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权色声香 > 第1166章 岳彦之的归处

第1166章 岳彦之的归处

    “什么叫没有好处也没有意义?”

    上官婵疑惑着又坐了下来,心里也在盘算,难道这老头口风要松了?

    岳彦之坐在床边,沉吟了许久,还是不住地叹气:“哎……我知道这样的话没人愿意相信,但我说的是真的。

    就算你们知道了秘密,你们也不会得到任何好处,相反,这个秘密一旦被人知道,很可能会让整个天下都为之动荡。

    老朽就算死也不说,那是因为不想让天下动荡,让大华江山不稳!”

    上官婵并没有什么惊讶,反倒有些鄙夷:“危言耸听?”

    岳彦之一摊手:“你们信也是如此,不信也是如此,老朽能说的就这些。

    若非见你们和其他人有不同,便是这几句话老朽也不会告诉你们。”

    夏商没有说话,好奇地看着上官婵。

    夏商已经想开了,秘密是什么已经不再重要,只要上官婵能释怀,这件事也算画上了句号。

    上官婵看着夏商:“听说仙儿的蛊术能控制一个人……”“省省吧,不要异想天开了。”

    夏商表情略显严肃,“有些事我能顺着你,有些事你也必须顺着我。”

    “你!”

    上官婵气闷,但看到现在的夏商跟平时有些不同,竟然有几分畏惧,当下也不好说什么,转身出了房间。

    上官婵走了,夏商没有追出去,而是转头问岳彦之:“岳先生,你现在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接下来的时间就是调养,不知道这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我能有什么打算?”

    “如果岳先生念着我的好,愿意配合我,不让我为难,那就安居在此。

    此前您也看到了,这里山清水秀已经吸引了一部分普通百姓,随着时间推移,肯定还有更多人会搬家至此。

    或许不出两年,这山下湖边就会形成一座小村,岳先生若可以隐居于此,永远不理俗事,那必然是皆大欢喜的。

    倘若先生执意返回江南,想要凭借您的号召力做一些什么事情,那在下就算再不愿也免不了要取走先生性命。”

    岳彦之苦笑着:“老朽有执着之事,但也并非无知之人。

    眼下情况已经没有别的选择,更没脸让您为难。

    这里山清水秀,乃世外仙境,若能隐居在此,了此残生,倒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岳先生能有此想法,在下也就可以放心了。

    要不这样,我这就送先生下山,让先生先一步在山下找到宜居之地,修一房小院出来。”

    “也好……也好……”虽然没有得到岳彦之的秘密,但能有这样的结果已经是很好了。

    夏商带着岳彦之出门,然后又通知到了之前的五个新弟子,一起送岳彦之到了山下湖对岸的林地之间。

    不远处是一户人家,住着猎户一家四口。

    这家主人认出了夏商,连忙出来打招呼。

    也是夏商之前的和善,让猎户对照日山上下来的人并不畏惧,主动上来打听。

    “教主大人,你们来这儿是要做什么?”

    夏商指着岳彦之:“想给这位老先生寻一片地,造一间院。”

    “这好!老先生一看就是读书人哩,要是跟咱成了邻居,咱也脸上有光了。”

    岳彦之淡淡笑着:“若老朽能安札于此,他日便在此地设一私塾,闲来无事也能教教各家的孩子。”

    猎户一听,脸上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赶紧对着岳彦之深施一礼:“老先生能教学,那真是咱的恩人呢!咱有两娃娃,正愁没得诗书学呢!”

    岳彦之回以一礼,点头示意。

    夏商带着岳彦之在林地中选地,这里虽然杂草林木较多,但地势平坦,十分利于建造。

    不过文人都讲究一个风雅,岳先生希望能有一处风景更佳的地方,所以迟迟未决。

    夏商带下来的五个新弟子却老大的不爽,心说这么好的时间不学功夫,偏要来此帮个不相干的老头造房子?

    这不还是把他们当苦力吗?

    “教主……”袁亦忍不住从身后来问。

    “怎么?”

    “我们是来习武的,不是来盖房子的。”

    “你是觉得除开习武的事情,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袁亦点点头。

    “你来明教,明教就传授给你武功。

    你从明教这里得到了本事,但明教又从你身上得到了什么?”

    “……”袁亦皱眉,没有回答。

    “我知道你们心中都有疑惑,但拜师学艺和做买卖没有多大的区别。

    只想着得到,而不想着付出?

    天下可没有那么好的事情。”

    “可是我们来了这么多天,却没有学到任何东西。”

    “你之前所说加入明教是为了自保。

    在这里可没人能伤害你,你又何必这么着急?”

    袁亦有些不悦,但没说什么,低着头退了下去。

    又过了一会儿,岳彦之找到了一块自己喜欢的地,夏商就吩咐几个人开始行动。

    连猎户也来一起帮忙。

    几个人在清理地皮,一个弱弱的女声出现在夏商身侧:“教主……您不要怪罪大哥。”

    夏商偏头,看到阮夕紧张地到了自己身边。

    “大哥他背负着血海深仇,他想学了本事加入徐州军,跟着朝廷的军队去杀倭寇。”

    “报酬泄愤可不是什么好心性。”

    “我知道大哥他太心急了,教主也不会白白教我们功夫。

    我们一定会好好给明教办事,教主不教阮夕功夫都没关系,希望教主能多教教大哥……”“习武是要看天赋的。”

    夏商淡淡说,“好好做你们的事,待会儿就会有人来看看你们的根骨如何……”“嗯。”

    阮夕点点头,提着锄头加入了干活的人群中。

    黄昏到了,夏商叫所有人:“好了,今天就这样,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你们就帮着岳先生把院子建起来。”

    五个人擦了擦汗,拧着眉点头称是。

    几个人是敢怒不敢言,十分憋屈。

    正待有人要抱怨几句的时候,从面前教主的身后忽然走出来一个如天仙般的美人儿,看得几个男人都痴了。

    “这是……”“这就是以后你们的师父了。”

    薛冷香走出来,站在五个人的面前,冷眼扫视:“愿意拜师的就留下,不愿意的就赶紧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