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1339 自古疯魔出少年6

1339 自古疯魔出少年6

    “我说了是我杀了你!你到底听没听见!”

    “你是聋了吗?我说人话你听不懂吗!”

    “蠢货!!!”

    怒急了的咆哮声突然响彻山林,声音粗噶,就像是鸭子在嘎嘎嘎的疯狂大叫。

    远处站岗的侍卫我好像听到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怎么办?

    侍卫震惊于先王后是被新王杀死的劲爆消息中,而不远处却传来了某人作死的嘲笑声。

    “儿子你的声音哈哈哈!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要压低声音说话了,原来你是到变声期了!”

    “哈哈哈,好像鸭子在叫哈哈哈呃!”

    阎贝笑到打嗝,被她影响,连带着连小甲也没忍住发声了嘲笑的嘶吼。

    御邝脸上没有表情,一点表情都没有,他静静的看了看眼前这个笑到打嗝的女人,又看看头顶上不停传来嘶吼声的小甲,突然起身冲到侍卫面前,一刀捅死了他!

    侍卫毫无防备,他没有一点点防备,到死面上都还保持着认真巡视的样子。

    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御邝杀他仅仅是为了不让第三个人嘲笑自己。

    阎贝和小甲笑不出来了,主仆俩一起移动到笼罩在低气压的少年身后,诧异的表情简直一模一样。

    “这是你唯一的手下,你”阎贝想说什么,却被少年那双猩红的眼眸打断了。

    他抽出匕首,蹲下身一点点在侍卫身上将血污擦拭干净,动作优雅的将匕首重新插入刀鞘。

    整个过程中,眼睛一直盯着阎贝,面上没有一丁点表情。

    他生气了,阎贝能够清晰的感觉到。

    小甲往前挪了挪位置,将主人护在自己身下,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估计还是惜命,最终御邝并没有做什么动作,没事人一样站起身冲她歪头笑了一下。

    如果忽略他刚刚的举动,阎贝会觉得这个笑容很好看,可惜,有了他刚刚的举动在前,他这个笑只是让她心里发毛。

    毕竟她现在是个弱鸡,除了小甲和空间里一堆方巾之外,没有任何保命的手段。

    不过她绝对不能露怯,一旦露怯,御邝可能会再杀她一遍。

    虽然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被杀的原因,但如果可以,她一辈子都不想知道。

    “哒哒哒”的马蹄声从大道上传了过来,沉默的母子俩神情一禀,立马行动起来。

    御邝将侍卫身上的衣服扒了下来丢给阎贝,阎贝没有矫情,接过来披在头上,用它阻隔太阳。

    二人一起爬上小甲宽阔的背,御邝命令道“往林子深处走!”

    小甲没动,他只听阎贝的。

    御邝“”要不是还需要这畜牲逃命,他一定现在就杀了这个不听话的家伙!

    阎贝皱着眉头,看着死不瞑目的侍卫,头也没回的对身后的少年说“带上他,找个风水宝地埋了。”

    “你在命令我?”少年不敢置信的发出质问。

    阎贝摇头,“没有,我只是不想良心不安。”

    这还不是和命令一样!

    御邝很不爽,往日他不爽就会死人,但这一次他猛然发现,唯一能死的人已经先被自己杀死了,只能强忍着暴虐跳下去将侍卫的尸体拿上来,又捅了一刀。

    由于没有提前预料到这个儿子这么丧心病狂,以至于在第一时间阎贝没能及时阻止他这种丧心病狂的行为。

    当然,再想当着她的面捅第二刀,绝无可能!

    一路提防着,终于算是制止了御邝更加暴虐的行为。

    母子俩躲着追兵,一路往山林深处走,最后找了一个风水宝地,将无辜的侍卫安葬了。

    全程御邝都在好奇的看着阎贝用针线给侍卫缝合尸体上的伤口,看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

    似乎的有了新的虐人灵感,只看得阎贝把尸体缝合好之后,立马就把针线收了起来。

    并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见他有所收敛,这才稍微放心点。

    埋完侍卫,站在空旷的山顶上,御邝突然摸着肚子,惆怅的说“好像应该用午膳了。”

    “你饿了?”阎贝问道,同时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点想吃东西的感觉都没有。

    是了,一个活死人需要吃东西吗?

    根本不需要!

    “我饿了。”他看着她,狭长的黑眸看起来居然有两分可怜。

    小甲也在一旁不好意思的说“阎贝,我也饿了。”

    “饿了就去找吃的啊?都看着我做什么?”难不成还想把她给吃了!

    “你是我娘,我饿了你得负责给我准备吃的。”御邝指着阎贝,理直气壮的说道。

    阎贝瞥眉,心道你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丫是想支开小甲,然后再杀老娘一次。

    面上却茫然的说“我不知道去哪里找吃的啊。”

    “山上多的是野味儿,你让你身旁这头畜牲去给我弄来,要活的。”御邝指着小甲,期待的吩咐道,“要是敢抓死的回来,孤就让母后杀了你!”

    幸好小甲听不懂人话,不然一准暴起把眼前这个小恶魔给撕了。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能够从御邝的神态和动作上看出他的意图,果断看向阎贝,他只听她的。

    “一起去。”最终,惜命的阎贝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御邝不爽,不停伸出舌头舔他那两颗白森森的尖牙,好像痒痒得不得了。

    “走啊!愣着做什么?”阎贝一边往小甲身上爬,一边催促道。

    御邝眯着眼睛看了她大约三四秒钟,这才带着满身杀意跃上小甲后背,不情不愿的跟着阎贝主仆二人开始追击猎物。

    山林里什么都缺,唯独不缺小动物。小甲本身就爱吃这类小动物,利用自己的速度优势,一连串抓了好多只野兔,几乎把野兔一家子全部一网打尽。

    食材到手,二人一虫再次回到埋藏侍卫的山顶上,准备开饭。

    小甲生吃,御邝则是把匕首和兔子往阎贝面前一丢,笑着说“你给孤把皮剥了。”

    “我不会。”阎贝回答得理直气壮,连手指头都没动弹一下。

    御邝眼中红芒又一次闪了闪,勾唇笑着看了阎贝好久,这才伸出他白嫩嫩的手将匕首拿回来。

    抓住一头还在蹬腿的兔子,残暴的在它脖子上划了一刀,热血溅出,提起往嘴上凑,咕噜咕噜,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