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1323 星际:老公她是女人31

1323 星际:老公她是女人31

    整整两年的军旅生涯,当阎贝回过头来看时,她悲催的发现,李泽生还是她的上司。

    但是莫凌,早已经走在了她和李泽生的前头。

    经历多次生死考验,莫凌和李泽生终于又重新站在了一起。

    并且,在联盟宣布战争全面结束的那一天,阎贝被迫给李泽生策划了一场求婚仪式,两人订婚了。

    对此,做为一路看着男女主修成正果的阎贝想说,她感觉儿子要保不住了!

    战斗结束,带着新任务和自己的人马,阎贝光荣返家了。

    回来的消息阎贝只告诉了阎爸阎妈,并没有通知谭香香和然然,因为她还没想好怎么以新的身份重新融入这个小家庭。

    当然,不出意外的话,她准备的补偿金和离婚协议应该是要用上的。

    把带来的兵力交给尼蒙安排,阎贝独自一人低调现身停泊港。

    高挑的身形,帅气的军装,踩着黑色军靴,行走间自带气场,阎爸阎妈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家女儿。

    二人看着朝自己两人缓缓走来的女子,满脑子只有一行字这特么和儿子有什么区别!

    二老哭了,抱着阎贝哭了很久,这才平复下来,慢慢接受女儿其实还是个小子的事实。

    “妈,香香那边你没说什么不该说的吧?”在回家的路上,为确保不出现意外,阎贝不放心的再三问道。

    阎妈连连摆手,保证道“没说没说,我一点都没说,你放心吧,现在你爷爷走了,咱们家就你一个有出息,你姐姐们肯定会理解你。”

    “行,那你们先回家去等消息,我就先去了。”阎贝为二老打开车门,表情悲壮。

    二老担忧的看着她,不放心的叮嘱道“儿啊,把防弹衣穿好,一定要活着回来。”

    “嗯嗯!”她记住了,“爸、妈,我走了。”

    将二老送进家门,阎贝立马转身就走,驾驶飞车朝自己那个小家而去。

    一路上,阎贝想过无数种坦白后的可能,但她都没有想到,打开家门的那一刻,她会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厨房。

    卧槽!

    老娘被人绿了?!

    这是阎贝当时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今天是周末,为了赶上周末她特意多花了一倍的价钱买了唯一的头等舱座位赶回来。

    结果呢?

    老娘钱都花了谭香香你丫的就给老娘看这个野男人!

    开门的声音并不小,带着围裙正在厨房里忙活的男人似乎没料到门还会自己开,惊讶的扭头看过来

    “卧槽!怎么是你!”

    男女混合高音一齐响起,双方瞳孔同时猛缩,同时后退紧贴在距离最近的墙面上,以手捂嘴,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

    “老婆你为什么穿男装!”

    “老公你为什么穿女装!”

    二人异口同声的疑惑问道。

    “我本来就是男人为什么不可以穿男装?”

    “我本来就是女人为什么不能穿女装?”

    话音落,整个房间内的空气都凝滞了。

    直到厨房里正在油锅里翻滚的肉丸子爆裂,发出“砰砰”的声响,空气这才恢复流动。

    阎贝努力深呼吸,平静心情,脱掉军靴走进屋内,一边放下行李一边环视屋内,发现并没有孩子的身影。

    “我儿子呢?”阎贝警惕问道。

    “他在隔壁同学家那个,你吃午饭了吗?”谭香香尴尬问道。

    不!是刚改名没多久的谭想

    阎贝摇头,努力睁大眼睛逼迫自己看着谭想那张白皙温柔的脸挂在一副男人的身躯上。

    不行!

    很努力了,但是还是觉得辣眼睛。

    “我去冷静冷静,你也冷静冷静,我想我们一会儿需要好好谈谈这都是怎么回事。”

    阎贝捂着眼睛叮嘱完,摸着黑进了卫生间,看着镜子前的剃须刀,以及垃圾桶里残余的几根腿毛,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回想起两年前在家时那个时不时撒个娇,还理直气壮指派自己的女人不能想了,再想下去她就想犯罪了!

    放在腰间光能枪上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挣扎许久,这才无奈的垂落下来。

    现在这情况该怎么整?

    还有阎爸阎妈,这两个老人是多久没来看孙子和儿媳了?居然连儿媳变女婿这种大事都没发现?

    阎贝在卫生间冷静的同时,厨房里的谭想也在为此犯愁。

    勉勉强强把锅里已经做废的肉丸子盛出来,停火坐在餐桌前,整个人呆呆的,都懵了。

    所幸阎贝没多久就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当先开口问道“你什么时候恢复真实身份的?”

    “一个星期之前。”谭想弱弱的瞥了阎贝一眼,急切的解释道“我家的情况你也知道,我们家这一代一连生了八个小子,特别想要一个女孩”

    “现在爸妈终于给我们家生了个妹妹,所以我不用再当女孩子了。”

    “那你突然换回来这样的身份,儿子知道吗?你爸妈知道吗?”阎贝惊讶问道。

    谭想点头,“然然已经知道了,我爸妈也知道。”

    “那他们都能接受?”

    谭想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嗯嗯。”

    阎贝看见一个大男人做这些女人的动作老娘就想去撞墙!

    “你呢?你光审问我,你怎么不说说你自己这是什么情况?”谭想突然反应过来什么,没好气的瞪着阎贝,示意她赶紧老实交代。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穿着女装出现,他内心里的惊喜其实大于惊恐。

    毕竟想想自己这些年其实都是和一个女人共睡一张床,心里突然就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谭想眼中的欣喜太过炙热,阎贝警惕的往后缩了缩,警告的丢给他一个刀子眼,把人整老实了,这才道

    “我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一连八个丫头,老爷子不开心,我爸妈为了讨老人家开心,我就”

    说到这,阎贝这才想起来谭想刚刚说他家也是类似的情况,突然有点说不下去。

    因为已经没有说下去的必要,她相信他都明白。

    “那我们俩家还真是非常有缘了。”谭想只能无奈苦笑,暗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他们这样的情况,只能让天意背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