像被羽毛刷过一般,暖暖的、痒痒的。

    她害羞的把脑袋低了下去,不好意思去看她的手掌。

    自己那么久没洗头了,她会不会嫌弃她脏呀?

    偷偷歪头去瞧她,却发现她早已经站起身来,丝毫没有在意掌心里那块灰扑扑的污渍。

    这下子,张月简直快要羞死了,没看见还好,见自己真的弄脏了她的手,小丫头有点过意不去。

    阎贝注意到她的异样,只是摇头笑了笑,没说什么,取出从陆援朝那“借来”的十几块钱,笑着问眼前这个低垂着眼帘的男人

    “借钱吗?月利息三分。”

    她问得认真,他听着也吓了一跳。

    月三分利息,这和高利贷有什么区别?

    不,还是有区别的,至少她肯借,而高利贷根本不敢借给他这样的人。

    “借吗?”她又问了一遍,张震根本无法忽视,抬起头来,小心的避开她的眼睛,看着她的鼻尖,沉声问道

    “要是我还不起,你会不会剁了我的手指?”

    “啊!”张月吓了一大跳,赶忙贴紧爸爸,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阎贝,根本不相信她会这么凶残。

    阎贝冲小丫头眨了眨眼睛,戏谑道“要是还不起,你女儿就归我了。”

    张月“”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好。

    “哈哈哈哈”看着小丫头的表情,阎贝成功被逗笑,看着眼前这个又一次将眼帘垂下去的瘦高男人,乐道

    “我开玩笑的,只要在三年内你连本带息把钱还清我就不要你女儿抵债。”

    说完,抓起他垂在身侧的大手,把钱放进掌心,并帮他合上手掌,挥手笑道

    “快走吧,再不回去耽搁了家里人的病情,你会后悔的。”

    虽然那个张老太太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但看在她没把张月养死的份上,她就救她一命。

    不过在剧情里张老太太这一次大病似乎也没死,只是一直没钱医治,用老中医给的草药熬着,时好时坏,愣是熬了两三年才走。

    倒是苦了张月,到底念着老太婆是自己奶奶,总会背着张震偷跑到刘凤英这里要钱,遭了不少毒打。

    唉~,这个傻孩子,以后有我阎贝在,谁要是再敢动你一根汗毛,老娘就把她手指头全部掰断拿去喂狗!

    突如其来的冷意,让张震清醒不少,他看了看手里的钱,又看了她和她身旁的陆援朝,憋着嗓子艰难道

    “我会还钱的。”

    听出他语气中的酸楚,阎贝没有再说什么话,怕眼前这个大男人被感动哭,连连摆手催他快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