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 萌妃闹翻天:王爷打包带走 > 第2879章 擂台
    元诀,是各种各样而又数量数之不清的,有的是用来修炼出神识;有点用来练体,使得力大无穷;有点用来进行远程的近程的各种攻击。至于用来修炼晋升境界的功法,却是少数几样,因为,在当时魔物横行的沧元,如果再把功法保密的话只会自取灭亡,于是当时的元皇们便集体下达了一个命令,将所有的晋升功法聚集在一起,然后取长补短,优胜劣汰,最后得出的近乎完美的功法普及到众人包括普通人的手中,至此,沧元除了不懂事的孩子之外,是没有不会元力的人的,这也引起了当时新一轮的修炼狂潮,同时遏制了凶恶的魔军汹汹的势头。而若长乐父亲教会他的,就是沧元那几种近乎完美的晋升功法的其中一种。

    “呖呖”黑枕金黄鹂看着倒地的若长乐,清叫了几声后便紧逼而上,两只鹂脚化作一片幻影猛地飞窜向若长乐的上半身,仿佛要将若长乐笼罩在其中。

    “嘿嘿,怎么了?你难道就这么想要离开吗?”景劳看着一脸尘灰的阳阳嘲笑说道,阳阳充耳不闻,此时的他心中很是着急,要知道惠书此时还在澜楼阁修者的追击下逃亡着,连夏钰和南宫也是生死不知,倘若要不是他拼了命掩护惠书从两名澜楼阁元列境修者手下离开,惠书早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不过这么一来却是引来了景劳,在阳阳击杀了其中一名澜楼阁修者后,景劳恰好来到了战圈,不可谓不说这就是命运啊!

    苍松的弟子都吓了一跳,不明白她是怎么突然出现在自己等人面前的,这份修为让他们心惊。

    ……

    “咦?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有海浪的声音?”所有观看第七擂台比赛的观众脑海中居然回荡起声音,可是只要将视线一移开,海浪的声音又会立刻消失,这奇怪的现象使得很多其它擂台的人也开始关注起乜苑杰与刁炎彬的战斗,只见乜苑杰双掌合什,头朝天空仰望,嘴唇不断张合,竟是引起周围空气的扭曲,看到这里,若长乐和刁炎彬的眼中精光一闪,刁炎彬手腕一抖,一把闪着白光的剑出现在手心,诺风惊呼一声“中品宝兵!”

    “呵呵,有点意思,看来这就是活得久、知得多吗?那么,现在你要怎么做呢?是要向二当家举报吗?还是……”看来师父说过的“人不能总是闭门造车”这句话是真的,看看,力量来源于生活啊!想到这里,若长乐不由地暗自佩服,他并没有担心莫人龙会去告密,因为他知道,莫人龙绝对和他一样,也有着某些目的,毕竟这些知识的并不是一个偏居一隅的人可以懂的,既然有目的了,试想他又怎么会去打草惊蛇呢?

    在天山每年都有一场盛赛,就是决定一百零五座城所有大队的排名,那场盛赛的规模虽然低于天土年轻一代总赛,但是比苍马原武会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而赛事结束之后,所得的名词就是大队之后的番号,比如赵之前说的第五大队,就是上一场赛事中排名第五而来的,能够在一百零五座城的两千多名大队长,也就是两千多名元丹境修者中取得第五的名次,无论是用了什么样的方法,总之实力绝对不会弱!

    吴天可是一心想要晋升道传弟子的人,这样一个正式弟子,他可真没放在眼里。

    若长乐一步一个血印靠近了那方大鼎,足有人高的大鼎下面塞着些奇怪的石块和木块,燃烧着黄中带绿的火焰,哄哄的煊赫燃烧着。

    在俞拂的指挥下,一队队的人马朝着远处奔去,他们都没有看到俞拂眼中闪过的精光,队伍人数因分散而减少后,虽然现在总体实力要低上了许多,却是比之前的机动性更加强,一路上都没有引起猛兽的阻击和侵扰。俞拂静静地看着众人离去,随后朝着剩下的队友借口离开一下,片刻之后却是来到了一处树丛之间,俞拂看着一直趴在那儿的修者,脸上浮现一丝不屑猛地朝其一抓,那修者还想要反抗却是没有用,只有元者境实力的他在俞拂的手中犹如花草一般无力。

    曾和还有陶暖脸上俱是露出了讶异的神情,他们没有想到彭迈的心思竟是如此的复杂,原本他们还以为彭迈只是去告状而已,却是没有想到居然还想要抓住这几名武会选手的同时,借由这两件功劳进入竺哉的法眼,当然,这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能够让从尽吃瘪的事情,都会使得竺哉高兴异常,只是这么一来却是有两点要考虑,其一是这些武会选手可不是好惹的啊!至于其二,则是一旦划上了竺哉大队的标签,从尽那边又该如何自处?

    若长乐点了点头不再说些什么,只是心中有些感慨着沧元之大简直无奇不有,而各式各样的元诀也层出不穷,他心中暗暗警惕着。片刻之后,离开擂台的四人一一分别,因为诺风告诉若长乐说下一场比赛即将来临,而公西改和年卡也要去参加第四轮的比赛,总而言之就是各个人都很忙就是了。

    双唇微张,面颊微颤的若长乐缓缓低下了头,仿佛陷入了回忆一般双眼迷茫的同时也倍感疑惑地重复,一次又一次,一次接着一次,不胜其烦,直到片刻后才突然回过神来,慢慢地抬起头来重新看向了静默的吴炜。

    “就是,我前次下山就被这些家伙抢了株灵草,着实可恶,他们来我们苍松一定没安什么好心。”

    这种健骨草液勉强能够算得上是种灵药,没什么珍贵可言。这苍松崖上架着口大铜鼎,每日有药堂的执事长老,亲自来这里起火煮熬,因为只有煮沸的健骨草液才有恢复体力,和少许强健筋骨的作用。

    山涧深幽,不见其底,白水乱石之间,一个灰色身影慢慢向崖顶攀援!

    “子鸣,难道你要离开了吗?不去看下莫人龙?”阳光之下,张达对着将要离开的若长乐开口问道,若长乐摇了摇头,说“就不去了,反正之前已经见过了,我也和他们说过了,就这么离开就好,不需要再像昨天那样,否则他们次次开送别会,次次喝醉,难道我就要次次留在这里等他们醒吗?”

    难道就这么完了吗?看着眼前的四臂猿,若长乐心中不禁感到一阵阵无奈,若是有一剑在手,又岂会落得如此田地?虽说猿兽肌肉厚实,令人击在上面的力量会如牛入泥沼一般没有任何作用,可那说的是没有武器在手,仅凭赤手空拳罢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正不断试图引开猿兽注意的若长乐也有些急了,因为他明显感觉到四臂猿正逐渐适应他的攻击节奏,往扎古而去的速度也在慢慢提升。

    就在俞拂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一声爆响从身后远处传来,一会儿后却是有层层的火浪袭来,好在众人的实力还是强劲,不但迅速有了防备,而且与背后的树林相距有一段距离,所以众人也没有谁因此而受伤,俞拂眯了眯双眼,看了看眼前这片树林燃起的火海,心中暗自不解,他当然没有想到这是另外一边于厉辉和左丘晋鹏的杰作,很快,俞拂心中却是突然浮现一个念头,他立马朝着众人喊道“不好!我们快些离开,这火海必定会将澜楼阁的修者引来!”

    “咦?你看那边,南宫不斜和左丘晋鹏好像要分出胜负了……”高速移动中的若长乐一记重拳打断了公西改想要说的话,只见若长乐一边交战一边对着公西改开口说道“现在的你居然还有心思去注意他们两个,看来你对你自己好像很有信心啊?难道你认为你一定能够取得胜利?”

    “谢腾方!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还不如好好担心担心你自己吧!至于那个小鬼,想要跑?那是没有可能的了……”谢腾方脸色很是难看,此时的他的确没有办法保护别人,他自己都泥菩萨过江了,大刀一挥,将袭向若长乐的一人逼开,谢腾方突然大笑“那又如何?别以为我会就这么死在你们手中,若不是你们以多欺寡,我又岂会如此?要我说可怜的还是你们啊!”

    如果是为了处置若长乐,就算程明不拿出赤霄金剑刑堂的长老依旧会依门规处置他,他们又何必多此一举。

    就连血液都散发出饥饿的感觉,若长乐开始流口涎,双眼翻白。他身形佝偻下来,背里像有一群老鼠在乱爬,脊骨倏然隆起,身上本就褴褛的衣衫被彻底绞碎。

    许多看着若长乐比武的观众,此时正一脸的目瞪口呆,上一届的第八十七名居然被一个没有任何名气的新人快速解决?这使得一些压弘君浩胜利的观众不禁喊道是否在作假?然而只有裁判才知道,若长乐的那一拳看似没有什么,就好像只不过是聚集元力的拳头,其实不然,裁判看了看若长乐,嘴角含笑着说道“基础如此强大,真不知道是谁教导出来的……”

    “不对!感觉不对!”若长乐拳头一碰到鹂兽的翅上就感觉不妙,那鼓荡的羽毛竖立的翅膀内似乎有着几层流动的空气,自己这拳头落上去竟然先是凹下后又弹开了,仿佛就是借由反弹来减少力的作用。黑枕金黄鹂根本就没受伤,仿佛察觉到若长乐微微的愣神,它借势欺身而上,双翅如挟带着千钧之力一般,一用力,便一下子轰击在了若长乐的胸腹之间。

    “因为……”听到了若长乐的疑问,吴炜眼中精光一闪,笑着回答着“因为,还有这个世界的存在!”

    其它少男少女皆躬身行礼,大声应诺道“是,恭送传功师兄!”。

    片刻之后,若长乐脸色有些沉重,和他之前想的一样,果然是谢腾方的家族中,有人觊觎谢腾方的族长之位,竟是引入了家族 更新快以外的人,来帮助他从谢腾方手中夺走族长之位,并且那人就是谢腾方的弟弟。谢腾方对此很是愤慨,你再怎么样也不可以引来外人啊,这可是引狼入室啊!不过若长乐心中却是另有想法,连谢腾方和他都知道这是开门揖盗的事情,谢腾方的弟弟谢霖骏又岂会不知道?这其中必定有些事情是谢腾方也不清楚的!

    站直身的若长乐走回去抽回了紫云剑,正要入鞘的时候却是骤然浮现惊喜之色,他,竟然晋升到元列境了……

    裁判没有给予两人更多的时间聊天,这是比赛,不是交谈,在裁判的提醒后,惠书方才从腰间拔出双环,那双环呈深红色,乃是普通红铜制成,在烈日下映射着淡淡的红光,但那红光并没有什么用处,只是普通的光彩罢了,那双环若长乐看在眼里,心中清楚只是凡兵罢了。终于,两人在观众不断的催促下开始了战斗,脚下一蹬,若长乐躲开惠书旋来的一个环圈,迅速发力,却是奔向了惠书,惠书眼神凝重,早在之前她就已经知道若长乐的实力必定强过于她,但是她对自己也是很有信心的,因此她不惊慌也不自大,平常战斗是怎样做,此时便是怎么样。

    钟声整整响了九次,九声悠扬的钟音响彻天穹,余音袅袅,相互震荡,在天地间堆叠,浩渺难言。

    ……

    “可是师父,既然两万年前出现过如此强者,为什么我父亲却告诉我如今的沧元却是连一个半步超凡境界的强者都未曾出现过呢?”双眸重新恢复清明的若长乐轻轻抖了抖双肩,活动了一下身体,对脸上流露出向往、敬仰与痛惜的吴炜疑惑地问道。

    不过,这可不代表鱼闻会放过若长乐一行人,佩服是佩服,追不追击却是另外一回事,鱼闻元术轰击而出,但是若长乐总是能够及时躲过,因为鱼闻根本不敢使用威力强大的元术,毕竟这里是危险重重的兽森,如果使用威力大的元术,难免那强烈波动的元力会引来五级凶兽,甚至更高,若长乐再次躲过了鱼闻的进攻,两人一追一逃竟是缓缓地朝着一条大河而去!