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最狂修仙赘婿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起死回生

第一百九十八章 起死回生

    如果病人真的是因为他们回春秒药堂的关系死在这里的话,她也认了。

    可他们回春秒药堂完全就是背锅的,对方的死因根本就跟他们回春秒药堂有丝毫的关系。

    这个时候除了人老成精的王春雷觉得事情很蹊跷之外,蔡怡萱并没有去想,这件事情根本就是别人做的局。

    郑亚平听见王春雷的话后,顿时一脸诧异的问道:“人死了?”

    王春雷跟蔡怡萱两个人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因为事实已经摆在眼前,病人是真的断气了。

    他这个时候也傻眼了,因为事情跟韩牧交代给他的事情完全不一样。

    虽然对方的死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可原本只是一件简单病人跟药店纠纷的事情,现在已经上升到了人命案,这件事情就麻烦多了。

    不过现在人证物证都在,事情也简单多了,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对王春雷和蔡怡萱两个人说道:“现在人都死了,而且我手上有病人昨天在你们这里购药的单据,事实摆在面前,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耳钉男现在蹲在自己母亲身边,心情十分的沉重。

    因为杀害自己母亲的那个凶手其实就是他。

    他为了钱,明知道自己母亲有心脏病的情况下,还让他母亲喝了不少浓咖啡,才会导致忽然心脏病发作的。

    原本他只是想要引诱他母亲身上心脏病发作,以此来胁迫回春秒药堂就范,却没有想到事情到了不可控制的范围,他亲手葬送了自己母亲的性命。

    不过人死不能复生,何况这件事情要是成了,一百万就到手了,算下来也值了,一想到这里,他的表情也就没那么沉重了。

    如果人没死,这件事情就简单多了,但是现在人都死了,就算对方的死因跟他们的回春秒药堂没有关系,这件事情传出去对他们回春秒药堂也十分的不利。

    就在这个时候,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一个年轻人忽然走了王春雷身边,蹲下来面对着已经没有了心跳的耳钉男母亲说道:“人还有的救。”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要不是因为蔡怡萱长的太像他前一世的道侣的话,他根本就不会出手相救。

    从刚刚短暂的时间,薛槐就看出耳钉男跟忽然出现的郑亚平之间绝对有问题。

    耳钉男母亲死了,他居然还如此的镇定自若,本事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只是薛槐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耳钉男害死自己的母亲。

    更加让薛家没有想到的是,当他来到蔡怡萱身边的时候,他感觉到了蔡怡萱身上那股强烈的绝顶炉鼎体质的气息。

    他万万没有想到,蔡怡萱不仅仅长的跟他前一世道侣很像,而且还跟他前一世的道侣一样,也拥有绝顶炉鼎体质。

    “小友你是在开玩笑吧。”王春雷听见薛槐的话后,一脸诧异的说道。

    他在回春秒药堂待了近六十年了,人死没死,他绝对不会搞错。

    很明显耳钉男的母亲,因为心脏病病发,来不及治疗死亡了,已经经过他的确定了,是绝对不可能会有错。

    蔡怡萱也认为薛槐是在捣乱,因为她也检查了,尽管她不相信这个事实,但是人确实没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耳钉男听见薛槐的话后,他一脸诧异的说道:“放屁,死人怎么久?”

    薛槐抬头,目光如炬的看向了耳钉男,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说道:“怎么?难道你不想救活你母亲吗?”

    耳钉男愤怒的说道:“放屁,我当然想救活我母亲,可是人死不能复生,都已经确定死亡了,还怎么救。”

    让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薛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拿出了一根银针,掀开了耳钉男母亲的衣服,直接从心脏部位扎了下去。

    “你在干什么?”,蔡怡萱看见这一幕后,顿时愤怒的说道:“胡闹,银针能从心脏上扎下去吗?”

    针灸蔡怡萱从小便从她爷爷那里学过。

    并且她天赋异禀,学习的速度是她同年龄的好几倍,而且悟性极强,所以尽管她才二十出头,中医术就已经超过了很多老中医了。

    中医的水平虽然比不上王春雷,不过超越他也只是时间问题。

    让蔡怡萱没有想到的是,同样震惊的王春雷,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薛槐说道:“难道你在用传闻中的还阳二十七针?”

    蔡怡萱听见王春雷的话后,顿时一脸的震惊。

    因为她从她爷爷那里听说过还阳二十七针。

    她爷爷的中医术远在王春雷之上,之所以她爷爷的医术会如此的厉害,就是因为她爷爷会还阳二十七针其中的三针。

    即便只是学会了还阳二十七针当中的三针,她爷爷的中医之术在整个华夏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王春雷的医术也很厉害,可是到现在,他连还阳二十七针当中最简单的一针也只是懂一些皮毛而已,换句话说,他现在连还阳二十七针连一针都不会。

    淡淡一笑,薛槐回答道:“想不到你居然会知道还阳二十七针,真的让我有些意外。”

    与此同时,耳钉男愤怒的对薛槐说道:“你在干什么?我母亲都已经死了,你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她!”

    薛槐冷冷的回答道:“讳疾忌医是身为病人的大忌,同你母亲的性命比起来,你认为我采取什么样的方法来救你母亲这个重要吗?”

    虽然蔡怡萱让回春秒药堂的员工,让看闹热的群众出去,不过依旧有许多人在回春秒药堂药店看闹热,甚至于有好事者还拿出了手机拍照和录像。

    当这些人,看见薛槐掀开耳钉男母亲的衣服后,一个个都被吓到了。

    大庭广众之下干出如此不雅观的事情,确实有伤风化。

    随着他们看见薛槐居然拿出银针,扎进了耳钉男母亲的心脏部位后,这些人一个个都傻眼了。

    他们不懂医术,更加不懂中医,本能的认为薛槐这就是在杀人,即便对方已经死了。

    “放屁,我母亲都已经死了,你怎么救?而且你用银针扎进我母亲的心脏,这是在救人吗?这明明就是在杀人!”耳钉男愤怒的说道。

    薛槐双眼死死的瞪向耳钉男,冷笑着说道:“你母亲是怎么死的,你应该比我们更加清楚吧?”

    耳钉男听见薛槐的话后,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了一抹慌乱的表情。

    就在这个时候,薛槐再一次迅速的在耳钉男母亲身上施针,速度之快让人匪夷所思。

    最为震惊的便是王春雷、蔡怡萱跟回春秒药堂的员工了。

    其他人不知道针灸术的困难。

    可他们都是学中医的,其中不少人都会针灸,懂知易行难的道理。

    郑亚平这个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了,他愤怒的对薛槐说道:“混账东西,人都已经死了,你还在羞辱死者,你这是针灸吗?你这是在杀人,不把你抓进去,都不足以平民愤!”

    “咳咳咳。”

    就在这个时候,让所有人都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已经断气的耳钉男母亲,在这个时候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之后便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

    此时,蔡怡萱跟王春雷面面相聚,而郑亚平也一脸错愕的看向了耳钉男。

    蔡怡萱跟王春雷两个人都检查过耳钉男的母亲,知道她是真的断气了,绝对是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